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修真妖孽 第88章 真假野山参
作者:卜非的小说      更新:2018-04-20
    叶天本来不想多管闲事,可是,这个女人却仿佛疯狗一样,见了人就咬。

    简直是婶子可忍,叔叔不可忍!

    叶天嘴角扯起一道阴冷的弧度,看了地上的银行卡对马欣敏道:“我奉劝你一句,赶紧把卡给我捡起来!”

    “咯咯,捡起来,你这个托儿还敢说捡起来?”马欣敏根本就没有半点儿退缩的意思,反而愈发张狂了:“大家快来看看,这个人长得人模狗样,竟然来当托儿!咯咯,肯定是看着贱人长得漂亮,想讨得人家的好感吧?可是,假的就是假的,永远真不了!”

    马欣敏说这话时,还故意朝着纪如意看了一眼。

    “你骂谁是贱人!”纪如意大怒,轮起胳膊就要抽马欣敏。

    其中一个大汉却是猛得一前,挡在了马欣敏的面前,高大的身体立刻对纪如意形成了巨大的压迫感。

    纪如意哪里还不明白,马欣敏今天是准备充足,就是要让自己难堪的。

    “你你欺人太甚!”好半天后,纪如意竟然没有半点儿办法,只是憋出了一句话来。

    看到纪如意吃瘪,马欣敏愈发得意:“怎么着,没话说了?咯咯,好,今天大家都在,都看到了,这家店是黑店,我砸了没错吧?”

    “没错!”

    “对,这种店就该砸!”

    “砸了好!”

    很多人也幡然醒悟了过来,看向叶天的眼神也仿佛在看一个骗子。

    叶天皱了皱眉头,冷哼一声再次问道:“你到底捡不捡?”

    “不捡!”马欣敏掐着腰,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小子,你算什么东西!我不但今天不捡了,我还告诉你,最好现在赶紧滚蛋,别在这里碍老娘的眼!”

    “呵呵,是吗?”叶天猛得踏前一步,浑身不自觉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我最后问一遍,你究竟捡不捡!”

    马欣敏一愣,也下意识倒退了一步:“怎么,难道你想打人?”

    那两个拿着铁棍的大汉立刻挡在了叶天面前,虎视眈眈地盯着叶天,似乎只要叶天敢动手,就会用铁棍抽他!

    叶天摇了摇头,不屑道:“打你?哼哼,我还怕脏了我的手呢。”

    旋即转过头,看向那两个店员,指了指马欣敏拿的那株人参:“你们确定卖出去的就是这株人参?”

    俩店员不明所以,相互对视了两眼,男店员道:“看起来差不多。”

    “确定是野山参?”

    俩店员点头:“这个倒是。”

    马欣敏见叶天接连问人参的问题,不禁嘲讽道:“怎么着,你难道还想说你懂得鉴别人参?哈哈哈哈,你可是笑死我了!”

    “没错,这的确是野山参不假,可哪儿又能如何?你能证明这棵野山参不是这里卖的吗?”

    “小子,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逞能!”

    马欣敏今天就是想彻底将纪如意踩在脚下,见叶天竟然还敢站出来,眼神中不禁泛起轻蔑之色。

    纪如意也是皱了皱眉头,显然不明白叶天这个家伙究竟想干嘛。

    这马欣敏带的人参的确是野山参不假,可年份也的确不足,可怎么证明这棵野山参不是自己这里的?

    根本就没有办法证明。

    叶天淡淡一笑:“好,既然你们都承认这是棵野山参就好办了。现在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这根本不是野山参,而是移山参。”

    众所周知,野山参价值更好,而移山参是经过移植栽培的,价值要相对低很多。

    “什么?移山参?哈哈,小子,当真我们都是傻子吗?”听到叶天的话,周围人先是一愣,旋即爆发出一阵哄笑。

    就连马欣敏都笑得前仰后合。

    眼前这个托竟然说这是移山参?

    难不成你说自己懂得鉴参?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马欣敏出身药材买卖供应商,其父亲就是贩卖人参的,对于这种真假人参,只要经过他们的手修理过,很多绝对可以以假乱真。

    这棵山参可是自己专门精挑细选,而且无论是样貌还是性状都跟之前买的那棵没有什么区别,就算是真正的鉴参大师,也无法区分其中的真假。

    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老者,看了马欣敏一眼:“这位小姐,能否让我看下这棵人参?”

    马欣敏抬头看了看老者,顿时双眼一亮:“沈先生?”

    “沈先生?什么沈先生?”纪如意也是一愣,打量了老者两眼,旋即猛得心神一颤:“您是参王沈先生?”

    “呵呵,纪小姐,正是老朽。”沈儒捋了捋胡须,点了点头,面带微笑。

    “沈先生?这个人是谁啊?”人群里有人显然不是认识沈儒,一脸的迷惑。

    有人却知道这个沈儒,赶紧解释道:“连沈参王你都不知道?”

    “沈参王?”

    “对啊,这个老头名叫沈儒啊!传说他可是鉴别人参的行家,在整个江州他敢说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基本上所有大型的人参拍卖会,都会由他主持。他的话就是权威,没想到他竟然在这里呢。”

    “这么厉害!哈哈,那太好了,正好有人可以看看那棵人参究竟是真是假了呢。”

    “对,虽然那个女人说人参是假的,可看她那泼辣的样子就让人不舒服。”

    “哎,这家药店毕竟是老字号了,应该不至于出现假货吧?”

    “谁知道啊,现在的人都是利欲熏心,什么事干不出来。”

    人群中议论纷纷。

    马欣敏看到沈儒,眼神中闪过一丝迟疑,旋即赶紧上前道:“沈先生,既然您在这里就好了,这个乡巴佬竟然说这棵人参是假的,根本不是野山参,而是移山参,您看看,您快来看看。”

    边说着,拉着沈儒到了人参近前。

    沈儒倒也没客气,朝着纪如意点了点头,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副橡胶手套,拿着一个放大镜,认认真真看了起来。

    一看到沈儒这事架式,周围立刻安静了下来,不由得纷纷激动无比。

    纪如意更是急得满头是汗。

    足足五分多钟后,沈儒这才抬起头来,看了马欣敏一眼道:“这个的确是野山参,而且据我观察,只有一百一十年左右。”

    “轰!”

    此话一出,本来刚刚升起一丝希望的纪如意再次入坠冰窟,身体一晃,差点跌倒。

    好在那个女店员眼疾手快,抢先一把将纪如意扶住。

    马欣敏闻言,却是愈发得意,嘲讽地看向叶天:“怎么着,你这个托儿还有什么话说?”

    叶天脸上始终挂着淡定自若的表情,仿佛跟看白痴一样看了马欣敏一眼,然后反问向沈儒:“沈先生,请您看仔细一点儿。这的确不是野山参,而是经过特殊培养嫁接的移山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