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修罗 第7章 恨意
作者:元完的小说      更新:2018-12-06
    而眼前这第一层的所有剑技,几乎清一色都是下玄下品的剑技,是门派正规弟子死都不会看一眼的东西。

    “看来这第一层,的确是没有什么好东西!”

    唐云天转了一圈,自语着刚要打算离去,突然一本异常破旧古朴的册子吸引了他的注意。

    因为这第一层,所有下玄下品的剑技,几乎都是手抄出来的,纸质都是一样的,但是唯独这本,似乎有些年月的样子,这让他感觉有些不同寻常。

    他随手抽了出来翻开打量。

    只见翻开的第一页,赫然写有“鼎剑术”三个张狂的大字。

    唐云天继续往下翻动。

    “咦?这剑法特性,不太像乾坤剑宗的风格,而且不但不像乾坤剑宗,甚至不像是来自无极剑域,倒像是来自遥远的百月剑域……”

    他翻到一半,感觉到了此剑技的不同寻常,因为这剑技与无极剑域讲求剑气锋芒完全背道而驰,讲的却是重剑无锋。

    而据他所知,距离无极剑域遥远所在的千岳百月剑域,修炼的正是重剑,他们不修锋芒,而修剑势,讲求剑势如山,势不可挡。

    “这可能是以前无极剑宗的高手,外出游历杀外域剑侠得来的,因为与无极剑域风格背道而驰,直接被废弃在了第一层!”

    唐云天继续往下翻阅。

    随后他目光越来越亮。

    因为他发现,这“鼎剑术”实在是太适合现在的他。

    这剑术修炼有一个基础的前提,就是要天生神力,力量越大,威力也就越强,据说剑势达到剑挑九鼎,才算是这剑术的极致。

    但是据上面记载,这“剑挑九鼎”的境界,貌似只是被推演出来的,并没有人真正修炼到那种境界,因为这根本天方夜谭。

    “这剑术寻常人根本修炼不了,任何还会对身体造成不可弥补的创伤,但对于现在的我,却是不能再合适!不过上面没有说是什么品级的剑技,但就我以前修炼过的剑技来看,至少也能达到中玄!”

    要知道,在唐云天还是唐剑极的时候,修为尚在巅峰时,修炼的也不过是一门中玄下品的剑技而已。

    唐云天拿起书册,径直走出剑阁。

    “鼎剑术!”

    门外老者负责记录,看到唐云天拿出的这剑册,眉头不由大皱。

    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从来没有见过这本剑册,心道不知道唐云天从什么地方翻找出来的,但是等他大体一翻,心中多少了然了。

    他没有见过,是因为根本没有人借阅过,上面记载的内容,看一眼就让人望而却步,甚至是自杀式的修炼方法。

    “看来所言不假,你的确是活够了!”

    老者嘲讽看了唐云天一眼,没有再刁难他,随手记录之后,把剑册如扔垃圾一般抛给了他。

    唐云天也不在意,拿着书册朝自己的住所走去。

    ……

    这天夜里。

    唐云天坐在窗前,借着皎洁的月光,一遍遍参详借来的剑册。

    等清晨第一缕光芒照进窗户,他这才把剑册一合,长长出了一口气。

    “这鼎剑术的确有些极端,出手只有一招,这一招练起来却比什么都难。”

    按照上面所说,欲练此剑,首先要铸一尊千斤大鼎,然后用剑尖将大鼎平挑,一日七个时辰,一练七七四十九天,感觉剑尖无物,才算真正入门。

    而这也仅仅不过入门,在这之后,要一路增加到剑挑九鼎,鼎剑术才算是真正大成。

    这样的修炼之法,在无极剑域崇尚剑气锋芒,剑走轻盈的修行者来说,简直就是旁门左道,根本不可能被认可,也根本无法修炼。

    “好一个鼎剑术!根本就是为我量身打造。”唐云天心神大震。

    他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初升的朝阳,自语道:“不过在练这鼎剑术之前,首先要把今天的事情了结了才行。”

    ……

    这时横死擂台所在。

    密密麻麻的人已经将擂台围的水泄不通。

    “那唐云天怎么还没来?不会想到今天要死,所以胆怯了,不敢来了吧?”

    “如果此人真如此窝囊,那就不配成为我乾坤剑宗的杂役。”

    “快看!曹明到了!”

    在一片嘈杂声中,曹明一身白衣,提剑走来。

    而最惹人注目的,是他后面跟着的四人,这四人抬着一口黑色的棺材,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抬棺而来!看来曹明这是信心十足啊,明显意思是给对方送葬来了。”

    “这何须信心,曹明炼气第六层,战一个修为全废,没有一丝剑气的废人,那不是十拿九稳吗?根本就是既定的结果。”

    “你们说,今天如果唐云天来了,他能从曹明的手上存活几招?”

    “这不是废话!曹明拿手的就是息杀剑诀,据说前不久一人独闯悍匪巢穴牛王岭,一剑杀了悍匪首领血手百屠,要知道那首领可是有炼气第七层的修为,下场却连曹坤一剑的接不住,此人之强,不是空口白话……”

    在周围议论声中,曹明走上了擂台,面朝西方,拄剑而立。

    日上三竿。

    天气逐渐热了起来,擂台上立着的曹明,整个人汗如雨下。

    擂台所在,无遮无挡,现在又是烈日当空,此人站在这里暴晒,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受不了。

    曹明还没有暴怒,台下等着看戏的人首先控制不住了。

    “那畜生怎么还没来?一个马上要死的废人,竟然要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等他,等他来了,一定不能让他好死!”

    “不错!一定要将他的尸体放在太阳底下暴尸十天,不然不能解我心头之恨!”

    在众人的诅咒声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利的嚎叫:“快看,那畜生来了!”

    人群中响起一阵嘈杂,众人尽皆侧目。

    唐云天抬头看了看太阳,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双手垫在脑后,一脸悠闲的迈着步子,闲田信步的朝这方走来。

    擂台上的曹明,整个人早被暴晒的汗流浃背,就像刚才水里捞出来一样。

    但出于维护自己高手的尊严,他自始至终拄剑而立,现在看到必杀的人终于出现,脸色露出了除之而后快的恨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