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总裁之甜妻要出逃 第499章 泻药
作者:南昌北盛的小说      更新:2019-06-07
    “我有事!”一个虚弱的声音在卫生间的门口响起。

    苏醒捂着肚子,扶着墙慢慢走了出来。

    众人惊讶地看着他。

    朗风朗清急忙跑过去扶住他:“苏醒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苏醒被两个人扶到了餐桌边坐下来。

    苏醒把手伸给leo和瑾瑜:“大哥,瑾瑜姐,救命啊!”

    leo和瑾瑜的手已经分别搭上了苏醒的手腕。

    众人都看着他们俩。

    leo和瑾瑜对视一眼,leo问苏醒:“你,吃了什么?”

    “泻药。”苏醒有气无力地说。

    “泻药?”宋慕沣和宋慕沛异口同声。

    孟朗清和孟朗风同情的看着他。

    “老头子不知道哪根筋没搭对,死活不让我来这里,我不小心着了他的道,被他给关了起来,软磨硬泡,他也不理我。没办法,我只好自己给自己下药了,我都拉了三天了。趁他终于心软了安排医生给我挂水,我才跑出来的。”苏醒诉苦。

    瑾瑜已经转身去取了银针来,消了毒,给苏醒做针灸。

    瑾瑜对阿moon说:“姐姐,给苏醒做一点粥吧,就给他喝粥上面的那一层米油,这小子对自己太狠了,已经脱水了,他的胃肠现在经不起食物的刺激了。”

    阿moon满心心疼,连声应是,摸了摸苏醒的头才转身去厨房。

    苏醒不由大叫:“姐姐,你看得到我?”

    阿moon笑着点头:“是,我看得到你,我的眼睛好了。”

    苏醒惊喜,一下子站起来:“太好了,也不枉我自己给自己下药逃了出来。”

    leo一把把他按回去,瑾瑜嗔道:“小心针!”

    苏醒才老实下来。

    施好了针,瑾瑜让其他四小只把苏醒扶到房间里躺下,又去了两次厕所,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看着他撒赖的样子,leo和韩泽不禁好奇。

    “有什么原因会让苏叔叔这么反对你来这儿?”

    苏醒懒洋洋的靠着枕头:“我只说我来中东,也没说具体地方啊!中东,咱们有生意,有堂口,有什么犯忌的?啊?你们说,有什么不能来的?难道这里有我的克星,会吃了我不成?就算是有,不是也有你们在吗?我也不是一个人来?你们说我家老头子是不是不对劲儿,平日里有个什么事,我们俩互怼,这一次,他连怼的机会都不给我了,干脆不搭理我,就一句话‘不许去’,啊?凭什么啊?为什么啊?总得有个道理吧?哎哟,冤死我了,姐姐,我好可怜!”

    苏醒一口气说了好多抱怨的话,然后拉住阿moon和瑾瑜撒娇求同情。

    瑾瑜给他做着按摩,好让他快点好起来。

    阿moon抿了唇,看了一眼韩泽,没有说话。

    四小只对于苏醒的遭遇很同情,但也很奇怪,于是纷纷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原因让苏叔叔变成这样。

    “苏叔叔会不会担心你早恋?中东可是有许多漂亮女孩子的。”

    “早什么恋?都包着脸的好不好?你看到哪个漂亮的了?我怎么觉得你会早恋?!”

    “那就是担心你被别人恋,你这一张宜男宜女的面孔,万一被谁看上呢?这边的人可都是土豪,万一被哪个公主看上,说不定直接就把你留在这里了!”

    “滚!”

    “有道理哦,苏醒哥哥说不定以后就娶一位公主呢?除了公主谁能配得上咱们的苏醒哥哥?”

    “公主怎么了?公主也不是个顶个都漂亮的吧?万一是个丑八怪呢?不能娶,暴殄天物啊,不能辜负了咱们苏醒哥哥的颜值!”

    “也没关系,娶了公主还可以再另外娶三个老婆呢,再娶三个漂亮的就行了。”

    “滚!滚!滚!还是不是兄弟?对得起我这么自残的逃跑吗?我老爸要是担心我娶媳妇的问题他不会明说吗?用得着软禁?”

    几小只闹哄哄的,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来。

    阿moon再次看向韩泽,韩泽点了点头。

    阿moon才拉着苏醒的手,轻轻说:“苏醒,苏叔叔不让你来,可能因为,这里跟你有些关系。”

    苏醒与其他四小只正议论得热闹,听了这话有些懵:“什么关系?和我有什么关系?”

    阿moon从口袋里掏出那部手机,扣在手里:“苏醒,我和韩泽在地下宫发现了一样东西,你,看一看吧。”

    她把手机递给了苏醒。

    宋慕沛一把抢过去,与众人一起看:“哇!”

    “哇!”

    “哇!”

    “哇!”

    苏醒没有看到,不由恼:“干嘛干嘛,你们干嘛,变青蛙啊!”

    他伸手去够宋慕沛手中的手机。

    宋慕沛赶紧递给他,然后与其他人一起凑在苏醒的身边。

    “苏醒,是苏叔叔年轻的时候,太帅了!”

    “苏醒,苏叔叔身边的人一定是苏婶婶,她是你妈妈!”

    “是啊,苏醒哥哥,原来觉得你长得像苏叔叔,可这样看,你长得其实像苏婶婶哎。”

    “是啊,苏婶婶好美啊!”

