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贴身司机 第231章 马屁拍到蹄子上
作者:木头的小说      更新:2019-05-10
    “你还想怎么样?”那人把手中的枪塞进自己的衣兜里。

    “如果他把这里发生的事情说出去……”那人不无担心的说到。

    “就算是说出去又能怎么样?他只是过路鬼,龙子这两天就要过来,我不希望有任何的事情发生,那个房间立马让人整理好,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许说出去,如果有谁敢在龙子面前透漏半个字,家法伺候”说这话的时候,这人的面部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动,倒是旁边的那些人,一个个露出恐惧的神色,想来这个家法并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

    送出门外,他们给李文龙松开了手,等到李文龙把手臂上的绳子完全解开,然后再褪去头罩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李文龙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想到刚才那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的脑门,李文龙一阵后怕,同时心中也是一阵疑惑,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他们的手里会有枪,如果只是一个简单的娱乐场所,那肯定不可能到配武器的地步,除非……

    李文龙不敢往下想,恰在这里,兜里的手机唱起了那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李文龙伸手掏出手机,上面跳动着的是林雪梅的名字:“林总”

    “刚才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怎么回事”电话那头的林雪梅像是很生气的样子。

    “我……我没有听到电话响啊”李文龙很是纳闷,自己没有听到有铃声啊。

    “好了好了,你赶紧过来停车的位置,我们赶紧走”林雪梅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定了定神,找了找方位,凭借着刚才的感觉,李文龙向停车场走去,远远地,看到林雪梅正在车边不停的踱着步子,而且头发似乎有些凌乱。

    “林总”李文龙小跑几步来到林雪梅的身边。

    “走,我们回去”林雪梅拉开车门上车,李文龙发现林雪梅的脸色有些潮红,而且眼睛似乎有些游离,很不在状态的样子。

    但是,李文龙不敢多说话,只能是发动车子驶出停车场,走之前,他发现干校的车子依然还在旁边停车,很显然,对方还没有离开。

    “开快点”见李文龙东张西望的,林雪梅似乎有些很生气“刚才你跟着那个司机去做什么了?”

    “哦,没做什么,他带我去洗澡,但是我急着去厕所,所以就出来了,这边刚刚完事你就给我打电话了”李文龙没敢说实话,他不知道的是,林雪梅心中同样也有着不想对外人说的难言之隐。

    听到李阳让自己招呼林雪梅去休息,杨琳同样很兴奋,作为省城人,再加上经常跟老板们出来,这个地方的某些特色杨琳也是一清二楚,知道李阳口中所谓的休息是指什么,要说李阳的安排也不算过分,他只是按照大众标准来做的,这年头,那个男人不喜欢美女,哪个女老板不喜欢小帅哥?出来找点乐子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不错,李阳的想法很正常,这年头,是有好多人,满足温饱之后就开始思那啥,没事出来找个小妹叫个帅哥,感觉一切都很正常,要不怎么现在遍地都是服务于老板老板的会所呢,有专门针对男人的,也有专门针对女人的,但是,李阳忘记了,也有很多人并不像他想的那样肮脏的,就像今天的林雪梅跟李文龙,他们两个虽然也是性情中人,但是绝对不会是是个女人就可以,是个男人就可以的那种,他们心中是有着自己的行为准则的。

    碍于面子,林雪梅跟在杨琳的后面,以为真的就是去宾馆简单的休息一下算了,等她发现是那种事情的时候,一下子慌了,说实话,她真的没有经过了这种场面,只穿着小衣服的男侍应生立在旁边伺候你换衣服,而且那杨琳还时不时调戏人家几句,最明显的,直接摸人家,一看是这场面,林雪梅扭头向外走,未曾想杨琳却是紧紧地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走,刚才李阳可是跟她说了,必须那林雪梅拿下,只要把林雪梅拿下了,那自己这边的事情就算成功了,怎么把她拿下,那就得拖她下水,只要是她也跟杨琳一样接受了男侍应生的服务,那林雪梅还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这年头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早已经不是那个什么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的时代了,而是变成一起同过床,一起嫖过娼,这样的关系才是最铁的。没说吗,两个人在一起做一百件好事也不如两个人在一起做一件坏事的关系来的铁。

