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小辣妃 第508章 有了醋意
作者:张家暖妞的小说      更新:2018-11-24
    ,最快更新农门小辣妃最新章节!

    第508章 有了醋意

    墨子安转身,周身气息更冷了。

    上官泰宁张了张嘴,墨子安已出声,“宁大哥,我需要你的一个答覆,虽然小悠现在不会有大问题,但是,我只要想到那一幕,我的心就拧了起来。我无法去想象,若是小悠没有及时改变方向,若是她……”

    墨子安说不下去了。

    若是她和孩子有个什么好歹,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子安,这事我很抱歉,彦珂她……”

    “宁大哥,你们按计划出发吧,我不想看到她。宁大哥对于伤害小悠的人,我没有那么好的肚量,我不可能原谅她。她回京后,可以向皇上告状,我打她,这事我认。只是希望宁大哥知道,我墨子安不要做个世人公认的好人,我只要对得起我爱的人,不辜负我爱的人,如此足已。”

    说完,他与上官泰宁擦肩而过,头也不回的进屋了。

    “宁大哥,不送了。”

    墨子安看开了许多事情,值得相交的人,就留在心底,好好相处,彼此信任;不值得的人,就挥挥手,恕不远送。他相信,上官泰宁是那个值得的人,不会让他和唐悠悠失望。

    “照顾好小悠,有事捎信给我。”上官泰宁看着他的背影,轻叹了一口气,喊道。

    墨子安挥手,“知道了。”

    上官泰宁出了大门,司瀚引迎过去,“王爷。”

    “按计划起启,走吧。”上官泰宁的眉宇间有着说不出来的疲惫,目光投向上官彦珂的马车,“她人呢?”

    “已上了马车。”

    “那咱们也出发吧。”

    “是。”

    两人上了马车,一声令下,四辆马车就徐徐离开樟树村。

    第二天,唐悠悠才睡过来。

    她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是伸手去摸腹部,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再扭头看向趴在床边的墨子安。四目相触,如胶似漆,短短的一天一夜,他们却像是经历了沧海桑田。

    他握紧她的手,弯唇,“醒啦?”

    “嗯,我睡了很久吗?”

    “不久,刚好一天一夜。”墨子安拉着她的手抚上自己的脸,“饿了吧?我去给你端吃的进来。”

    “不饿!”唐悠悠摇头,看着他的下巴上已冒出青青的胡茬,眼眶乌青,心知他一定是守着她一夜未睡。她往里侧挪去,“我还想睡,你能不能上来陪我睡一会。”

    “好!”墨子安点头,脱了外袍,上去将她拥在怀里。

    唐悠悠调整了一下睡姿,往他怀里蹭了蹭,伸手紧紧的搂着他。

    “有你的拥抱,我感觉安心多了,什么都不怕了。”

    “嗯,那就再睡一会。”

    “好!”轻轻闭上眼睛,没多久,两人又沉沉的睡着了。

    ……

    唐悠悠动了胎气,在床上养了十天才下床,罗氏天天换着花样炖汤,每天都有村民送东西上门,不是菜,就是水果,不是鸡蛋,就是鸡鸭。

    唐家每天都很热闹。

    茶山已经整出来了,花房里地也整好了,一些需要提前育苗的花,高氏和花影花月姐妹也带着人播下种了。

    茶园做足御寒措施后,便封园了。

    她在床上躺了这么些天,村里的秋收就已经过了。现在家家户户都闲了下来,一个个都擦拳摩掌的等待着明年开春的茶树苗,只要种下那一棵棵带着希望的茶树,他们的日子就会好了起来。

    “小悠,你怎么站在大门口?天冷了,你别着凉了。”墨子安从外面回来,看见她一人站在大门口发愣,便大步上前,揽着她就往屋里走。

    “没事!我哪有那么脆弱?”

    “不是脆弱的问题,而是不能着凉了。”墨子安揽紧了她,另一只手将她微凉的手包在掌心里,“你的手这么凉,再站下去,兴许就染上风寒了。”

    她体质怕热畏寒,一直没有好转。

    常生说,她这是因为血气不足的原因。

    “噗……再过些日子,天更冷了。你是不是准备不让我出家门了?”唐悠悠抬头嗔了他一眼。

    墨子安一本正经的点头,“嗯,谢谢你提醒我。”

    “你?”

    “好啦!逗你的呢,走吧,咱们回房。京城有信过来,咱们回房看信。”墨子安满目宠溺的看着她,岔开了话题。两人回到房里,墨子安把凌氏和顾家姐妹的信递给她,自己则折开了上官泰宁的信。

    两人低头看信,一时之间,房间里静悄悄的。

    许久,墨子安把信收了起来,抬眼看向唐悠悠。

    “小悠,宁大哥来信说,皇上给彦珂公主指了婚,你猜对方是谁?”

    “还能有谁,司大人呗。”唐悠悠头也不抬,看着手中的信,双眼发亮,“这封信是茶馆来的,说是现在茶馆的生意极好,咱们的红茶很受欢迎。”

    “小悠,你怎么知道是司兄?”

    “不用猜,我一早就看出来了。”

    闻言,墨子安更是好奇,“你怎么猜出来的?上次,我也没瞧出什么特别的地方啊?就是那个彦珂哭了,摔了,他也是淡淡的表情,并不紧张啊。”

    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难道遇上那样的事还会不紧张?

    他反正是办不到。

    唐悠悠放下手中的信,抬头看着他,“每个人对感情的表达都不一样的,你怎么就知道司大人不紧张?他不过就是让她疼,让她哭,让她对你死心,让她认清她对你的所谓喜欢,所谓感情……他只是在等!等她认清事实,然后再以他的方式去让她发现他的心意。”

    墨子安是没有注意司瀚引,所以才说他不紧张。

    那个司瀚引明明就很紧张,很心疼,只是他的意志力很强,全程忍了下来。

    “上官彦珂能嫁给司瀚引,那是她的福气。”

    司瀚引是一个好男人。

    墨子安听着,心里有了醋意,“小悠,你好像很欣赏那个司瀚引?”

    唐悠悠点头,“嗯,我很欣赏他,他很好!很不错!”

    “小悠,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当着我的面,直言不讳对另一个男人的欣赏,我会吃醋,我会受伤,我会……”

    “如果暗地里欣赏他,而又不告诉你,我想你会更受伤的。”唐悠悠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我越是光明磊落,就越表示我对他没有非份之想。迄今为止,这天下男子能让我有非份之想的并不多。”

    并不多?

    这意思是也不止一个了?

    墨子安紧张兮兮的看着她,伸手过去紧握住她的手,“是谁?”他不知道,他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敌意。

    “你要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