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小辣妃 第882章爱算账的顾嘉阳
作者:张家暖妞的小说      更新:2018-12-15
    南宫恒听到苏叶出事,已经是心急如焚了,他点点头,“请顾少将军放心!那妇人的安危,以后都由我玄月门的人负责了。”

    “顾某敬南宫门主是条真汉子,言出必行。那么今(日ri)这事?”顾嘉阳看着打扫中的场地,手放在一旁的箱子上面,手指轻弹,顿了顿,又道:“顾某从苏城到封城的安危,是不是也该由玄月门负责?”

    南宫恒一阵错愕,暗道:这个顾嘉阳也不是好相与的。

    看着像是大方,不与人计较,可账倒是算得门清。

    可谁让自己有把柄,落在人家手中了。

    南宫恒点了点头。

    “顾少将军放心,我立刻传令下去,这一路上,让我们玄月门的人暗中护送。”

    顾嘉阳勾唇笑了。

    “那,这个人?”

    “任凭顾少将军处置。”

    顾嘉阳摇摇头,“罢了,这是你们玄月门中的事,你这个门主处理就行。时候不早了,我们先走了。”

    说罢,他看向齐风。

    “齐风,招集人马,咱们出发。”

    齐风跑过来,看着还会打扫完的场地,“公子,这地方?”

    顾嘉阳淡淡的瞥了南宫恒一眼。

    “没事,有南宫门主在,他会打理好的,咱们走吧。”

    “是,公子。”

    齐风吹了一声口哨,人马立刻召聚,顾嘉阳撂袍翻(身shen)上马,大手一挥。

    “出发!”

    少年怒马鲜衣,一袭青袍翩跹,墨发随风飞扬,如星辰般的眸子透着张扬的自信。

    驾!

    马儿率先离开,后面的马队紧跟而上。

    南宫恒摸摸下巴,挑眉,“封城人称小阎王,果然不是虚传的。”

    这少年的气场,大!

    他抬腿往地上的黑衣人(身shen)上踢去,“快起来做事,把这里打扫干净了。如果让爷看到你有悔过之心,爷可以饶了你一家老小。否则……”

    语落,他(阴yin)测测的笑了。

    黑暗中,那大白牙,更加显眼。

    黑衣人猛地打了个冷颤,“门主,你让我打扫,是不是该先松绑?”

    南宫恒一顿,摸摸鼻子。

    “哦,爷倒是忘记了这事。”他弯腰,“转过(身shen)来。”

    “是,门主。”

    “把(屁pi)股噘高一点。”

    “是,门主。”

    砰!

    南宫恒抬腿,用力往他(屁pi)股上踹了一脚,黑衣人哎哟一声,冲出几米,一头扑进了草堆里。

    他心一惊,连忙爬起来。

    吐出嘴里的干草。

    一头一脸都是草屑。

    他一边返回,一边揉着(屁pi)股,“门主,你这是?”

    “打扫。”

    “是,门主。”

    南宫恒跳到一旁的大石头上,翘起二郎腿,嘴里含着狗尾巴草,目光一直紧跟着黑衣人。

    “别想耍小心机,在爷面前,你是逃不掉的。”

    “门主,我不敢!”黑衣人心里苦((逼)),他上面的人要叛出玄月门,也是拿他家人作挟。

    他是没办法。

    现落在门主手中,又是家人作挟。

    他苦((逼))((逼))的想,早知还不如不成亲,这样也就没牵挂了。

    “你自己一个人在嘀咕什么?”

    “没没没……属下立刻打扫,好好打扫,求门主饶命。”黑衣人心下一惊,不敢再多想,利索的打扫。

    没过多久,他站在大石头下。

    “门主。”

    “打扫好了?”

    “打扫好了。”

    “嗯,那行!走!去你家一趟。”

    “啊?”黑衣人直接懵了,“门……门主,我家……这是……要……”

    “好好说话!你还会吃了你们不成?”

    “不不不!门主,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瞧瞧你,这么怂,还学着别人做叛徒。做叛徒也是要有胆量的,就你这样子?”

    黑衣人苦((逼))着一张脸,“门主,我也是被((逼))无奈,他们拿我家人来要挟我,我不得不听啊。”

    “哦~~”南宫恒挑眉看着他。

    “这么说来,你还有心向善,你心里还是有玄月门,还有我这个门主?”

    黑衣人连忙单膝跪下,拱手行礼,“属下真心悔过,求门主给个机会。”

    “走吧,带路!”

    黑衣人一脸懵,“门主。”

    “上你家!”

    黑衣人从地上爬起来,抹了抹脑门的冷汗,暗暗腹诽不已。

    为什么门主还要上我家呢?到底要做什么?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罗阿福。”

    “真俗!这名字一听就是小罗罗的名字。”南宫恒一边走一边道:“本门主给你改一个名字。以后,你就叫罗不怂。”

    “不怂?”

    “对!就叫罗不怂。起码别人一听你的名字,就知道你不怂吧?”

    黑衣人尴尬的笑了笑,挠着脑袋,却又不敢反驳。

    “多谢门主赐名。”

    虽然不愿意,也喜欢这名字,但他还是谢了南宫恒的好意。实在是怕他生气了,一掌把自己给拍死了。

    罗不怂的家就在苏城。

    到了那里之后,南宫恒让他们一家立刻收拾东西,连夜一起来到了铁牛村。

    一路上,该交待的,他都交待清楚了。

    到了铁牛村,已经天亮了。

    晨光下,山下的小屋被薄雾笼罩,后山的树,黄了不少,颇有几分萧条。

    南宫恒深吸了一口气。

    “走吧。”

    “是,公子。”

    罗不怂应是,“公子,哪一家呢?”

    “不着急!等一下找路人问问,我们是来投靠亲人的,哪有一来就知道她住哪里的?”

    “哦!”

    村里很少有马车进来,清里小村庄里安静,马蹄声格外的响。

    不少孩子围了上来,好奇的看着他们。

    南宫恒取出一个油纸包,“孩子们,请问一下,你们知不知苏叶住在哪里?我这里有些酱牛(肉rou),你如果告诉我了,我可以送你们。”

    南宫恒以为孩子们都贪嘴(爱ai)吃,没想到他一问苏叶住哪里,他们立刻摇摇头,一哄而散。

    南宫恒低头看着手中的油纸包,略略尴尬。

    一旁的罗不怂问:“公子,要不,我停下来,我去打听一下?”

    “不用了!”南宫恒摇摇头,望着气势汹汹而来的村民。

    一个个手里拿着家伙,看样子像是要打架一样。

    南宫恒眯了眯眼。

    这是怎么一回事?

    苏叶得罪了全村人,所以连进村找她的人,也得被打出村门口吗?

    “你们找苏叶?”

    为首的少年,重重的跺了下手中铁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