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小辣妃 第29章 认定了她
作者:张家暖妞的小说      更新:2018-11-24
    ,最快更新农门小辣妃最新章节!

    第29章 认定了她

    墨子安生怕她又说出什么伤人的话,连忙拉着她走,“走吧!”

    唐珊珊看着他们离开,愣愣出神。

    “二姐。”唐多多轻扯了下她的手,仰头看着她,“大姐生气了对不对?是不是多多惹她生气了?”

    “不是!”唐珊珊牵着她的手,似有感悟的道:“大姐最喜欢多多了,她不会生多多的气。大姐只是气二姐太软弱,或许,二姐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她如今十二岁了,该担些责任了。

    刚刚的一幕在脑海里重复,她暗暗下了决心。

    她要向大姐学习,不能再做软柿子。

    任人拿捏。

    “真的?”

    “当然是真的。”唐珊珊牵着她往后台山走去,“走,二姐带你去挖野菜。”

    “好咧。”

    唐多多最喜欢在外面跑,她最怕呆在唐家,因为在唐家,她总会被人暗下打手。

    ……

    “放手!”唐悠悠用力挣开,抬眼看向墨子安,“你认为我做错了?”

    “她们是你的亲妹妹,就算不亲厚,你也不能说那样的话吧?”墨子安有些生气,明明阻止陈氏了,可后面说话为什么听着就那般冷血无情呢?

    唐悠悠上下打量着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摇头。

    在唐家,容忍和退让只会助长别人的嚣张气焰,根本无济于事,也改变不了什么。若想不受欺负,那只有强势,经过这几次的交锋,唐悠悠更加笃定,陈氏和唐老太就是吃软怕硬的。

    墨子安忽然脑门一亮,惊讶看向她,“小悠,我错了。”

    “你怎么会错?”

    “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唐悠悠耸耸肩,一脸无谓,“我又没在意。”

    这话却没有让墨子安松了一口气,相反,他有些发慌。不喜欢她这般淡然,她不生气,却让他看到她在意他。如果在意一个人,他的误会又怎会不在意?

    想到她昨晚提的什么协议,他心里像是被人塞住了一样,窒息,发闷,难受。

    她居然不想和他成为真正的夫妻。

    协议夫妻?

    这个大胆的想法,她是怎么来的?虽然大有和离的人,可是,一个女人和离后,还能寻觅到幸福吗?这世上的男人,哪个会珍惜一个和离的女子?

    有,但真的少之又少。

    他不可能和离,更不会再遇到让他心动的女子。

    这辈子除了她,不会再有别人。

    墨子安抬眼看向她的背影,“小悠,有些事情,我多说无益,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心意。”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一早就认定了你。

    唐悠悠没有回应,到了茶地就开始采茶。她的动作熟稔,两手一起采,眼角余光瞥见墨子安已站在身旁,她放缓了动作,一边摘一边说道:“你注意看一下,待会采茶时,你只需采这两片嫩叶的。”

    话罢,她摊开手,指着手心里的茶叶,“你看清楚了吗?就像我这样摘。”

    墨子安点头,“好!我知道了。”

    心里却是在想,她怎么好像真的懂茶叶?

    本也只以为她随口说说,现在看来,她是认真的。

    唐悠悠低头,继续采茶。

    墨子安也开始动手,由手法生硬到熟练,采摘了一下午,他的竹篓里也装满了,当然有一大半是唐悠悠摘的,因为她那个竹篓已经被她装满了。

    “回家吧。”

    抬头看了看天色,夕阳西下,烧了半边天。

    时候还早,她想把院子里靠围墙的地方整出来,就像李大娘家那样,种些青葱,种些瓜豆类的,正好可让它们攀藤。夏天来了,若是在院子里搭个瓜棚,也是一处极好的乘凉地方。

    “好!”

    回到家里,唐悠悠让墨子安做晚饭,自己则开始整地,又到李大娘家要了些瓜秧,算好距离种了下去,又都浇了水才算完事。

    她看晚饭还没有做好,便找了竹筛把竹篓里的茶叶倒出来,细细的挑除老叶。

    宋老爷子看着她在灯下忙活,专注的侧脸洋溢着满满的自信。

    他知道,她说自己会制茶,这并不是说假。

    他坐在一旁,帮忙挑出老叶。

    “小悠啊,你先休息一会,喝口水。你身上还有伤,这么一天到晚的忙着,身体会吃不消的。”

    “祖父,我没事!”唐悠悠手上不停,“这也不是什么体力活,累不着我。”

    老爷子一脸慈祥的看着她,“小悠啊,子安能娶到你,这是他的福气。”

    唐悠悠笑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

    墨子安端着饭菜进来,“祖父,小悠,可以吃晚饭了。”

    “行!我这也好了。”唐悠悠起身,把竹筛端到院子里晾着吹风。她采的茶叶没有一片老叶,墨子安刚接触,会夹带一些,便明显他很认真,采摘的茶叶算是合格的。

    她不用费时费力的挑选。

    桌上,三菜一汤。

    常大夫只吃了一口就有些埋怨的看向唐悠悠,“丫头,以后还是你来做饭吧,家里的其他事儿,你可以交待我,我来做便是。只是这吃进去的东西,可不能太将就了。”

    闻言,墨子安面色微红。

    老爷子笑而不言。

    唐悠悠夹了青菜,尝了一下,看向墨子安,道:“这味道不错啊,以后继续努力,假以时日,就算没有我的水准,也不会相差太多。”

    墨子安双眼一亮,“真的好吃?”

    “嗯,将就吧。”

    “噗……”常大夫见她一脸认真的说着将就,不由的笑喷了,唐悠悠护住碗,嫌弃的看着他,“常叔,麻烦你讲讲卫生。”

    “咳咳……”常大夫咳了起来。

    丢了老脸的节奏,不过,刚刚是真的想笑。

    吃饭的气氛很好,吃过饭后,唐悠悠和墨子安也一起去河边放笼子。

    “常叔,咱们得换个地方,往上游一点吧。”

    “好!”常大夫很轻松的提着竹笼,三人来到上游,常大夫下水固定竹笼子,唐悠悠则拿着馒头碎到上游去洒。今天早上的鱼明显少了,她这么做是想把上面的鱼引诱下来。

    回到家里,墨子安烧火,唐悠悠做鱼丸。

    早上留的鱼较多,做出来的鱼丸足有十斤。

    墨子安问:“小悠,那些茶叶该怎么办?就这么晾着吗?”

    “先放在阴凉处晾一下,明天晚上再来炒茶。”唐悠悠有自己的打算,炒茶得有专用的锅,她打算明天从镇上买一口新锅回来,晚上炒茶时,换一口锅。

    茶叶不能受潮,春天经常回潮,空气也相对潮湿,她得想个办法把炒出来的茶叶封存起来。

    墨子安不懂茶叶的知识,听她这么说便点头,“那你休息一下就梳洗,早点休息。等一下,我就把热水提到厨房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