    现实就是如此,就拿那些吸毒的明星来说,其实他们也不想吸,但是你想要进入某些圈子,你就得吸毒,还有玩女人,如果你想办成事,那就得搞好关系,怎么才算是搞好了关系,那就是面对面的玩女人,甚至是玩同一个女人,没听说有笑话说嘛,说是有两个家伙去嫖,结果就剩下一个女人了,两人竟然相互谦让起来,倒是人家小姐不耐烦了:“你们两个一起来好了,反正都是做”

    俩哥们想想也是这个理,于是一起上阵玩了一个不亦乐乎,完事之后,两人一边提裤子一边说道“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有啥事尽管开口。”

    其中一个就说了:“哎,正好我有一批货要怎么怎么着……”

    另一个就说了“哎,这件事我知道,我能帮你办,这样吧,我来给你办”

    “好啊,这次的钱我付了,我请你……”

    “呵呵,那多不好……”

    “有什么不好,走,咱找地方吃饭去,吃完饭我领你找一个更好的去”

    萍水相逢的两个人,就因为共同在一个女人身上释放了一把,然后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你说这世界奇妙不奇妙?

    很显然,李阳就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实施的,只是没有想到,林雪梅并不服从于他的安排,而且正是因为李阳的这次安排,才促使林万江来到平原省之后进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涉及面之广泛,那是连林万江自己也没有想到的,因为事情发展到后来,竟然直接牵动了京城那几位主要老板中的一两位,究竟林万江能不能承受住这么大的压力,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现在,先关心一下林雪梅跟李文龙。

    车子已经远离了那座庄园,林雪梅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拿出刚刚关掉的手机开机,手机刚刚打开,七八条短信钻了进来,不用看林雪梅也知道内容,肯定是李阳打来的,刚想删除掉那些短信呢,李阳的电话又到了。

    “林总,真是抱歉啊,都怪小杨领会错了我的意思,这里确实有那种服务,但是我的意思只是让她给你开一个房间……”李阳在电话那边急切的说到,林雪梅没有插话,只是听着李阳在电话里解释,这一刻,她对这个男人有了新的认识,一个不走正道的男人,是林雪梅看不上眼的,本来还准备给李阳打八十分,这一下直接变成了负分。

    “李经理,没关系的,谢谢你这次的盛情款待”林雪梅淡淡的说道。

    “林总,我……我……这次……你看……”李阳急的语无伦次,如果这件事因为他而办砸了,校长老板还不吃了他?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都怪自己事先没有调查好林雪梅的喜好,但是,应该想什么办法来解决啊?

    李阳心里跟被猫挠了一样,忐忑的等待着林雪梅的回话。

    “李经理”林雪梅终于有了反应,李阳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林总,您说”李阳感觉自己此刻就像是在法庭上等待法负责人宣判一样。

    “李经理,我一向公私分明,工作就是工作,生活就是生活,你的事情我会尽力的为你想办法,但是今天的事情,我只能说声抱歉,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我只想告诫你一句,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你想的那样,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我不希望听到有任何关于今天事情的传言,否则……”后面的林雪梅没有说出来,但是李阳却是已经听出了里面威胁的味道。

    “绝对不会,绝对不会”李阳赶紧连连说道。

    “李经理还有什么事情吗?”林雪梅委婉的说出了要挂电话的念头。

    “林总,这件事情还得麻烦您……”说实话,李阳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他把林雪梅给惹毛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敢保证林雪梅依然还会给他办事?

