真龙 第440章 加官进爵
作者:青狐妖的小说      更新:2019-06-06
    这么长时间以来,公孙家族一共为江湖遗族绘制了多少图腾?

    原本圣教下达命令,要求公孙家族必须免费为江湖遗族绘制的时候,大家还纷纷欢庆,认为这个混蛋家族总算是倒霉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但是现在看来,这反倒是助纣为虐之举,更便于公孙家族祸害江湖遗族!

    回想起来确实有问题,圣教做出决定要求公孙家族免费绘制的时候,还是傲慢之主尚未被揭穿真面目之时。那时候或许就是傲慢之主从中操纵,从而搞出来这一场大戏的吧。

    至于说圣教内部的图腾绘制机构,本身也带有一些公益性质。圣教毕竟是最强大的官方遗族势力,所以它们也拿出一部分精力来做这些免费绘制的事情,同时也便于对觉醒遗族进行管理。

    而当时傲慢之主朱赈豪身为弘德殿大学士,可谓是分管这件事的顶级大领导,想在这上面做点手脚易如反掌。

    这两者基本上彻底垄断了江湖遗族们的图腾绘制,真狠。再将这些江湖遗族的血样取下,而且在他们身上暗暗动点手脚,难怪反向界那些大家族们寻找敌体竟然这么顺利便捷。哪怕只能偷偷摸摸做事,还能顺利融合了好几个。

    同样,反向界的合作方也为傲慢之主牠们提供了方便,帮助牠们寻找敌体。这不,傲慢之主和范坚强的敌体都找到并融合了,甚至公孙逸群(也就是嫉妒之主)的敌体也找到了,只是公孙逸群先死了而已。

    “至于强哥我呢,也只是因为利益而跟牠们稍微合作一下罢了,各取所需。”范坚强乐道,“当然我们几个也不放心反向界的那些家伙,万一牠们办事不给力咋办?求人不如求己,所以天魔殿有机会的时候,我们几个也都进去尝试了一下,算是为了冲击血宗境界而做两手准备吧。”

    秦尧:“假如只是简单的合作,人家就帮你屁颠屁颠地寻找敌体?还容许你进入反向界之后再出来?你多大的脸?”

    “出来当然没那么简单,这不是遭遇傲慢之主的追杀了吗?这老小子真混蛋。”范坚强说,“这货坏啊,标准的墙头草顺风倒,我是极其瞧不起牠的。”

    原来无论是傲慢之主还是嫉妒之主,又或者是范坚强,合作方都是反向界的那几个家族,算是私下里的接触。只不过各自重点合作的家族不同,合作的深度和密度也不同。

    可是傲慢之主上个月进入反向界之后,虽然仓促融合了给牠准备好的敌体,但也知道这几个魔族家族已经完蛋了,全部被魔皇大军给围剿了。只有少数漏网之鱼,而傲慢之主和范坚强他们的敌体也是那些漏网之鱼帮着看守的。

    这些漏网之鱼是寄希望于傲慢之主和范坚强等人成为血宗级强者之后,帮助牠们解救回各家的家主,比如胡阳菁等人。毕竟大家都是盟友,说好的共同进退。

    但是,傲慢之主是良善之辈吗?这家伙融合了敌体之后就见风使舵,竟然直接将各大家族的漏网之鱼杀了个大半,拎着这群人的魔核和宿体去魔皇那里领赏去了!

    领!赏!去!了!

    秦尧目瞪口呆,姚秦瞪大眼睛嘴巴呈o型:“知道傲慢之主不要脸,但也不能不要脸到这种地步啊!”

    人家辛辛苦苦帮你找了敌体,冒死跟你合作,你就算吃干抹净不履行盟友责任,开溜了也行。这倒好,直接把人家都给宰了,去官方那里领赏而且加官进爵,这尼玛就真的太过分了。

    唐小小直言不讳:“魔族的头子,哪有什么节操哦。”

    “咳咳……这位大大的小小妹子,种族歧视要不得,这是固有的偏见啊。”范坚强笑道,“这是个人品德修养问题,不要动辄上升到族群高度嘛。魔族还是有好人的,人族的坏蛋也不少。”

    魔族有好人吗?可能有,但未必是老兄你哦。

    话说傲慢之主带着功劳去领赏,而魔皇一看牠都达到血宗的级数了,而且毕竟也是魔族,于是当即受降。这么强大的魔族高手,收到身边当个将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范坚强继续介绍说:“傲慢这混蛋凭着自己的实力,任职伏威上将军,官居从一品,而且加封了二等诚毅侯的爵位,真可谓是风光无两。”

    职位、品阶、爵位,都算是超级不错了。

    据说伏威上将军这类封号将军,是魔朝武将之中第二等职位,从一品,也就是副一品。再往上就是统管大军的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这仨都是超级军中大佬,正一品的高官。

