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红尘怨 十八劫难(三十)
作者:雨梦雪的小说      更新:2019-05-10
    (前言)

    血染红狱,十六层牢笼,十六种苦难。

    腥风血雨,忘却了本我,忘不了真情。

    (正)

    “纵使被伤害,却还是想保护该保护的人吗?”女娥收回了神剑,看着地那已然化作了尘土的尚未及冠的幼童,心不免一阵默哀,凄凉了容颜。

    “真是可惜了方才那一剑,你居然被幼童阻碍,没能刺到我,要不然还真说不定这局势翻转了。”

    五官王的嘴角阴笑扬起,双手一挥,自手变出了包裹着金色光芒的巨大血红火球。那巨大血红火球一个一个皆在五官王的左右旋转,待他一声令下,它们皆一同朝着女娥而去。

    女娥见势不妙,立马将幼童背于了背,奋力一跳,虽然避开了火球,可那自天而降的血红之雨却滴滴滴落在了女娥的身。

    “痛……这是……”

    女娥摸着自己被血雨所滴的患处,患处逐渐溃烂,越发扩大,血红直流不止。

    “为何刚才的雨如此普通,而现在的居然如此疼痛,不经使得我皮肤溃烂……”女娥独自语着,瞬间恍然大悟,她对着五官王道:“莫非,这竟是你下的套路?先用方才普通的血雨舒缓我的防备,而今又用火球攻击使我专注于躲避,忽略了这酸化了的血雨。”

    五官王阴邪大笑,眼闪烁着得意的光芒:“姑娘,你好生聪慧,只可惜你发觉的太晚,这雨已入了你的骨髓,必将侵蚀你的骨血,让你葬生此处。”

    五官王在说此话之时,双手再次一挥,天的血雨便倾盆而下。

    女娥虽立即命以数千只血蝶变作挡雨之伞握于手,可她那疼痛不已的身躯,却难以控制这胸前的幽火之力。

    幽火如雨的红烛,被雨一淋便风吹欲倒。

    当它已然燃到微弱之时,血蝶也逐渐消去,露出了一个洞,让那血雨穿伞而过,滴滴落了进来,腐蚀起了女娥的血肉……

    洞,逐渐被扩大,眼见血蝶即将化为虚无。

    然而却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女娥将背的幼童取了下来,牢牢地抱在了怀里,为她挡雨。

    “姐姐,你为何要这么做,我看着你好生疼痛。”

    “傻孩子,姐姐如果不这么做,那疼的会是你了。”

    女娥微微一笑,轻轻地抚摸着幼童的发缕,将她紧紧搂在了怀前,强忍着那腐肉蚀骨的疼痛。

    五官王忽然闪现到了女娥的面前,他一掌击了女娥的腹部,女娥抱着幼童后仰着倒了下去,坠入了那十六层牢笼之。

    牢门层层紧闭,女娥的视线逐渐模糊。

    不知为何,她好似听到了血龙鸟的叫唤。它一遍又一遍地唤着她的名字,可她却只觉眼皮分外沉重,慢慢地闭了双眼。

    呜吟呐喊十六牢,千手千伸不得饶。

    “女娥,女娥,女娥,女娥……你听得到我说的话吗?”

    待她微微睁开双眼,她耳边的声音已是响了许久。

    “血龙鸟?你可是来寻我了?”

    女娥想要坐起,可身体却已然不听使唤,分毫也之动不。她睁眼望着顶层层的十六道牢笼——那每道牢笼之皆有百鬼伸出双手,那每道牢笼之亦皆可听到哀声吼叫,悲惨不已。而她,女娥,却正好躺在了那牢笼空间的最底与血池之间的空隙处。她被一片巨大的赤羽拖起,离血池只不过差了数丈的距离。

    女娥无奈一笑“我已身处这牢狱,连动一下也成了奢侈,这天高鸟残的,想来我也便只能指望你了。”

    “你这倒好,死到零头了,反而与本君开起了玩笑。”血龙鸟一边语着,一边又让赤羽边的绒毛牢牢绑在了牢狱的岩壁柱,继续对女娥道:“你且稍待一会儿,华清山的结界已除,本君与绿颜等这前来救你,在本君赶来之前,你可定要撑住。”

    “好。”女娥点头一笑,血龙鸟的声音便顿时消了去。

    她转头望向了躺于一旁的幼童,幼童睁开了眼睛,抽泣着朝她爬来“姐姐,你很疼吧?都是为了我,你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这不怨你,要怨也应怨我自己。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们相处了一天了,可我却还不知你唤作何名。”女娥问道。

    “我?我叫荆若,荆棘的荆,柔弱的弱。子吕老师常说,我像一束柔弱的荆棘,可算这荆棘再怎么弱小,但却总规还是带刺的。”幼童说到了这里,突然低下了头。她的眼满是伤心,她的双手不禁颤抖。

    “子吕老师……子吕老师……他陪伴了荆若和髻小、箍毡那么多年,如此善良温柔,淳朴厚实的一位先生,为何却会变成这样,要了他们的性命还打伤了姐姐……”

    荆若不停地哭,泪水流了满脸。

    她的泪,不禁让女娥也伤心了起来,她忽然责怪起了自己,因为莫非自己的到来,也许这一切皆不会发生。

    可她却也不得不来,为了榆罔,为了神农,为了姜国,她必须让十八金莲复活,也必须闯过这座山。

    虽然这是一种罪,可要去赎,却也只能待她再回幽冥之时了。

    想到此处,她不禁答着荆若道:“人世有太过的无可奈何,看来幽冥也不过如此。子吕不管犯下何种罪皆不是出自他的本意,他无非是被控制了心智,这才于你们出手。你要怨皆怨我吧,要恨也因恨我,是我夺去了你们的师,理应也由我自己承担这苦果,莫要错怪了他,辜负了他最后的爱。”

    荆若摇了摇头,她伸出了小手,紧紧地抓住了女娥的手“姐姐舍命救了荆若,荆若又怎么会去怪姐姐?荆若既不会去怨姐姐,荆若也不会去恨姐姐。荆若愿意与姐姐同生共死,陪伴在姐姐身边。”

    女的手抬了起来,轻轻地摸起了荆若的脸。

    她回头看了看那身后发光的赤羽,不由会心一笑,心念道:竟将自己的幽火之力通过这赤羽传来,从而保我性命。阎魔君主此番恩情,女娥铭记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