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婚掠爱:老公,慢点撩 第147章 最终完成了任务
作者:千双双的小说      更新:2019-06-07
    魏晓雨转身的时候看到了纪临,她想,他们也会如此。

    “嫂子变了不少。”纪临也很乐见这样的变化,要知道,以前他跟着魏晓雨最大的担忧就是这一对看起来就没药可救的夫妻俩。外人都看得出来他们之间的问题,偏偏他们自己不自知,都站在自己的方向看对方。

    盛乘轩看着简弯弯的背影,他比任何人都能直接地感受到简弯弯身上的变化,虽然有些东西根深蒂固,还没能完全解决,但是这已经是个很好的开始了。

    也不枉他准备这一场旅行。

    “对了,”纪临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说完了开心的事情,总是要谈点正经事的,“我让人去调查了一番,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绑架肖瑾织和嫂子地那个人似乎并没有太刻意的隐藏身份,之前部队的人没有发现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那个人还活着。”

    盛乘轩目光深了几分:“谁?”

    “陈生。”纪临上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还是在盛乘轩参与的一次大型任务中,那一次,盛乘轩深入险境,也是几次几近死亡边缘,幸运的是,他最终完成了任务,虽然结果是……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

    那个人,是当时从境外偷渡进来的贩毒人员,在城市边缘拉起了一条毒品销售线,手下全是些嗜血冷酷的人。当时的任务持续了整整半年,最后他们接到的消息是,陈生中枪坠河死亡。

    盛乘轩的脸色也因为这个名字而有所改变。一个早应该死亡的人突然出现,甚至还绑架了两个跟他有关系的人,谁都能够想得出来,他背后想要针对的人是谁。

    他们暂时无法猜度陈生在筹划一些什么,但不管怎么说,都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盛哥……”纪临其实有些担心简弯弯的安危。

    按照现在的局势,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将简弯弯和盛老爷子给保护起来,更好的办法是将他们送到什么安全的地方。但是纪临清楚,如果盛乘轩不一起离开,这两个人是不会轻易离开的。至于保护……他始终怀疑会被抓到疏漏。

    而盛乘轩,一定无论如何也不会选择躲起来。

    “我会想办法,无论如何我都会优先保证爷爷和弯弯的安全。”他再也不会让上一次的事情再次在他眼前发生。

    对于用他在意的人威胁他的人,他不会原谅。

    从纪临口中吐出那个名字之后,盛乘轩的脸色就一直很沉,一直到回到家,他还是那副样子。简弯弯看到,不由地有些担心,趁着魏晓雨在挑选礼物的时候,她走到盛乘轩身边,忍不住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盛乘轩对她扬起一抹笑:“没事。”

    简弯弯这一次却异常敏锐,她盯着盛乘轩的双眼,问:“是不是上次绑架的事?”

    那是一段不好的记忆,但也算是推动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果不是那件事,简弯弯不会心灰意冷,也不会想着要离开,而盛乘轩也不会为了挽留她而吐露心里的那些心思,也不会想着要循着她写过的路线,给她一场她期待已久的、独属于她一个人的旅行。

    盛乘轩有些惊讶简弯弯的直觉。

    他还是没有直接应答,而是低头吻住了简弯弯的眉心:“弯弯,你相信我,我会保护好你们。”

    从盛乘轩的话中,简弯弯察觉出了时间的严重性。那个躲在后面的人,跟盛乘轩到底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

    简弯弯有些遗憾,自己对盛乘轩还不够理解,不知道他以前的经历,不知道他的喜好他的厌恶,甚至连他的情绪表达,她也误会了那么久。如果……她跟肖瑾织一样,没有缺席他的以前,或许现在就不会觉得无能为力了。

    “嗯。我相信。”简弯弯沉声道,眸光里多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地情绪。

    很久之后,她才反应过来,原来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决定为了盛乘轩做一个足够勇敢的人。

    而当下,她只是在心里暗下决心,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守护好这个家。她知道她能力不足,什么都做不了,但是,她一定要做些什么,至少要让盛乘轩没有太多后顾之忧。

    盛乘轩眸光深邃,并没有注意简弯弯的表情。而另一边挑选礼物的魏晓雨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这件事,一直到晚上,简弯弯趁着纪临洗澡的时候打电话给她,问她有没有从纪临那里听见关于绑架事件的一些幕后。

    魏晓雨有些惊讶地盯着在前面专心打游戏的纪临,小声地问:“你的意思是……纪临已经查出了那件事情背后的人?”当时知道简弯弯受伤的消息,她慌得连闯了好几个红灯,足以证明她心中的担心和在意。

    纪临竟然什么也没有告诉她!