    苏醒呆呆的看着照片上的人。

    这样一张充满着爱情味道的照片,他是第一次看到,爸爸的身边站着一个极美丽的阿拉伯女人。

    他们不说,他也看得出来,他,与那个女子极其相似。

    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让他觉得好亲切,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他努力克制住心头的激动,问阿moon:“姐姐,这是?你说这是在哪里发现的?”

    阿moon把地下宫的事向着众人重新说了一遍,详细讲那个抽屉和抽屉里的东西。

    “那本笔记本是阿拉伯文写的,我没有看,因为这张照片,我们觉得,那本笔记应该由你来看才对,还有,十五颗红宝石,我和韩泽推测,如果,是每年放一颗的话,你正好已经过了十五岁,如果过些天再多出来一颗,也就更能证明照片上的人还活着。苏醒,我们本来想把这些东西带出来,谁知道出了些意外,那些士兵不让我们再靠近地宫了,所以,我们只带出了这张翻拍的照片。

    阿moon看着苏醒。

    苏醒从表情错愕,难以置信,到眼睛里渐渐闪出光来。

    “姐姐,这个人,可能是我妈妈对吗?”苏醒问阿moon 。

    阿moon没有办法回答。

    “因为她在这里,所以老头子不让我来这里,他一听我要来中东就炸了毛了。这事透着蹊跷,如果我妈妈已经不在人世了,他没有必要拦着我,就冲他的态度,我妈妈也一定还活着。哼!就算他俩不好了,成了仇敌了,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他凭什么不让我来找我妈妈?”苏醒对苏曼然更加的忿忿。

    在座的,没有一个不是聪明的。

    这样的关系,他们当然也是一转念就想明白了。

    “他们应该有他们的苦衷。”阿moon对苏醒说。

    “他们有苦衷关我什么事啊?总得让我见见我妈妈吧?老头子太残忍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

    “你可得了吧,你要不是把自己弄到坐在马桶上下不来,你以为你能逃出苏叔叔的手掌心儿,谁收拾谁还说不定呢,别吹牛了!”

    宋慕沣忍不住泼苏醒冷水。

    苏醒不理他,坐起来就要下床。

    “你干嘛?”宋慕沣一把扶住没什么力气的苏醒。

    苏醒看着阿moon 和韩泽:“姐姐,我想去地宫看个究竟。”

    韩泽和宋慕沣一起,把苏醒重新按到床上:“现在不行,一来你体力没恢复,二来地宫只怕已经被戒备上了,我们得查明情况才能去。”

    苏醒想想也有道理,自己现在手软脚软的,沙漠又不同于城市里,他的确不能现在就行动。

    于是闭上眼睛,做了个ok的手势:“好,我休息,你们出去吧,韩泽哥哥,等我恢复过来了就带我去地宫那里。”

    他,必须去看个究竟。

    他从来没有过妈妈,小时候和奶奶一起生活,奶奶当然疼爱他,可他没有妈妈。

    后来跟爸爸回了一次中国,认识了一群兄弟姐妹,叔叔阿姨们对他都非常好,尤其是云卿姨,待他视如己出。

    他的心里,一直视云卿为妈妈 。

    但他知道,他也一定有一个生他的人。

    爸爸从来没提过他的身世,他理所当然的以为,他的妈妈已经不在人世了。

    他从来没有过想问问自己身世的念头。

    他知道苏曼然的身份。

    他从小就在黑白两道间游走。

    他明白,以苏曼然的身份,认识一个女子,喜欢了,或者爱上了,生了一个孩子,是极正常的事,也许那个女子跟他们都是一样的,而在哪一次任务中出了事,不在了呗。

    一切,都是他臆想出来的。

    他怕苏曼然伤心,所以从来都不问。

    反正,没有妈妈他也长这么大了。

    可是,见到那张照片以后,就不一样了。

    他有一种冲动,想到找到那个女人,他直觉上就觉得那个女人是他的妈妈。

    他想叫那个女人妈妈。

    有妈妈,是幸福的。

    尤其,是那样一个跟他长得极其相似的人。

    苏醒从小就是一个让人特别省心的孩子。

    因为他知道做事的先后顺序以及轻重缓急,他永远都可以把自己安排得井然有序。

    就像现在,他要睡觉,要休息,要听leo和瑾瑜的话,让他吃什么他就吃什么,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目的就是养好身体。

    然后他要让韩泽哥哥和阿moon姐姐带他去地宫,他要亲眼去看个究竟。

    人生有来处,无论那个女子是什么人,在或不在人世了,至少他可以知道他的来处。

    所以,苏醒迅速的镇定下来,让自己沉沉睡去。

    韩泽和leo对苏醒十分了解,把四小只赶走,让苏醒好好休息,苏醒终于疲极而眠。

    瑾瑜和阿moon一阵忙碌,为苏醒和大家准备食物。

    leo和韩泽自是要向苏曼然报个平安,不能让他担心。

    苏曼然一句话也没有说。

    这个态度让leo和韩泽更加笃定这个地方与苏醒的身世有关,连苏曼然都变得不寻常了。

    从小到大,leo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苏曼然呢。

    “也许,是一段不寻常的爱恨情仇呢。”韩泽漫声道。

    leo不语,心中也同样,这世上,除了爱情和仇恨,还有什么可以让苏曼然变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