    就好像一只小狗一样,你啪啪踹了人家两脚,难道还指望着人家回过头来再舔你的鞋子?这简直有点不可思议嘛,当然,除非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你手中还攥着狗狗想要的骨头,李阳实在不知道自己手里还有什么能让人家林雪梅感兴趣的东西,帅哥,人家不要,钞票,人家是一把手,这年头,只要是能干上一把手,还有愁搞不到钞票的吗?就算是那什么档案科技农机之类的这些小单位,一年弄个十几二十万也是没有问题的。

    帅哥不要,钞票人家有,李阳实在找不出自己还能给人家什么,提拔,自己办不到,算来算去,自己这边根本就没有什么给予人家的。

    “李经理,我既然答应了你,就肯定会尽力的去做,我也不想看着这拥有几十年历史的一座学校突然间就给降了级别,当然,我这边可能也得有事麻烦李经理,到时候希望李经理可不要拒绝啊!”林雪梅语气放缓了许多。

    “只是我能做到的,绝对义不容辞,林总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李阳自是满口答应下来,他觉得,只要是林雪梅开口了,学校的老板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去做的,到时候自己只负责传话好了。

    “这个到时候我会说的,当然,只是跟你李经理的私人关系才提到的这件事情,跟公事无关哟”林雪梅笑着说到。

    “那是自然,能为林总做事是我的荣幸”李阳的心稍稍放宽了不少。

    “这边有了消息我会跟你联系”林雪梅觉得自己身心交瘁,纵使对方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自己还得笑脸相迎,谁让人家是驻宝东县的单位,如果没有人家,宝东县是没有大学的,所以,县里的相关老板那是比较重视的,既然是县里老板都重视的,那自己更是要重视了。

    干工作,那就要围绕中心,谁是中心?当然是老板,没听说吗,现在写总结汇报,最关键的不是前面写的你做了些什么工作,而是最最后面的那句‘按时保量的完成老板交办的其他工作’,前面努力工作神马的那都是浮云,最后这个完成老板交办的其他工作才是重点,老板交办的,那一般都是老板比较重视的,只要是完成了这些,前面的工作哪怕是零分也会得一百分,如果这一项你做不好,前面就算是能得一百分在老板眼里也是零分,这就是所谓的老板效应。

    在老板效应的促使下,现在的圈子就是在为老板服务,一切以老板的喜怒为准则,老板高兴的,即便是错的也要去做,老板不屑的,不高兴的,哪怕对老百姓有一千个好处也不能去做,否则,你屁股下面的位子就不要,帽子,位子,当负责人的人就为这两样东西而活,当然,更重要的是因为这两样东西能带来潜在的利益,要不怎么会出现有人振振有词的说“我当老板就是为了贪污挣钱的,不能贪污,挣不到钱,我还当这个有什么用?”

    唉,林雪梅无力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这个社会真是复杂,自己这个有着深厚的背景的高材生都搞不掂,想想那些普通的老百姓又将会是生活在一种何等悲戚的环境之中?

    就在林雪梅愣神的功夫,包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萧总”林雪梅拿过来一看,是萧远山打来的。

    “老板今天下午到任”萧远山的话里按耐不住的兴奋。

    “哦,是吗?”林雪梅的兴致不是很高,因为她猛然感觉父亲来这里似乎并不如在上面,虽然这是一方封疆大吏,但是,同时也担负着一定的责任,而这份重担远远不是不在那个位置上的人能体会得到的。

    “雪梅,你现在在哪里呢”萧远山似乎并没有听出林雪梅话中的失落,话语中依然透着说不出的喜气“我就在省城,晚上给老板接风吧!”

    “晚上?接风?”林雪梅很疑惑:父亲到来之后事情肯定多得很,想要给他接风,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哦,老板是自己过来的,送他上任的明天才到”萧远山赶紧解释道。

    “我就在省城”林雪梅这才领会明白,没想到都这年月了,父亲还搞微服私访那一套“你在哪呢?”