    简弯弯也有些意外,纪临没有告诉魏晓雨,是因为这件事情涉及的东西太多了吗?还是为了,避免让自己知道?

    简弯弯的心再次往下沉了沉。

    “你帮我在纪临那里打听一下,我帮不上忙,只是想知道情况。”简弯弯只好拜托魏晓雨,现在两人正如胶似漆,打听一点消息应该还是很容易的。虽然刚才魏晓雨一时生气叫的是纪临的全名,但那并不会影响两个人的感情。

    要她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活在别人的保护之下,她做不到。

    魏晓雨皱了皱眉,心里有些纠结。说实在的,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帮忙。这件事对于简弯弯和盛乘轩而言,都是一根刺,而这背后的真相,有可能更加鲜血淋漓,她要是帮忙问了,说不定会让简弯弯好不容易好起来的心情重新变回从前。

    还有什么比看着深爱的人站在险境而自己无能为力更加让人难过?

    魏晓雨犹豫着,迟迟不敢应声。

    “晓雨。”简弯弯知道魏晓雨的担忧。她不傻,她当然知道大家不想告诉她就是为了让她好好地生活,不用去担心这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她明明已经猜到事情会很严重,猜到对方是冲着盛乘轩而去,她要怎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但是……我真的做不到。我只想知道具体的情况,不会去拖累乘轩。”简弯弯的声音带着点恳求,听得魏晓雨忍不住心疼。

    唉,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怎么接二连三的坏事情没个了结?

    她都不知道该对遇见盛乘轩的简弯弯说恭喜还是说节哀。

    纪临那头的游戏声有些嘈杂,吵得魏晓雨更加烦躁。她又想了一会儿,才终于点了点头:“好。但是弯弯姐……”她顿了一顿,“你千万不能冒险,有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跟盛哥或者我们说,你肚子里还怀着盛哥的孩子,你不要去操心这些事,盛哥会想办法的。”

    语气倒是有几分像盛乘轩。

    简弯弯笑了笑,点头:“嗯,我只是了解一下。”她不会去给盛乘轩添乱的。

    魏晓雨有些担忧地挂断电话。她能理解简弯弯的想法,但是,站在局外人和朋友的角度,她是真的不希望简弯弯知道太多事情。

    知道得越多,便会陷得越深,遭遇的危险可能就会很多。

    她连让简弯弯多担忧都不愿意,何况是看简弯弯身入险境?但是,既然都已经答应了,她也只有硬着头皮问清楚了。

    她扭头看了一眼还在打游戏的纪临,叹了一口气。这件事,纪临也不想自己参与,对吧?

    这么艰难的生活中,哪有那么多的尽如人意?

    魏晓雨抬脚走过去。

    听到脚步声,一直在打游戏的纪临转过头,伸手将魏晓雨拉进了自己的怀里。若是此刻简弯弯在场,一定会觉得这动作很熟悉。果然,两个人待在一起久了,就会染上对方的气息。纪临在很多地方,跟盛乘轩是有些相像的。

    “怎么了?”纪临发现魏晓雨似乎有心事,要是以前,她一定会开始闹腾,说自己爱游戏不爱她,非要让他放下游戏机陪自己。现在却安安分分,一看就是在思考什么问题。

    魏晓雨想了想,看定纪临的眼睛:“之前我问你,知不知道绑架弯弯姐的那个人是谁。”当时他想也不想地说了不知道,“现在呢?你知不知道?”

