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榜 第四百五十一章:美男与红色药丸
作者:小鱼大心的小说      更新:2018-12-26
    大厅里,夏坚一身暗金色的长袍,手持一杯香茗,坐在客位上。

    水汽袅袅,氤氲了夏坚的脸,让那双饱含深意的眸子变得温柔而多情。

    秋江滟一进门,便跌进了夏坚的双眸中,不停沉溺,不想爬出。

    二人相互凝视,眸中都闪动着几分痴缠与暧昧。

    秋江滟毕竟是未出阁的女子,先回过神,避开夏坚那灼人的目光,红着脸,走进大厅里。

    夏坚起身, 对着秋江滟抱了抱拳,道:“江滟。”

    秋江滟立刻施了一礼,娇羞的回道:“夏公子。”

    夏坚道:“如此来访,实在有些冒昧。奈何…… 当日一见,心中留下倩影。”

    秋江滟双脸攀爬上红云,双眼放弃异样的脸滟,含羞带怯地转开头,不敢看夏坚,声音中带着小哀怨,道:“若真是想念,为何不早日来看看?你也知道,我身中剧毒,却苦于没有办法解开。”

    夏坚道:“正是因为知道江滟身中剧毒,所以…… 将江滟送回秋风渡后,我便亲自带人去寻解药所用的奇珍异草。所幸,皇天不负有心人,草药寻到了,权叔也配置出了解药。”

    秋江滟的呼吸一窒,问:“真的?!”

    夏坚微笑点头,道:“自然是真的。”

    秋江滟急切地问:“解药在哪儿?”

    夏坚回道:“权叔正在外面晒药,说是要晒够一个时辰才能用。江滟无需心急,定让你安然无恙。”

    秋江滟这颗吊着的心啊,终于归位了。终于,她解决掉了一块心病,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若能…… 恢复容貌,她真要感谢万千神佛。

    她望向夏坚,道:“公子如此帮扶,江滟真是无以为报。”

    夏坚正色道:“初见江滟,就知你心性高洁。能为江滟做一些举手之劳的事,是本人的荣幸。哦,对了…… ”一伸手,从小桌上拿起一个细长的盒子,展开,送到秋江滟的面前,“虽然唐突,还望江滟收下。”

    秋江滟打眼一看,眼神瞬间就是一直。

    那是一只躺在紫檀盒里的发簪。发簪头上是一朵用金丝编织的花朵。那花朵的花瓣栩栩如生,轻轻一颤,好似能随风摇曳,可见金丝如发丝般纤细,做工精美堪称一绝。层叠的花瓣中,是由三十几根金丝组成的花蕊。每一根花蕊丝,都是由小麻花拧成,且于顶端镶嵌了小巧圆润的各色宝石。三十几根的花蕊丝,其上的宝石竟没有重样的。

    手腕清颤,金色的花瓣舞动,花蕊摇曳生姿,折射出不同颜色的光晕,煞是美艳无双、惊艳动魂。

    如此一只发簪,并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此等工艺,必定出自大内制造办,唯有娘娘级别的女子,才能得以佩戴如此精美绝伦的发簪。

    秋城虽富饶,秋月白却从不奢华,平时也不会想着给她买些贵重的饰品。哪个女子不爱俏?哪个女子不喜欢华美衣裳、精美饰品?尤其是,这发簪还是夏公子送的,就更意义不同。

    秋江滟自认为看人极准。当初,她一眼看中唐不休,便认定他是不凡之人。最后证明,他就是武林公敌闻人无声。

    而今,她见夏公子仪表不俗,所送之物又非凡品,就知道,他的身份地位竟然非同一般。

    与武林人士的粗犷相比,秋江滟更爱王孙贵胄的优雅和尊贵。否则,她也不会以大家闺秀的一言一行来要求自己。

    她有心问问夏坚的身份,却又不好明着开口。如今见他出手如此阔绰,只能借此推脱道:“不,这太贵重了,江滟不能收。”

    夏坚道:“如此俗物,确实配不上江滟的万分之一。言罢,竟是将盒子一扣,随手就是一扔。”

    太豪了!

    秋江滟下意识的扑过去,将盒子抓起,打开,见里见的发簪并未损坏,才将心放回到肚子里,含羞带怯地瞪了夏坚一眼,嗔怪道:“公子这是干什么?!好好儿的东西,岂容糟蹋?”

    夏坚道:“再好的东西,若江滟不喜欢,也不值得一顾。”

    秋江滟那颗心呐,瞬间荡漾出了千丝万缕的柔情。她容貌未曾毁坏时,也有不少江湖豪侠对她痴缠,如今…… 她已是这副尊容,心知,若那些人看见了,定会不屑一顾、拂袖离去。

    世间人有千千万,又谁不是活在一幅臭皮囊下?!

