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孤圣 第二百七十五章 入山
作者:火锅必须辣的小说      更新:2019-06-18
    叶城头也不回的走向妖兽山脉。

    牧岩一手抓着李北海,急急忙忙跟了上来。

    “小子别看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些畜生就算破了红麟府也没屁用,它们又没办法在城市里生存,最终还是得乖乖退回山里去。”

    “到那时候,该是咱们的地盘,还是咱们的,一分一毫都不会少。”

    李北海抿着嘴不说话,牧岩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啊,妖兽离开了山林,就像是鱼离开了水。

    在这些普通人居住的城市里,几乎没有灵气存在,灵气极其稀薄,它们又不会制造聚灵阵,来了用什么修炼?

    到时候呆不了两天不还是得灰头土脸跑回山里去吗?

    李北海有些释然了。

    但随即他又想到另一个问题。

    “可是…人都死光了,怎么办?”

    牧岩一掌拍在李北海后脑勺上,笑骂道:“死光?北冥十三府再加上帝都,一共有多少人你知道吗?”

    “百亿!”

    “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就算所有人都站在那不动,让妖兽使出吃奶得劲去杀,得杀多少天才能杀完?”

    牧岩轻笑道:“碎石城被破,全城被屠,貌似也就死了几十万人吧?等兽潮一退,北冥其他地方的人再补过去,不出两年时间,又是一片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景象了。”

    李北海皱眉,随即怒目相向。

    “几十万人?这很少吗?”

    牧岩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神态都让他怒不可遏,仿佛这死的只是几十万只蚂蚁罢了,根本不足为道。

    “不少吗?”牧岩反唇相讥。

    “不少!”

    李北海无比愤怒!

    “北冥的人,死一个我都嫌多!”

    牧岩冷笑不止:“幼稚!你觉得多,可那些大人物可不这么想!”

    “老子出生在天风府、黑岩府交界的一个小山村里,那一年府战爆发,兽潮汹涌而过,一整个村子的人都死完了,要不是老子聪明,躲在了地窖的菜堆里,早就被那些畜生吃干净了,那时候也没见谁出来替我们抱不平!”

    李北海顿时语塞,目光都有些变了,随即声音也不自觉小了一些,道:“那、那是没人注意到…”

    “可笑!”

    牧岩目光冰冷道:“你看见了死了人了,便生了菩萨心肠?而你没看见的时候,便推说没人注意到?这天底下的事还非得用眼睛去看才知道吗?”

    “你这种愚蠢的毛头小子,懂什么!照你那么想,北冥不能死人,那反而会害死更多人!”

    “拿一部分普通人的性命去换来更多武者的生存,只有武道兴盛了,北冥才有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不用再受这窝囊气,你懂吗?你不懂!你懂个屁!”

    李北海被骂的狗血淋头,却无话可说。

    叶城走在前面,耳朵却也在听着后面的动静。

    牧岩的身世,他也是头一次听说,只是没想到听来如此悲惨。

    全村被杀,只活一人。

    只身流浪,小小年纪便尝遍了人世百味。

    也难怪牧岩会是现在这副模样。

    “好了,都别吵了。”

    叶城停下,笑道:“北海,这都已经进了山,你还想回去吗?”

    李北海不吭声,脑子里还在想刚才牧岩的话。

    猛地听见叶城问话,茫然抬起头道:“嗯?你说什么?”

    叶城笑了笑,也不说了。

    牧岩方才还是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此刻很快就恢复如常,笑嘻嘻的看着叶城,等着叶城确定方向。

    进山是已经进山了。

    但下一步要去哪还是个问题。

    在妖兽山脉外围,虽然这里的妖兽都被驱赶着上了战场,但总会有那么一小部分没去的,此刻说不定正躲藏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偷摸观察着外面的一切呢。

    如果是一二阶的妖兽那还好,要是碰上了领主,就凭他们三个人,一个巅峰武师,一个三重武师,一个二重武师,那就等死吧。

    之前能杀了那只火烈一族的领主妖兽,几乎可以说是运气太好了,李北海侥幸撑住了对方的攻击,并且和对方僵持住了。

    不然的话,叶城根本不会有时间掏出海心噬魂去补刀。

    但他们所付出的代价也同样巨大。

    李北海几乎双臂金皮碎裂,虽然还可以继续战斗,但这个问题不解决,那他早晚有一天得变成张凌口中的“脆皮鸡”,而且还是黄金脆皮鸡,金皮几乎不可能再继续往上提升了,而且还会有随时崩溃的可能。

