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婚宠:夫人要逃婚 第385章 你回来了,我就不委屈了
作者:木易萧萧的小说      更新:2019-04-14
    本站:m..清洗的时候,为了给霍西州长长记性,顾晚还故意将动作放的重了些。

    可霍西州却一声不吭,只是望着顾晚,眼里满是柔情。

    这小女人,如今是越发的在意他了,这感觉真好啊。

    “晚晚,苏家的人什么时候来的?”沉默了片刻,霍西州问顾晚。

    “你怎么知道苏家的人来了?”顾晚反问。

    她问的,其实是霍西州怎么知道苏凝来了,苏子墨他都已经见过了,

    “苏子墨说他要去和母亲说一声,他喊母亲的人,不是只有……她吗?”霍西州说的有些小心:“晚晚,你对她的感觉还好吗?”

    顾晚没说要认苏凝,但是却认了苏子墨,想必是不差的。

    但是她没说,他也就不会往肯定了说。

    “你莫要担心,不管感觉好不好,我回来了,我等会儿和你一起去。”

    “不过,我瞧着我穿这身去,合适不合适?”

    “嗯。”顾晚点头:“其实我感觉还不错,她……与姜舒美到底是有些不一样的,今日苏小凝用了激将法让顾雨婷对她行凶……”顾晚将今天的事情说了一些。

    只说了顾家前后发生的事情和顾海山来闹中医馆的事情,她在路上被孟书衡和孟云惜设计绑架的事情还没说。

    说完之后,她又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和子墨都在维护我。我心里对他们……有一些期待。”

    “那你想认她吗?”霍西州说:“你如果想认,就认吧,如果不想认或者过几日再认,我也都支持你,在我这里,苏家人不算什么,你才是最重要的,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好不好?”

    “好!”顾晚洗好了伤口,开始给霍西州涂抹药膏:“西州,我其实……有一点紧张。”

    “我知道,”霍西州将药瓶子放在了旁边,摸了摸顾晚的头:“别怕,有我在呢。”

    顾晚的眼睛顿时就有些湿润。

    她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回来,真是再及时不过了。

    她将霍西州手上的伤口包扎好了之后,又对他说:“你身上的衣服有些脏了,中医馆有你的军服,要不要换一下?”

    “好,晚晚去给我拿一下吧。”霍西州说完,又补上一句:“别躲在一边哭,你受了委屈,回来到我怀里哭就好。”

    顾晚站起来,忽然在霍西州的面前亲了一口:“你回来了,我就不委屈了。”

    说完,她匆匆的去给霍西州拿衣服。

    霍西州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嘴角绽放起大大的笑容……

    很快,他的眼睛又眯了起来,顾海山是吗?还敢来找中医馆和晚晚的麻烦?

    是该收拾了,等苏小凝那边的事情先了了,他就将那老杂碎扔到江里去喂鱼!

    不一会儿,顾晚就拿着衣服回来了。

    霍西州将衣服换好之后,又抱住了她:“晚晚,今天是不是还发生什么别的事情了?”

    顾晚抬起头,疑惑的望着他。

    “如果不是顾海山来找麻烦,你不会委屈成这样。”霍西州解释。

    “嗯,是还有件事,”顾晚扯开了一点笑:“不过这件事等我们回府我再告诉你。”

    “也好。”霍西州点头。

    “那你那边怎么样?”顾晚问:“霍明浩伤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他……有没有想要为难你?”

    “就凭他,从明面上来,还为难不了我,”霍西州说了这么一句,才回答顾晚的话:“伤的挺重的,断了一条腿,路上高烧,为了保命,把膝盖往下都砍了,眼睛也瞎了一只,以后,只能坐在轮椅上了。性子也变了些,就算是将心里面的阴阳怪气落到了脸面上,怕是以后更加的不好相处,所以,你以后见了他,早些避开,省的被他算计上。”

    “这也难怪,”顾晚说:“二房一直站在三房的后面,把三房当成棋子利用,就是想着以后能让霍明浩上去呢,可他残废了就肯定做不了大帅,他心里不扭曲才怪。”

    “不过,他的好日子很快也要到头了。”

    “这话怎么说?”霍西州有些疑惑。

    顾晚踮起脚,在霍西州的耳边说:“父亲已经知道,他不是霍家的血脉,他很有可能是孟德春的儿子。”

    “什么?”霍西州大吃一惊。

    “十有八九。”顾晚说:“所以二房的事情,你回来之后,也早些做准备,防止他们破罐子破摔。再对霍家不利。”

    “我知道了。”霍西州神情冷峻了起来,随后又恢复如常:“晚晚,我们现在就去见她(苏凝)吧。”

    “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顾晚说:“不过也等回府后。”

    她如果现在就告诉霍西州她怀孕了,大概霍西州会直接将她带回去,不许她再去见苏凝等人了。

    “好。”霍西州说:“你想说的,我随时听。”

    两人这才手牵着手穿过医馆到了后面的宅院里。

    苏子墨站在门口,望着天空,有些忧伤。

    见到顾晚和霍西州过来了,才露出一点笑来:“姐,你和姐夫要再不过来,我就得再再再次被母亲催着去找你们了。”

    “母亲她也是不懂事,你说你们小夫妻说说私话,她非要催,我这不好逆了她的意思,也不好去打扰你们,我为难呢。”

    “走吧。”霍西州带着顾晚进去。

    “唉,等等我啊。”苏子墨马上跟上了。

    大堂里摆了一张圆桌,江济北、吴香兰、白芷兰、苏凝都坐在桌边,刚好还有三个位置。

    苏子墨过去,笑着说:“我已经见过大家了,这就不客气的坐下了。”

    “苏小少爷坐吧。”吴香兰满脸都是笑意。

    就这一小会儿,她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苏凝和苏子墨,觉得他们都是好人,晚晚能多两个人疼爱,她心里是欢喜的。

    顾晚却站在原地没动,霍西州知道她又紧张了,就又牵着她的手上了前,先是问候了白芷兰:“母亲。”

    又对江济北和吴香兰说:“江岳父、岳母。”

    他从前对江济北和吴香兰的称呼都直接就是“岳父、岳母”,这一次在前面挂了一个“姓”,自然是为了区分苏家的人。

    [搜索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