    而今,夏公子明明见过她的脸,却仍旧如此情意缠绵,当真不是泛泛之辈,与那些只看脸的男子决然不同。

    若是其他男子这般接近自己,她定会认为,那人有所图谋图谋。可夏公子不会。夏公子不了解秋风渡,只是来游玩罢了。再者,像夏公子这般气字高昂的男子,身份地位定然高高在上,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高手尾随。

    只是…… 她心中仍有疑问呐。

    秋江滟眼波荡荡,扫了夏坚一眼,道:“夏公子如此俊朗,家中定然…… 妻妾成群?”

    夏坚微微一愣,道:“惭愧,还没有成亲,更…… 没有妾。父王…… ”微微一顿,“父亲大人一直管教甚严,不立业,不成家。”

    秋江滟一听父王两个字,整个人都是虎躯一震呐!父王?!什么人能称之为父王?京里京外,又有几个是真正的龙子龙孙?

    秋江滟下意识的想要假装没听出夏坚的隐瞒之意,满心喜悦地玩笑道:“如此年纪,还不成家,定是你喜欢到处游玩。”

    夏坚哈哈一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换个话题道:“今日天气不错,不如我们同游?”

    秋江滟如今这幅尊容,一点儿也不想出去游玩,但面对夏坚的邀请,她却不能拒绝。略略一思忖,终是道:“也好。还请公子稍等片刻。”

    夏坚道:“我在门外等,正好有事要交代下去。”

    秋江滟让绿蔻将夏坚送到大门外,自己跑到屋里梳妆打扮。她换好衣裙,取下面纱,拿起胭脂,看见铜镜中自己的脸后,愣了愣,然后直接摔了胭脂!砸了铜镜!将整张桌子都掀翻了!

    好恨!

    真想一刀刀捅死那个贱人!

    秋江滟发了会儿疯,见时间不早了,便重新拢了拢头发,挂上面纱,插上夏坚送她的发簪,刻意挺起胸膛,走了出去。

    秋风渡的大门口,停着一辆马车。

    这马车比一般的马车大上许多,看起来颇有气势,却并花哨。

    夏坚等在马车旁,没有坐进车厢等,这真是给了秋江滟足够的尊重。

    大块头手执马鞭,等在车前。他见秋江滟和绿蔻来了,立刻憨声道:“给小姐请安,给这给姑娘请安。”说着话,还冲着绿蔻憨笑一笑。

    绿蔻微微蹙眉,不语。

    秋江滟笑着对夏坚道:“你这个随从,倒是机灵。”

    夏坚道:“十足蠢笨,却胜在衷心。”

    大块头笑道:“公子说得是。”身子一伏,趴在地上,大声道,“请小姐上马车。”

    秋江滟何曾见过这架势?平时,她上马车都是自己跳上去的。再者,就是踩着小板凳。这踩人后背的路数,别说踩过了,就连见都没见过。

    一时间,有些慌。

    只不过,这种慌很快被兴奋、好奇、骄傲所取代。

    夏坚一手背在身后成拳,一手深处,递向秋江滟。

    秋江滟将没有受伤的左手放在了夏坚的手心,由他搀扶着,踩着大块头的后背,登上了马车,走进了车厢。

    车厢里,与车外完全不同。

    在车外看起来这个马车只是比较大,但车厢里简直可以用奢华来形容。整片厚重的彩画地毯铺在地上,那优美的图腾和鲜艳的色彩,直接冲击了人的眼球。车厢的中间位置,摆放着一张长几。几上摆放着许多鲜艳的水果蜜饯,以及一些看起来就特别好吃的糕点。那些糕点,各个儿造型不同,颜色不同,一看就知道是费了心思的。

    车内两角,各垂钓着一盏琉璃宫灯。灯心里没有蜡烛和油脂,却各有一颗拇指肚儿大小的夜明珠。白天看来,已经觉得宫灯精美绝伦、奢华无比,想来等到晚上夜幕降临,它定会发出莹润的暖白色光晕,照亮整间车箱。那种华贵的每,想想就觉得心醉。

    因天气不错,车帘和车窗都挂着薄纱。微风徐来,便有几分如梦似幻的感觉。

    秋江滟觉得,唯有这样的马车,才配得起自己的身份!

    她走进去,同夏坚相对坐下。绿蔻和大块头坐在车板上。大块头扬起鞭子,马车开始向前行去。

    马车外,大块头倒也老实,没有再说什么,但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他那胳膊一甩马鞭,就会贴着绿蔻的身子擦过。

    绿蔻不喜,向旁挪了挪身子。

    车厢里,秋江滟问:“你的那位老仆怎么不在?”

    夏坚从几上拿起一个很小的盒子,打开,露出里面的一颗红色药丸,道:“权叔说,这两天寻的药,只够做一颗解药,他还要去寻草药,做成另外两颗。”

    秋江滟心中一堵,没想到解药这么麻烦,却也知道这次注定要欠下夏坚的大人情,只能笑道:“真是有劳公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