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小辣妃 第881章孩子爹,死了
作者:张家暖妞的小说      更新:2018-12-15
    “苏喜,我希望她从此喜乐安康。”苏叶满目温柔的看着怀里的孩子。

    苏叶很快就给孩子取了名字。

    苏喜这个名字,男女都能用,也充满了她的期盼。不求孩子出人头地,只希望她一生喜乐安善。

    苏喜,苏乐,苏安,这三个名字中,她挑了苏喜。

    “苏喜?”朱氏怔愣了下,有些疑惑的着苏叶,好一会儿,她才硬着头皮问:“叶丫头,这孩子的爹?”

    “战乱中去了,他家人赶我出门,说我克夫。我不想让孩子跟他们姓。”

    苏叶立刻明白了朱氏的意思。

    朱氏有些尴尬和不安,“叶丫头,我嘴多,你别往心里去。”

    “婶子,你有疑惑,这也正常。事(情qing)过去这么久了,我也看淡了。如今,我有了她,只想陪着她长大,母女二人好好的过(日ri)子。”

    苏叶淡淡的摇头。

    朱氏见她没有伤心难过,这才心安了一些。

    “那我先去一趟张家。”

    “好的,婶子。”

    屋子里,只剩下母女二人。苏叶低头看着孩子,轻声道:“宝宝,你叫苏喜,可喜欢?”

    ……

    “啊啾……”在苏叶说孩子爹在战乱中去世了时,正在赶路的顾嘉阳,突然打了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

    齐风关切的问:“公子,你不会是染上风寒了吧?”

    顾嘉阳抬手,“没事!打个喷嚏而已,你紧张什么?”

    齐风轻‘哦’了一声,疑惑的打量着顾嘉阳。

    他昨晚在那里找到公子后,公子似乎就不太一样了?公子这是怎么了?似乎有心事一样。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顾嘉阳皱眉,扭头看着齐风。

    “公子,你真的没事?”

    “废话!我能有什么事?”

    “可是,公子昨晚从那小山村回来后,就有些怪怪的。”齐风壮着胆子把话说完。

    “没事!”

    顾嘉阳四下看了看,一脸严肃,“仔细四周的(情qing)况,别分神想我的事。”

    “是,公子。”

    齐风连忙收起八卦之心。

    严阵以待。

    他们这一次,虽然是扮成商队,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仍旧招惹了居心卜测的人。

    顾嘉阳被齐风勾起了心事。

    的确!

    从铁牛村回来后,他就有些心神不宁。

    昨晚苏叶那满面是血,那一脸坚定,杀人后,还嘴角蓄着笑的样子,他竟看到了不羁和不屈。

    既让人心疼,又让人疑惑。

    他听江慕白讲过苏叶的事,尤其是苏宏明的事捅出来后,苏城百姓,无人不知可怜人——苏叶。

    可是,昨晚苏叶在那么惨的(情qing)况下,他在她(身shen)上,看不到柔弱,更看不到可怜。

    就是在那生死一线间,她的沉稳,也不是一般男子能有的。

    凭直接。

    这个苏叶不是一般女子。

    而他,经昨晚,也赞同的江慕白的看法。

    这个苏叶的(身shen)上,有些地方与他三姐相同。

    坚强,沉稳,自立,自强。

    谜一样的女子。

    “公子,小心……”两旁树林里,咻咻咻的(射she)出冷箭,齐风大喝一声,拨剑将箭雨挡开。

    “大家小心!”顾嘉阳朗声吩咐,抽出佩剑,剑光一晃,便从马上跃起,与黑衣人打了起来。

    黑夜里,箭雨剑花,马啸风鸣。

    青袍少年,宛若天神降临,剑气凌厉,招招毙命。

    袍角翻开,他稳稳落地,剑指倒地的黑衣人,“谁指使你们的?”

    “我……我们的门主。”

    “谁?”

    “玄月派。”

    “南宫恒?”顾嘉阳立刻接下黑衣人的话,待他要再求证,黑衣人已经咬毒自杀,一命呜呼。

    齐风连忙来到顾嘉阳(身shen)旁,上下打量着他,“公子,没事吧?”

    顾嘉阳摇摇头,一(身shen)肃杀之气。

    “公子,这黑衣人可有招出什么?”

    顾嘉阳抬腿往那黑衣人尸体上狠踢了一脚,冷声道:“临死之际,还要往别人(身shen)上泼脏水,他真当我顾嘉阳是个草包不成?”

    这个人如果真说的是实话,真的怕死,那他一定不会再服毒自杀。

    而且,说完了就服毒自杀。

    稍有脑子的人都知道,事有蹊跷。

    “多谢顾少将军,相信南宫的为人。”

    林子那边,南宫恒拎着一个黑衣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砰的一声,黑衣人被摔到了顾嘉阳的面前。

    顾嘉阳低头看了一眼黑衣人,又看向信步而来的南宫恒。

    “南宫门主。”

    南宫恒朝他拱拱手,“顾少将军,久仰大名。”

    顾嘉阳微微勾唇,“南宫门主,刚才似乎是误会了,我是有怀疑就黑衣人的说辞,但也并不就是完全相信南宫门主是无辜的。”

    南宫恒点了点头。

    “我的确也不是无辜的,这些人的确是我玄月派的人。”

    话落,齐风挥剑过去。

    其他人也迅速的将南宫恒围了起来。

    南宫恒一动不动。

    顾嘉阳低唤一声,“齐风,你们把剑收起来,再这里打扫一下,等一下,我们还要赶路。”

    “公子?”

    “去!”

    “是,公子。”

    齐风皱了皱眉,满目戒备的看了南宫恒一眼。

    南宫恒看向地上的黑衣人,“前些(日ri)子,我派出了一些叛贼,这些人流落在各处,我正带人在搜找。想不到他们竟打着我玄月门的幌子,四处作恶,还想利用顾少将军,灭了我的玄月门,实是(阴yin)损。”

    “哦~~竟是如此?”顾嘉阳的语气沉了下来。

    南宫恒与他不曾交手过,也不知顾嘉阳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所知道的,也是江湖上的传言。

    此刻,猜不到顾嘉阳这话是何意?

    顾嘉阳把一块令牌向南宫恒抛去,“南宫门主,你可真是大意,自己的令牌,也能随便丢失。”

    南宫恒接过令牌。

    “顾少将军,这个怎么会在你手中?在下丢失很久了,一直没有下落。”

    顾嘉阳瞥了他一眼,“管教无方,任门徒在外作恶,连临产妇人都不放过。南宫门主,又岂是无辜?”

    “……”南宫恒瞪大双眼。

    顾嘉阳又道:“江湖人称,南宫门主有仇必报,有恩必还。既是如此,昨晚险些被你门中叛徒所杀的人,你是不是该偿还?”

    “铁牛村?”

    “昨晚,顾某路过铁牛村,遇见拥有这令牌的人,正准备谋杀一位叫苏叶的妇人。顾某将人救下了,但以后会不会再有这种(情qing)况?谁也不能预料。既是如此,这苏叶的安危,就交给南宫门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