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道为尊 青云恨天高 第一章 只想平凡、却坠深渊
作者:烟雨别重楼的小说      更新:2019-05-10
    黑暗!一切不可见。寂静!一切不可闻。这是虚空,一切无比空虚。

    忽然间,自遥远的虚无中闪出一粒萤光,分不出颜色。

    它渐渐变亮,而后可见七彩之光闪烁,跳跃。黑暗被慢慢腐蚀,变淡,变薄,但却始终没有消逝。

    色彩斑斓的光芒开始凝聚,竟形成了一个无比耀眼的光团。

    黑暗蛰伏,伺机扑灭光亮,但这奇异光团却始终绚烂无比,始终不曾熄灭。

    ??????

    北阳市监狱。

    高大的铁门缓缓被拉开,张书唐迈出那道门槛,临近中午的阳光,把他那挺拔的身影投射在铁门之上。

    五年,人生中最美好的五年,却被深牢大狱囚禁,这是他心中无法形容的痛。

    “人生就像在纸上写故事,每一步都需要构思好,如果错的离谱,只能撕掉重来。即便有改过的机会,也会留下清晰的痕迹。”

    张书唐望了一眼天空上漂浮着的白云,默默的念着这句刻在他心底的话。这是母亲曾告诉他的,从不敢忘。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种久违的情愫,让他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

    终于,出来了!

    五年,可谓日新月异,无处不在彰显着新意。

    张书唐在前行中四处张望,这片故土有太多变化,与记忆中的那些画面已经不能重合。

    他忽然间有种酸楚的感觉,这里本该是自己最熟悉的地方,现在却一片陌生。

    再联想到这些年的遭遇,心中更是五味杂陈。现实逼人面对,回忆却叫人痴狂。

    已经入秋,但炎热依旧袭人。张书唐擦了擦顺着脸颊流下来的汗水,心中有些莫名的忐忑。快要到家了,不知父母可好。

    穿过一排排整齐的楼房,那个无数次牵动他心的地方,再次出现在眼底。还是老样子,其他一切都已陌生,只有这里还是一成不变。

    与周围那些漂亮的高楼相比,这几间平房显得低矮又破旧,但却让张书唐觉得无比亲切。

    他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沉寂多年的心,蠢蠢欲动。

    走上前,轻轻的敲了几下门。

    “谁呀?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只是一句话,张书唐的眼睛却瞬间湿润了。

    门被打开,一个鬓角斑白的中年妇人出现。

    “妈!。”

    张书唐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从眼眶中滑落下来。

    母亲的声音有些颤抖的道:“你..你出来了…”话还没有说完,热泪却已夺眶而出。

    张书唐一下抱住了母亲,有太多无法言语的情感充斥着他的心。

    “你这孩子上次我去看你,你怎么没告诉我今天出来。”

    “妈,我…”张书唐想说些什么,但声音却在颤抖,哽咽的不能控制。

    母亲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出来就好!出来就好!”

    “外面是谁啊?有什么事进来说吧!”从屋里传来这么一道声音,让母子二人的情绪稍微收敛了一些。

    张书唐往屋里望了一眼,看向母亲道:“我爸他还好吧?”

    母亲正待开口,却见一个中年男人端着饭碗就出来了。

    “这是谁呀,刚巧赶上饭点,进屋来一起吃…”

    “嘭!”

    中年男人看到张书唐后,后面的话被直接咽了下去,手中的饭碗也被摔到了地上。

    “爸…”

    “我不是你爸!我没有你这样的逆子,你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一辈子不要让我看见!”

    父亲的怒斥字字如刀,狠狠的刺入张书唐的心上。

    他想说话,但父亲却不给他机会,转身回到了屋里,只是离去的背影也在不停的颤抖。

    “书唐,你别怪你爸,他这人本来就古板,而你当初做的事情也确实太…”

    “妈,我不怪他。你放心吧,儿子会做出一番成就来,到时候爸一定会原谅我的,我会是你们一辈子的骄傲!”

    母亲皱纹密布的脸上展露出了笑意,道:“只要你踏踏实实的,比什么都强。”

    张书唐第一次发现,母亲的脸上已经有了这么多岁月的痕迹。自己是家中独子,却从未尽过一天孝道,悔恨的眼泪再次滑落下来。

    “你还跟这个逆子说什么,跟我进屋!”父亲去而复返,一把把母亲拉进了屋里。

    “哐当!”

    已看不出原色的木门被狠狠关上,里面传来阵阵争吵的声音,只是越来越模糊。

    张书唐呆立在门口,久久不能平静。

    ??????

    行于街,

    心乱如夜,

    黑幕不散,

    迷途何返!

    陌生的街道上,张书唐没有目的的走着,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虽然心底已经乱成一团麻。

    他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好,懂事又听话。街坊四邻的长辈,那个见了都要由衷的夸他几句,父母更是对他报了很大期望。

    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也许现在的他已经从某名牌大学毕业,有一份很好的工作,更或许已经娶妻,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只是人生没有如果,后悔便是最痛的惩罚。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张书唐来到了远离城区的江边,想起小时候常和伙伴们来这里游泳,他不禁又一阵失神。

    曾有一些在生命中烙下深刻印记的人,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变淡,虽然不至于忘记,但已不似从前那般亲切。

    逝者如斯,哀多过怨。

    张书唐沿江前行,远离喧闹,他只想安静,等停下脚步,才觉天色已暗。

    他看着平静的江水,心中却难以平静,一直以来有太多事压在心底,在今天却再难忍耐,只觉悲伤痛苦,不能自已,原来自己也有这么脆弱的时候。

    忽然间,从江底透射出一道光芒,无比耀眼。张书唐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等再次睁开的时候,却哪里有什么光,依旧只是平静的江水,依旧只是待落的残阳。

    他摇了摇头,自语了一句:“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如此的心神不宁?”

