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小辣妃 第880章苏叶产女
作者:张家暖妞的小说      更新:2018-12-15
    顾嘉阳上前一步,打横抱着她回屋,“你一个人可以?”

    “我是大夫。”苏叶咬牙闷哼了一声,“赶紧收拾一下,不要忘记了,这残局多半是你弄的。”

    “倒打一耙。”

    “嗯哼!”

    顾嘉阳举手无措,女人生孩子,他还真不知该怎么办?杂物间,的确该收拾一番。

    他转(身shen)往外走,把那些尸体弄到山上。

    返回小屋后,听到屋里传来交谈声。

    支耳听了一会,他转(身shen)回山上。

    她口中的村长媳妇来了,那里,他已经不方便去了。山上那些尸体,他得仔细检查检查。

    今晚的一切,只是碰巧。

    他在苏城时,听到了这些人在秘密商量谋害人命,充满的正义的他,便一路尾随而来。

    没想到在村口,跟丢了。

    当他赶到这里时,险些就让这些人得逞了。

    此时的顾嘉阳,他并不知道,他错过了什么,又漏听了什么?

    处理完那些尸体,他返回小屋后,坐在树下。

    他也不知,自己出于什么样的心思,为什么要在这里等着。一直到天色微亮,他终于听到屋里传来小孩子的哭声。

    顾嘉阳呼出一口气。

    “公子,可算是找到你了?”齐风扶着树,微微有些气喘,“一路上,按着公子留下的信号赶来,公子可是发现了什么?”

    “偶遇几个杀人越货的,已经被我处理了。”顾嘉阳低头拍拍(身shen)上的灰。

    齐风趁着晨色,看向下面的村庄。

    “公子,这里是?”

    “不知道。”

    “公子,重建封城的银两已经筹备好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封城了?”齐风问。

    顾嘉阳的目光落在那个小院子里,轻轻点头,“嗯,该回去了,那里的百姓,还等着我们。”

    “那?”

    “走吧。”小屋里有好些个妇人,顾嘉阳不方便去看望。

    二人刚转(身shen),小屋里传来婴儿嘹亮的哭声。

    顾嘉阳不由自主的顿足。

    “公子,怎么了?”

    “没事!”顾嘉阳摇头,“走吧。”

    二人匆匆离开。

    当天,顾嘉阳就亲自押镖,带人押运着重建封城的银两离开苏城。

    离开前,他跟江慕白说了苏叶产子,以及昨晚遇袭的事(情qing),让他平时多照应些。

    江慕白来不及细问,他怎么就去铁牛村了?

    顾嘉阳就去忙正事,重装出发了。

    ……

    “叶丫头,昨晚还真是对不住啊。我刚走,你这就遇上贼人了,真真是危险。”

    朱氏坐在(床chuang)前,看着苏叶喝鸡汤。

    昨晚她回来时,苏叶已经破了羊水,倒在(床chuang)上。虽然苏叶忍痛把脸上的血清洗了一些,但伤口还是在流血。

    没办法。

    苏叶只好称有贼来偷酒,她还被贼人伤了脸。

    这个说法,朱氏一点都没有怀疑。

    因为杂物间,酒味浓郁,地上全是酒渍。

    一早,村里就传开了,偷酒贼的事,大伙议论纷纷。

    苏叶将空碗递给朱氏,轻轻摇头,“婶子,这事不怪你,要怪就怪那贼人。昨晚幸亏有婶子,不然,我们母女都不知会怎样?”

    “昨晚,你也是惊险。哎,不说了!你先休息,我把碗送回厨房去,再提(热re)水过来给孩子洗洗。”

    “好的,麻烦婶子了。”

    朱氏有些无奈的道:“你这丫头,别总是这么客气。你这样子,我都不自在了。”

    苏叶笑了笑,“那我以后就随便一点,只要婶子别怪我太自以为是就行。”

    “不会不会!”

    朱氏摆手。

    “那我听婶子的。”

    朱氏笑道:“这就对了。”她匆匆出去,不一会儿就提了(热re)进来。

    朱氏煮的是艾叶水,提水进来后,满屋子的艾草味。

    小(奶nai)娃还在睡。

    朱氏准备就绪后,过来抱娃。

    “婶子,她还在睡呢。”

    “没事!刚出生的孩子都嗜睡,等一下一碰到水,她就醒了。这(身shen)上黏呼呼的,不洗干净,她也睡不好。你放心!我煮了艾叶水,不会让她染了风寒的。”

    朱氏以为苏叶担心孩子,连忙解释。

    “好!有婶子在,我放心的。我没带过孩子,所以,很多事(情qing)都不懂。以后,我就要依靠婶子了。”

    苏叶想,在她没有决定离开前,朱氏会是她的生活好帮手。

    “没问题。”

    朱氏满口应下。

    她抱着孩子去洗澡,果然,刚碰到水,孩子就醒了。哭了几声后,哄哄就乖了。

    朱氏一边洗,一边柔声跟孩子说着话。

    也不管她听不听得懂。

    孩子也是奇怪,有人跟她说话,像是能听懂一样,偶尔还冒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朱氏乐了,看向苏叶。

    “这孩子聪明,你跟她说话,她能听懂。”

    苏叶笑笑,满目温柔。

    从此,她在这里也有亲人了。

    这种感觉真好。

    不一会儿,朱氏把洗得香喷喷的孩子抱到她怀里,着手又把东西清出去。

    “叶丫头,你(奶nai)水来了没有?”

    “啊?”苏叶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她虽然当娘了,可这些事,她脸皮特薄。

    她怀上孩子是意外,说到底,她跟不谙那回事的姑娘是一样的。唯一不同,那就是她在不得已的(情qing)况下,把一个陌生男子强行,然后怀了孩子。

    朱氏瞧着她尴尬的样子,不由笑了。

    “叶丫头,你这都当娘了,怎么脸皮还这么薄?”

    “嘿嘿!”苏叶只好干笑。

    “有了吗?”

    “什么?”

    “噗……”朱氏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奶nai)水啊。”

    “哦,还没!”

    苏叶的声音不自觉的低了下去。

    朱氏点点头,“不着急!这生下孩子后,一般也要一两天后才下(奶nai)、水。村里,张家的三媳妇刚出月子,我就问问她,让她来喂一下孩子。”

    “这个……婶子,这会不会不好意思?”

    苏叶心想,大伙的(日ri)子不好过,妇人做月子,也吃不到多少好东西,(奶nai)水自然不会多。

    自家孩子喝了别人的(奶nai)水,那别人家的孩子,岂不就得饿肚子了?

    “没事!”朱氏摇摇头,“我让她来这里,喝碗鸡汤,回头再送只鸡去她家。这样子,也就合适了。”

    闻言,苏叶点头。

    “婶子想的周到,这样行。”

    她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宝宝,咱们可是有福气,总是能遇到好人,对不对?”

    “对了,叶丫头,你可想好了给孩子取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