    所以说作为一个叛将,来了之后就直接获封这样的职位,魔皇诚意十足。

    而爵位更显示出了对牠的重视,来了就封侯,这待遇也是没谁了吧。

    由此可见反向界魔族更是个唯武独尊的世界,就认谁的拳头大。

    “这混蛋,甚至还想拉强哥下水呢!”范坚强义正词严道,“然而强哥是那样的人吗?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面对魔皇的威逼利诱,强哥只是微微一笑根本不放在心上。我辈正界魔族,终究还是要脸的。”

    一群人被他说得头皮发麻。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宇文述学忽然发话了。她融合了胡阳铁树的魔魂,也承接了对方很多记忆,淡淡说:

    “强哥,好像某个魔主也去讨要封赏了吧。只不过人家魔皇看到这位魔主实战能力不是太强,于是准备封个杂号将军,二品官职,也只有个伯爵的爵位。最重要的是,还得听凭傲慢之主调遣。于是这位魔主心里不平,这才愤而离开魔朝……我说的对不对啊?”

    范坚强脑袋一杠,脸色瞬间从肃穆到无耻:“哈哈哈,强哥只是在朝廷之上虚与委蛇啊。假装对爵位不满,这才找个借口逃出去。什么叫策略,什么是计谋,你这小姑娘是不懂的。”

    所有人都表示出了毫无顾忌的鄙视。

    一个达到血宗境界的魔族,竟然混到这么人憎狗嫌不被尊重的境界,也只是自找的。

    不过话说魔皇也确实够坏的,这不就是二桃杀三士的谋略吗?想着用分配不公来激化傲慢之主和欲望之主(范坚强)内部的矛盾,让这俩魔主相互不满、相互猜忌。等到时机成熟了,再给范坚强点好脸色,说不定就成功分化拉拢了。

    毕竟让两个血宗一直保持友谊和合作的话,对皇朝的统治是不利的。

    但问题是范坚强小性子啊,凭啥给我差这么多的好处?我不要脸面的吗?于是这老小子直接逃了出来,表示出了对魔皇和朝堂的不满。

    这就有点尴尬了……虽然范坚强不乐意,但当时册封是正式的,毕竟也是个二品官位、第三等的将军,你丢下打印说跑就跑了,这不是打魔皇的脸吗?

    所以魔皇马上命令傲慢之主带兵来捉拿范坚强,毕竟血宗对付血宗比较合适,而且傲慢之主对范坚强相当了解。

    要说打架,范坚强是真的打不过傲慢之主,没一点可能。于是这货就拼命逃,躲了好几天之后才逃到了虫洞。在反向界得罪了魔皇,合作的几个家族又土崩瓦解,这家伙已经没有立足之地,只能返回正界。

    而傲慢之主猜到他会这么干,所以就到虫洞来堵他。没想到范坚强的脑袋够奸猾的,竟然堪堪躲避了追捕,逃了回来。

    秦尧哈哈一乐:“讨要官爵没能满足你的心理预期啊强哥。”

    “我说了,那是策略。”

    秦尧还是觉得不对劲:“不过,傲慢之主现在都已经是什么伏威上将军、二等诚毅侯了,也是坐镇的大将。而一开始有个先锋官之类的家伙先在虫洞探查了一下,马上就溜了回去,难道就没把这边的情况告诉傲慢之主?”

    那先锋官肯定看到了铁笼子的变态,可是没多久之后,范坚强和傲慢之主相继撞在了铁笼子上,而且傲慢之主撞得更狠,几乎都怀疑人生了。

    很显然,那个先锋官在探查了情况回去之后,并没有将所有情报都汇报给傲慢之主。

    难道就不怕傲慢之主给牠穿小鞋?

    范坚强想起了脑袋上的疼,一边揉着一边笑道:“傲慢撞那一下子肯定更疼,啊哈哈……其实虫洞那边有原来的防守驻军,傲慢之主只是为了追击我,这才临时到虫洞堵截呢。”

    秦尧明白了,刚才那先锋官根本不是傲慢之主的下属,而是隶属于另一个部队。

    事实上傲慢之主一投降就骤升高位,已经引起了魔朝、特别是反向界军方高层的嫉妒和不满。大家辛辛苦苦世世代代,很多也才只混到了一个三四品的官职,有的连爵位都没有,你就俩膀子扛着脑袋来了,一下子就封了这么高的爵位官职,这不是拉仇恨吗。

    所以虫洞守军的将军巴不得看傲慢之主出糗呢。这次没有能把戴罪立功的载魂雀安全送出去,又没能抓到逃将范坚强,估计傲慢之主也是很没面子的,不知回去该怎么对魔皇复命。

    到处都是人心,故而到处都是争斗。

    “不管怎么说,这个月的任务算是完成了。”秦尧松了口气。这一月一月的,熬吧。

    但范坚强却摇了摇头:“不,兄弟你想多了。事实上,你们的麻烦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