    他紧了紧拳头,忽然对着流逝的江水,歇斯底里的狂吼。

    “啊!。啊!。”

    不惧声哑,只希望心中那些压抑,会随着这几声嘶吼,被淡化、放逐。

    “咕咕咕。咕咕咕。”

    突然,从江底传来一阵阵奇怪的声音,而且越来越清晰,这绝对不是幻觉!

    张书唐凝视着江面,本来平静的江水,此时却翻腾了起来,而那奇怪的声音已经像是寂夜里的重鼓,震人心魄。

    “这江底难道有什么异物不成?”

    张书唐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场面,震惊的不知所以。

    异动持续了一分钟左右,渐渐归于平静,刚才的一切似乎都不曾发生过。

    “这世界上有太多无法解释的诡异事件,没想到今天让我遇到了,呵呵。”

    张书唐不知怎的,忽然间很想笑。然而,就在他的笑要迅速扩散开的时候,却又瞬间凝固了,因为。

    本来并不清澈的江水,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却在此时竟能一眼见底!而他仿佛透过那江水,看到了一些模糊而复杂的画面!

    张书唐的瞳孔猛的一缩,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语:“这…”

    一个光团突兀的出现在了江底,一开始就像是节能灯泡一样昏暗,然后快速的明亮起来。仅仅是几秒的时间,竟然已经可与日月争辉!

    张书唐用手挡在眼前,

    无法直视那团光。他的心底闪过一丝很不安的情绪,他想要离开这里。

    但那江水却涌起数米高的巨浪,像是恶魔之手把那他直接卷入了水中。那奇异的光团瞬间收拢光亮,消失不见。

    江水再次归于平静,不会有人知道刚才所发现的一切。

    ??????

    虚空中,奇异光团似是恒古不灭,另黑暗不能侵蚀。

    距这奇异光团无比遥远的地方,一道黑影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光团靠近。

    不知多久,也许很久。

    极速前进的黑影,终于接近了奇异光团。

    耀眼的光芒刹那间刺穿了包裹影子的黑暗,方才看清,这竟是张书唐!

    他已无知无觉,但身体却没有停顿,犹如一发炮弹轰进了光团之中,那光团也因此剧烈的颤动起来。

    他终于停了下来,而一直没有变化的奇异光团,猛然间爆发出比之前耀眼无数倍的光,然后迅速收拢。

    张书唐再次显现出来,悬浮在虚空中,被那光团包裹着。奇异光团开始凝缩,暗淡,最后隐没进了他的身体中。

    黑暗瞬间蔓延,占据了这片曾被奇异光团夺去的领地。

    虚空中一切不可见,却有“砰..砰..”的心跳之声清晰而又铿锵。

    突然间,一道声音响起:“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黑?”

    张书唐仿佛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现在清醒过来却不知身在何处,这让他有些紧张。

    这里并没有风,却让他有种‘冷飕飕’的感觉。他往自己身上一摸,衣服没有了!

    张书唐紧皱着眉头,感觉上很不对劲。他伸出手向着四周胡乱的摸索着,但一片空荡。

    黑暗的气息瞬间吞噬了他,他的心也变的更加紧张起来。

    “有没有人,回答我!”

    没有应答,连回声都没有。

    这里黑的就算把手放在眼前都看不见,除了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什么都听不到。

    张书唐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到处摸索着,想要找到出去的门,但却让他越来越心惊,不管朝那边走,都是空荡一片,什么都没有。

    张书唐渐渐感到了一丝惊惧,一屁股跌坐了下来。

    当他的手触摸到屁股下面时,却像是见了鬼一样,一下子又跳了起来,然后又不敢确定的弯腰探手摸了摸。

    “啊!”

    张书唐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因为他根本没有摸到地面,什么都没有摸到!

    “这..我..”

    张书唐此时的脑子很混乱,这完全超乎了想象。

    他慢慢的蹲了下来,摸了摸自己的脚下,真的什么都没有!

    可是,为什么自己还可以站在这里?!

    “难道我已经死去,这是只有魂魄才能到的地方。”

    一瞬间,张书唐心如死灰,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闪动,还有那么多事等着他去做,但却再无机会。

    忽然,自他的身下透出一道细长的光线,这光线逐渐扩张,把这虚空撕裂出了一条口子。

    张书唐借着透射进来的光,终于看清了自己所在的地方。却又好像什么也没看清,因为什么都没有,这是一个无边无际的空间,却什么都没有!

    “啊!”

    正在他为自己所处的这片虚空震惊时,身子却突然一轻,然后随着他的一声惊叫,整个人便顺着透光口坠落了下去。

    张书唐的身子在不断下坠,耳边嗡嗡作响,眼前不知是什么东西连连闪过。他此时的心情无法言喻,一连串的事情来不及多做思考,装在脑子里斑驳又杂乱。

    “妈妈,儿子答应您的无法做到了。若有来生,我愿付出一切报答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