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洪荒第一人 第373章 不如我们先去梅林赏赏梅
作者:空中云舒云卷的小说      更新:2019-09-13
    西王母笑着摇摇手,道:“我不过先行一步,想来不用多久,道友就能赶上!”

    西王母本是洪荒女仙代表,属阴极,此刻修为再进一步,声音变得有些雌雄难辨,似乎有阴中生阳,重归混元之像。

    她说的这话并非吹捧,洪荒最重资质,高歌资质绝伦,跟脚高贵,又有全洪荒最好的师门教导,能走到这一步,实属必然。

    高歌谦虚笑着,与西王母身后的一干大罗见过礼,众人一让,露出身后之人。

    高歌大喜,哈哈大笑:“广成子!多宝!你们也来了!”

    广成子笑嘻嘻上前,施礼道:“见过大师兄,我接到西王母道尊的请帖,想来定能见到大师兄,果然!”

    多宝施礼笑道:“碧游宫路远,我一接到请帖就往这里赶,还好来得及!”

    西王母虚引在前,高歌左手把着广成子,右手把着多宝,三人一起跟着西王母进了西昆仑山。

    西昆仑山高六百六十万丈,峰顶数百里方圆,绿草茵茵,奇花遍地,小桥流水勾连着数十个小山包,小山包顶上,清脆欲滴的树荫下,设置有数百个席位,座上之客,尽皆是蓬莱一脉的太乙道君。

    高歌来到中央主席之位,发现还有几个老朋友已经位列在席,这盛宴,自己却是最晚才到,忙施礼赔罪道:“高歌来迟,累诸位道友久等,失礼失礼。”

    镇元子哈哈大笑:“不迟不迟,只是我等垂涎西昆仑灵果,早来半日,一饱口福。”

    冥河脸上的萧杀完全不见,微微露出笑容,调侃高歌道:“高歌道友这辇车可威风得紧,令人羡煞。”

    望舒向高歌点点头,并没有说话,双眼熠熠生辉,露出欢欣的笑意。

    席中尚有十来个大罗巅峰修为的老牌大神通者,高歌在紫霄宫见过,都眼熟,却没有什么交情。

    西王母笑意盈盈,一一给高歌介绍,高歌含笑见过这帮大神通者,没推迟西王母的安排,在主宾位坐了下来。

    宴席由九天玄女主持,一番祝词,说的都是祝贺西王母修为大进云云,愿与各道友同乐,论道说法,取长补短之类的。

    可众人都知道,西王母就是因为宰了鲲鹏才这么高兴,只是这理由不能光明正大地说,毕竟,妖虽不已成族,但还有许多大妖存活于世,他们受女娲庇护,全洪荒大神通者,碍着女娲圣人的关系,也不好对这帮子妖痛下杀手。

    西王母也是其中一个,并不愿因为这些亡族之种恶了女娲,也就找了个其他借口罢了。

    要论对妖族最狠的,在座的当属高歌,他所属的人族,喊出了降妖除魔的口号,把妖和魔划上等号,以示不死不休。

    人族也彻底贯彻了这一口号,但凡对上原来妖族下面的部族,绝不留情,杀得寸草不生。

    听说女娲圣人也没高歌办法,深居太素天,眼不见为净。

    高歌带着众人,一起举杯祝贺西王母,论修为境界,西王母比镇元子和冥河都要高出半筹了,却是走到了众人的前面,能被宴请来的,都是西王母相熟之人,这一番祝贺,却也都真心诚意。

    酒过三巡,镇元子就不客气问起修炼之事,西王母也不推迟,有问必答。

    广成子和多宝不过太乙境界,对这些问题一脸懵逼,遂找了个借口,出去与相熟的太乙喝酒去了。

    一干大神通者,论及的都是大罗巅峰境界的规则道理,高歌虽境界不到,对各类规则的理解却是不凡,毕竟身后靠着三个圣人,听过的大道理不知凡几,透露一二,也足以让在座的惊叹不已。

    十几个大神通者是一个圈子,玉舜自然与十几个大罗金仙一起,数百太乙金仙则分成数十块,相熟的聚在一切,饮酒论道,追忆往昔,忆峥嵘岁月,哭了笑了,尽述衷肠。

    唯有明月,没有往同等级的太乙圈子靠,反倒跟着青姑,一个劲往童子童女堆里钻。

    成功晋级西昆仑童子大姐头的青姑,给他另外开了一席,他就拿来招呼童子童女们,知道童子童女们吃不了高阶果子,就全部换成低阶的果子、灵酒,还自掏腰包,拿出钓鱼岛的产出来招呼朋友,尽显大哥风范。

    一番论道,不知觉百年就过去,广成子、多宝与蓬莱众仙依依不舍,告别而去,众大神通者皆有所得,也向西王母告辞。

    高歌几个在众人告辞之后,又说了各自在人族开设门派的发展情况,对自己教义的传播都感到满意。

    高歌看了一眼望舒,笑道:“望舒,我正要去梅林,与你顺路,不如坐我车,我送你一程。”

    望舒点头笑道:“也好,你这辇车威能可比极品先天灵宝,正要见识见识。”

    镇元子哈哈大笑,与冥河把臂而出,高声道:“冥河道友,你和我顺路不?送我一程!”

    冥河笑道:“顺路,顺路,相当地顺路!”两人大笑着飞了出去。

    望舒有些羞涩,转头看向远方,西王母笑骂道:“没个正经,望舒别理他们!”

    高歌找来玉舜,吩咐道:“你带明月回钓鱼岛,辇车给我,我送送望舒道友。”

    请望舒坐上了辇车,清喝一声,驾车冲上了高空。

    明月跑了过来,看着消失在高空的辇车,扁了扁嘴,不满道:“大爷又去太阴星了,哎!又不知要亏多少好宝贝!”

    玉舜忙捂住明月的嘴巴,向极力忍住笑的西王母道:“金母,玉舜告辞。”带着明月破开虚空,离开了西昆仑,身后传来西王母的纵情大笑。

    高歌驾驭着辇车,出了西昆仑,放慢了速度,笑着说道:“镇元子道友心思豁达,看来不久后也将突破,你可是落后他和西王母道友一步了。”

    望舒伸手感受着身边吹过的罡风,笑道:“修炼到了这一步,任何的突破都充满了偶然性,哪能强求?”

    说着斜了高歌一眼,笑道:“你呢!你比我们可还差了老远,我看你的修为,好像没怎么增进呢!”

    高歌深恨自己挑错了话题,哭丧着脸道:“我体法双修,肉身强度到了一个瓶颈,只能慢慢磨,拖累了道法境界的提升。”

    望舒轻轻一笑,说道:“你修炼的大法直指大道,却是比我们修炼的要高出一筹,不需着急。”

    话题一转,问道:“你的梅林是什么时候开花的,上次没看到梅花开放呢!”

    高歌笑道:“梅花香自苦寒来,冰雪落下,梅花自开,不如我们先去梅林赏赏梅,看看雪,我那有好酒,小酌两杯,回头再送你回太阴。”

    望舒眼波流转,露出笑意,说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