    因此,接下来如果再碰到领主妖兽,那李北海根本无法动用全力。

    最强战力没办法出手,就靠他和牧岩,想对付一只领主还是有些困难,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能。

    他虽然是二品魂师,但魂师也并不是无敌的,至少当他的灵魂海没办法控制住对方,那实力就少了一大半。

    而阵法又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

    在战场上那是妖兽太密集了,随便扔出去,砸都能砸死一大片。

    但是单独对付领主妖兽的时候,对方凭借速度,就算打不过也能跑,慢慢周旋,等到阵法消散再冲回来,早晚也能耗尽自己的魂力。

    手段还是太少了。

    叶城有些头疼,没底气的话,很多地方也就不能去了。

    眼下这片丛林走到尽头,就是残河了,自己已经可以听到耳边越来越清晰的哗哗水流声。

    要知道,残河里可是生长着许多妖兽,而且越是靠近中下游的位置,出现高阶妖兽的可能性就越大。

    从源头位置来看,这里的残河应该属于中上游位置,河水里的妖兽实力应该普遍不强。

    但这个不强也是相对的,最起码也会有领主出现。

    这一点毋庸置疑。

    三人步伐越来越轻,眼前的丛林渐渐稀疏,绿叶之后,一道静静流淌的黑色河水浮现在眼前。

    河水漆黑一片,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三人都没有办法感受到任何生命的气息,但那股笼罩心头的危险感觉挥之不去,可以肯定,河水里绝对存在实力可怕的怪物。

    “要过去吗?”

    李北海轻声询问,心生怯意。

    牧岩撇撇嘴,道:“也没有别的路可走了,残河横贯妖兽山脉,你根本绕不开的。”

    李北海沉默。

    而叶城一直没有开口,他的目光从刚才起,就始终凝视在残河岸边,一团灰溜溜的东西上。

    “那是什么?”

    李北海顺着叶城的目光看了过去,忍不住叫了起来。

    而他的声音,也惊动了那一团灰色。

    一只瞪着眼睛的灰毛猴子转了过来,气吼吼的寻找着声音的源头。

    是谁在打扰它喝水?

    这一刻,三人一猴,大眼瞪小眼。

    ……

    北冥。

    万松府。

    这是位于红麟府西方的这一片广袤大地,生满了苍劲古松,它也因此而得名万松。

    万松府主府邸。

    此刻,幽深的大殿一片死寂。

    只有台阶上那一排排忽明忽暗的烛火,在无声燃烧,释放出一缕一缕青烟,闻来清香扑鼻,提神醒脑。

    大殿中央,一道年轻身影端坐大殿中心。

    另外有十三座王位在他身旁,呈众星拱月之势,王座之上,十道身影围绕他而坐,每道身影的气息皆是不弱。

    王境,十位王境大妖!

    而且从气息来看,这十位全部都是最顶级的王境,只差一步便是皇者,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位站出来,想必都是可以轻松碾压甲弘、雷泱的存在。

    此刻,这十位王境大妖都是抬头看向天空。

    一条宽阔的金色大道在那位年轻人的头顶浮现,横贯整个万松府上空,隐于寂静夜色,无人注意。

    而无数金色光点正从北冥各地朝着这条金色大道汇聚而来,融入其中。

    每一个光点的融入,都使大道发生了一些细微的改变。

    无声无息之间,大道在变宽、变长,延伸的更远,直抵妖兽山脉,而它的威势也在不断的增强,甚至有震慑尊者的趋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其实也可以发现一点,那就是这些光点的来源实际上是极其不均衡的,在万松府以及其他八府,光点无数,星罗密布,而在红麟府,光点的数量骤减,只有万松府的一半,而到了帝都和雪山三府,几乎没有光点涌来。

