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 第606章 狡猾的光芒
作者:宫宛白的小说      更新:2019-05-06
    该死!苏牧觉得自己被姜军这样一巴掌打过去,眼睛都要冒金星了,她感受到那一侧脸颊顿时麻了起来,像是没有了知觉一样,她狠狠地瞪着姜军。

    这个时候,可能是苏牧和姜军在楼梯间的动静太大了,而且刚才苏牧还喊了一声“救命”,本来在厨房搞着卫生的张嫂走了出来,一脸疑惑地往楼上看。

    结果,张塞一抬头便看到了姜军在死死地制住苏牧,顿时大惊失色,她叫了一声:“你们这是在干嘛!”

    姜军见出来了一个中年妇女,一看就是个仆人,他便无所畏惧地冷笑了一声,继续辱骂着苏牧:“叫啊!臭婊子!叫得好!我倒要让人好好地来收拾收拾你这个小偷,娼妇!”

    一个又一个下流的词汇从姜军的嘴巴里说了出来,张嫂看着姜军,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他是出了名的二赖子和不讲道理。

    而且姜军还是肖劲的舅舅,可是,苏牧正在被他钳制着和辱骂着,张嫂皱着眉头,迟疑地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姜军看到张嫂呆愣地站在原地,心里想,不过就是个怂包的佣人,肯定不敢拿自己怎么样,他向来在哪也都横行霸道惯了。

    他看着还在不死心地挣扎着的苏牧,眼睛里闪过一丝狡猾的光芒。

    苏牧竭尽全力地将脑袋扭向张嫂的那一边,她的脸颊被姜军打得红肿了起来,眼睛也因为挣扎和绝望有些发红,眼眶里还有晶莹的泪珠。

    她恳求地看着张嫂,希望张嫂能够过来帮帮她,她将视线死死地锁在张嫂身上,仿佛是在悬崖边死死挣扎的人看着自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让人出乎意料的却是,此时姜军突然间一把放开了苏牧,苏牧因为惯性跌坐在了楼梯上,她握住自己被姜军捏得青紫的手。

    姜军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苏牧,嘴上说出来的话却是对张嫂说的:“你是这家的佣人对吧?呵......你居然胆敢把这种偷东西的人放进来!”

    张嫂听到姜军说苏牧在“偷东西”,脸色一白,连忙摆摆手:“什么?没有的,你是不是误会了?”

    “没有?”姜军冷笑地看了一眼张嫂,蹲下身去,直接用了很大的劲将苏牧手中的离婚协议书抢了过来,高高地举了起来向张嫂示意:“那你看这份东西是什么?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吗!”

    张嫂看着姜军手里举着的东西,更是吓得一愣一愣的样子。张嫂简直不相信这是苏牧会做的事情,可是看着姜军胸有成竹地举着那份协议的样子,还有脸色惨白,瘫坐在地上一言不发的苏牧,她也不知道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了。

    姜军看到张嫂仍然愣在原地不说话,便趁机用言语威胁张嫂,“怎么?你不相信?还是,你压根跟她就是同伙吧?我说,她早就被肖家扫地出门了,怎么还能够在这里来去自如,还进了肖劲的书房偷东西出来,原来是你这个佣人跟她一起在这里搞鬼!”

    见姜军将这么大个的帽子扣在自己的头上,张嫂连连否认,“没有没有,不可能,我在肖家做事这么多年了,是万万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姜军这张嘴是什么事情,什么话都说得出来的,且不说苏牧是不是真的偷了肖劲的东西,但是只要姜军在肖劲和肖家的人面前说几句她跟苏牧勾结起来的话,凭着肖劲和肖家人现在对苏牧的厌恶程度,一定不会让张嫂有好下场的,可能会直接被扫地出门!

    张嫂在肖家也做了许多年的事了。她勤勤恳恳多年,从来不惹是非,不乱嚼主人的舌根,从没出过什么岔子,在肖家的待遇也一直不错,她可不想今天就因为这样完全不关自己的事情而被肖家开除!

    张嫂的内心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在爬着,焦急不已,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办。

    这仆人看起来如此慌张,姜军知道她是被自己吓着了,话锋一转:“你说你不是她的同党,那么,你是承认了她是小偷,进来偷东西了?”

    明明知道姜军是在用诡计逼迫着张嫂,可是苏牧却很无力,毕竟以她现在的立场,进来肖家这样一番动作,的确可以说得上是在“偷东西”。

    她绝望地低下了头,垂下了眼眉,长长的睫毛在她的眼底打下了一层阴影。

    张嫂的嘴唇在颤抖着,她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几个字,她看了一眼苏牧孱弱的身影,眼里有些于心不忍,但是转念一想,想到一旦姜军将责任赖在她身上,后果又将会是何等的严重!

    姜军看着支支吾吾的张嫂,知道她是动摇了,害怕自己将屎盆子扣在她身上,毕竟她只是肖家的一个佣人,为了保住饭碗,她也不敢跟他对着干!

    “你看,她刚才在肖劲的书房偷偷摸摸这么久,刚好我回来才被我撞上了,不然,还不知道她要偷走什么呢!手上偷的是离婚协议,谁知道身上还藏着什么东西!”姜军双手环胸,眼神阴狠又淫荡地看着苏牧。

    苏牧听到姜军居然说出这样一番话,猛的抬起头来看向他,“你血口喷人!”

    姜军漫不经心地看着苏牧,语气仍是一副下流腔调,“怎么?偷东西的人还敢喊别人血口喷人?”

    姜军说着,突然走下楼梯,向张嫂走去,他走到张嫂的面前,指着苏牧的方向,“你说,万一要是她把房产证什么的都给偷走了,这个责任是不是你负啊?”

    “房房产证?”张嫂明显被姜军的“房产证”三个字吓住了,刚才的离婚协议什么还没有这么严重,要是扯上了房产证,肖家这么大的一个房子,到时候要是出了什么差错,那可就不是丢饭碗这么简单了啊!要是情节严重点,她可能还要坐牢的!

    姜军心下一阵得意洋洋,不禁感慨自己想的一手妙计,他指示着张嫂:“你现在,将她带到我房间里来,为了防止她偷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酿成大错,我必须要搜身才行了!”

    张嫂听到姜军说要搜苏牧的身,神色有些犹豫,姜军看到张嫂的犹豫,继续威胁着她,“到时候要是出了差错,那可都得你兜着了!”

    张嫂也不敢再多想,尽管她的心里再于心不忍,也不敢拿自己的饭碗和安全来赌啊,她只能够按照姜军说的那样去做了。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