    “我在机场”萧远山的声音依然是道不尽的兴奋,话说能不兴奋吗?

    林万江打定主意自己先来一步,但是,常年位居高位,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都有人打理,想要让他一下子自食其力实在不是一件容易事,很正常的,林万江想到了此刻正在阳江市任常务副总的萧远山,自己曾经最为青睐的秘书,于是,在动身之前给萧远山打了电话。

    接到林万江电话的时候,萧远山正在参加公司的会议,现在参加公司会议,萧远山就像是牌位一样,只是坐在那里,根本没有什么发言的机会,说是让他协助吴平主持公司的日常工作,但是,有吴平在那里坐镇,有哪个不长眼的人赶来他萧远山的办公室汇报工作,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敢情是嫌自己穿的鞋太合脚,没事给自己找双小鞋穿啊!

    所以,现在的萧远山真的是八点上班九点到,一杯茶水一张报,翻翻文件到午后,吃了中饭马后炮,就这马后炮,还是秘书陪他玩儿。

    以往那忙碌的日子忽然不再,纵然有百般的不习惯也只能忍受,让萧远山感到欣慰的是,通过这件事让他彻底对身边两个主要人物的人品进一步得到了肯定,在萧远山被冷落了之后,他身边的秘书跟司机一样闲了下来,想以前的时候,秘书每天忙着安排萧远山的行程,心中想着应该怎样才能好好地利用每一分钟,现在倒好,从想办法怎么利用变成了想办法怎么才能更好的熬过每一分钟,司机就更郁闷了,以往每天跑来跑去觉得自己很累,总想着回到办公室里坐一会儿休息一下,现在好了,一上班就坐到办公室里,直到下班,开始的时候还能把那报纸看进去,没过几分钟,就觉得这椅子实在是硬得很,还不如坐在车座上舒服,虽然那玩意儿也挺累人的,但是好歹能带着老板遨游啊,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别人你异样的眼神,现在自己这小车司机还不如人家那几个中巴车司机,人家还整日的忙着下乡收礼品,自己倒好,现在抽支烟都得自己掏钱去买,想想以前那个哪怕是苏烟也只是抽半支就扔掉的年代,再看看现在哪怕是抽支红塔山也得抽到最后一块的日子,司机心中真是感慨万千:看来,还是整日里在外面游荡的好啊,尤其是游离于各个单位企业的时候,那小日子,吃香的喝辣的不说,还处处被人当爷一样的供着,现在好了,人家一个新来的小科员就敢给你脸色,没办法,谁让现在外面疯传常务副总已经被老总给拿下了呢,谁让人家说现在的萧总已经今非昔比了呢,谁让人家说现在萧总已经没有丁点的权力了呢!

    唉,主人失势,下面的人也跟着遭殃啊。

    但是,秘书跟司机心里也明白,自己当初跟着萧总也没少得好处,如果没有人家,自己现在啥也不是,更不用说在萧总的影响下自己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情了,而且他们心里也明白得很,萧总那是有着大背景的,而吴平马上就要退了,纵使现在萧总失势,那也是短暂的事情,总有一日萧总还会再飞黄腾达的,现在,就是最考验自己耐性的时候,人家堂堂一个大老板都能稳稳地坐在办公室里一动不动,自己这小人物为什么就不能?

    于是,秘书跟司机也学着萧远山一样,按时的上下班,没事的时候读读报,就连办公室门也很少出,至于别人的流言蜚语,只当是耳边刮过的一道风,飘散了也就算了,当然,心中还是充满了热切的期望的,期望着自己的老板能早点的东山再起,期望着自己的老板能尽快的重新掌控阳江市豪嘉集团总部的工作,期待着自己能重新回到往日那繁忙之中。

    所以,当萧远山对他们说出准备一下去省城机场的时候,两人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待到萧远山转身之后,兴奋的差点跳起来,等待了许久了,终于等来了要出门的消息。

    ,精彩!

    (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