    也正因如此,在帝都和雪山三府的上空,金色大道出现了细微的裂缝,甚至有连成一片,逐渐崩塌的趋势。

    目睹这一切,众人沉默不语。

    十位王境,其中只有一位女性,或者说雌性。

    她红衣胜火,眉目如画,但那目光中满是忧虑。

    “帝上…”

    红衣女子红唇轻启,面色挣扎、犹豫。

    此刻,其他九位王境的目光也朝她看来,有人皱眉,有人冷漠,但更多的还是鼓励。

    他们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带头。

    年轻人此时也是睁开了眼睛,那一对湛蓝色的眸子仿佛就是无垠天幕,里面恍若倒映着满天星辰,华美而不可一世。

    “我在听。”

    年轻人面含笑意,朝红衣女子看来。

    他的声音很好听,犹如寂静深夜里的一只百灵,这声音和他之前在妖兽山脉里的冷漠语气截然不符,似乎不是出自同一人之口。

    红衣女子欲言又止,终于,她鼓足了勇气,道:“帝上,让我回去吧,红麟府不能再让了。”

    年轻人蹙眉,随后摇头。

    “不可,敌不动,我不动。”

    “三元不动,你也不能动。”

    红衣女子悲戚,从王座上一跃而下,跪在了年轻人面前,几乎是带着哭腔道:“可是,帝上您的大道已经…”

    “若琳。”

    年轻人微笑摆手,红衣女子的话像是卡在了喉咙里,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她只好抬头,一双美眸噙满了泪水。

    “我自有分寸。”

    年轻人面色如常,风轻云淡。

    “十三府之地何其广阔,再让出去一府,大道也不至于崩溃。”

    他的话音刚落,身旁另一雀首人身的男子愤然起身,几乎是怒吼道:“帝上!又要让?我们已经让出去多少了?一让再让,先是黑岩府,再是天风府,然后是雪山府,现在又是红麟府,让出去一片,大道之基便少一片,我等便要再死一人!”

    此话一出,其他九位妖王皆是震惊,面色骇然望向他。

    “此话何意?”

    年轻人收敛了笑容,目光冷然。

    雀首人身的男子昂然不惧,反而是向前一步,冷笑道:“柳帝,当真以为我等什么都不知道吗?”

    “先是青狼,后是妖白,现在轮到若琳了,那下一个又是谁?是我紫风还是玉狐?”

    紫风愤怒指向了身旁一位妖王。

    “或者九象?”

    “或者天猫?”

    又是两位妖王。

    被紫风点到的妖王,一个个头颅低垂,默不作声。

    若琳脸色苍白,颤抖着站了起来,道:“紫风,你不要污蔑…”

    “你个傻女人闭嘴吧!”

    紫风怒喝道:“三次了,三次了你还看不出来吗?他只是在拿我等的性命拖时间!”

    “我受够了这种日子!”

    “你要叛变吗,紫风?”

    另一位巨象妖王目光沉着,缓缓开口。

    紫风一愣,随即颓然摇头,自嘲笑道:“叛变?我等还有叛变的资本吗?”

    “神庭视我等为异类,天妖海也禁止入内,而今的我们,离开北冥,还有地方可去吗?”

    众人沉默。

    目光却都是偷偷看向了中央那位年轻人,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

    而年轻人自始至终,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不悲不喜,始终平静的看着紫风。

    紫风旋即叹了口气,哀道:“帝上,紫风无意冒犯,只是不想像青狼他们一样孤独老死罢了。”

    “这千年以来,紫风没有一天过得痛快,没有一天过得舒心。”

    “北冥帝君后人蠢蠢欲动,四方武帝虎视眈眈,又有神庭那些畜生隔三差五来骚扰,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哪怕您让我出去光明正大和他们打一场,生死有命,我紫风绝不会多说半句,总好过在这里等死。”

    他这句话,戳中了在场所有妖王的心思。

    是啊,哪怕出去堂堂正正打一场呢,总好过在这里龟缩着受窝囊气。

    就连一向是最支持妖帝的若琳,此刻也有些动摇了,目光有些期待的看着年轻男子。

    “我自有分寸。”

    他还是这句话。

    大殿之中,声音平息。

    紫风颓然坐下,再没有任何话想说了。武道孤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