    纪临握着游戏机柄的手指几不可见地颤了颤。

    看着魏晓雨的眼睛,他知道她已经猜到了答案。纪临在心里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这两个女人,明明他们想的就是要让她们置身事外,偏偏在这样的事情上她们最敏感,一个小动作小眼神就能猜到他们隐瞒的事情。

    “嗯,”纪临只好点头,要是这时候再欺骗魏晓雨,她一定会翻脸的,“我也是才知道不久。”若不是那个朋友查到了一点痕迹,恐怕他跟盛乘轩现在也还在找那个躲在幕后的人。

    魏晓雨脸上没有笑意。她知道有些事不该问,但跟简弯弯一样,她清楚地知道纪临不会轻易脱身,而她也不愿意做那个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是以前盛哥打击的一个毒贩,当时说的是中枪坠河身亡了,也不知道怎么又重新出现了。”纪临淡淡地道,这件事既然已经瞒不下去,那就干脆跟她说清楚吧。

    纪临回想着那次的情况,把自己所知道的当时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给魏晓雨听。他当时知道的也不具体,但也已经足够惊险。

    魏晓雨越听越觉得心情沉重。仅仅是纪临所知道的表面就已经如此,何况是当时身处其中的盛乘轩。她几乎能够猜到那个人对盛乘轩的恨意。

    “既然如此……为什么他当时没有趁机会对付盛哥?”他完全有办法把盛乘轩一个人约过去,用简弯弯的生命威胁盛乘轩放弃抵抗。

    魏晓雨觉得有些疑惑。

    不得不说,女人真的有一种让人不得不佩服的天赋,魏晓雨再一次顺利地抓住了事情的重点,也是他和盛乘轩最为担心的事情。如果说,当时那人不顾一切也要盛乘轩的性命,想必还是有一定的可能的,对于一个冒险现身想要报仇的人,不会连这点险也不敢冒。

    他们担心,那个人现在已经走火入魔,一心只想着要让盛乘轩万劫不复。他让他们知道他的身份,为的,就是让他们不安。他们谁也不知道,他的下一个目标是谁,下一步要如何走。

    他抓住肖瑾织和简弯弯,只是给他们一个警告,告诉他们,他来了。他要做的,是从心理上打败盛乘轩,然后让盛乘轩尝到最痛的感觉。

    虽然这样想起来未免把他看得太厉害,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是,不能不去考虑这样的可能性。

    他们谁也不能指望一个从死神手上捡回一条命,然后千辛万苦要来复仇的人心里,到底还有多少理智和良知。

    这一次是肖瑾织简弯弯,下一次呢?会不会是无辜的人?

    “阿临,我担心弯弯姐。”魏晓雨伸手将纪临蹙在一起的眉头揉平。

    纪临叹了一口气,说:“盛哥一定会想办法的,我想他就算是拼尽性命也一定会保护嫂子、孩子和盛老爷子的。”

    他想了想,跟魏晓雨说:“这件事,你还是不要跟嫂子说,我会告诉盛哥,让他自己去跟嫂子说的。”有些事,是他们这些外人插不上手的。

    “我也会跟盛哥并肩作战的,你跟嫂子就负责好好待在家里。”纪临嘱咐道。

    这两个人女人,从来不知道让他们省心,越是不让她们去做的事情,她们偏偏要去做。

    这件事,不是说想去就去的,稍有不慎,是会丢了性命的。

    魏晓雨知道纪临的意思,她点了点头,脸色多少有点沉重。

    “我先去睡了。”魏晓雨站起身往房间走,今晚她没有力气做其他的事情。简弯弯对她好,她不想看着简弯弯一次又一次地步入别人设好的陷阱里。

    “对了,”走了几步之后,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你帮盛哥多注意一点肖瑾织,我始终觉得她会伤害弯弯姐。”

    肖瑾织跟盛乘轩毕竟是青梅竹马,要是盛乘轩出面,两个人脸上都不好看。

    纪临看着魏晓雨离开的背影,默默地点头。他想起有一次跟魏晓雨一起在医院碰见她,她脸上有种异样的白,对他们笑的时候,笑容总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攻婚掠爱:老公,慢点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