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红粉图鉴 第12章 你家房子还没我的卫生间大
作者:秋江独钓的小说      更新:2018-07-23
    任侠冲着姚金宇胸口就是一脚,姚金宇身体倒飞起来,重重撞在电视上面,随着“噼里啪啦”一阵乱响,电视倒在地上,电视柜上的陈设全都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你最好配合点。”任侠白了一眼姚金宇,随后拿起那个黑本子,刚翻了几页就明白了,为什么姚金宇紧张这个本子超过了金钱。

    这是一本黑账,就像崔大勇说的,姚金宇在营销部总经理任上,领导和策划各种项目的时候没少贪墨。

    大概是为了避免遗忘,姚金宇记了这么一本账,什么时间收了哪家广告公司多少回扣,巨细靡遗记录的清清楚楚。

    “看起来这账本挺重要,我就替你保管了……”任侠表示非常满意:“如果我把这个账本交给沈诗月你认为会怎么样?”

    姚金宇听到这话,脸色顿时煞白,嘴唇嚅嗫着似乎想说点什么,却没发出声音。

    “哦,对了,你在振宇地产资历太老,沈诗月也不能把你怎么样,要不然我把这个交给警方?”任侠呵呵一笑:“警方有一个部门叫经侦支队,专门侦办各类经济案件,相信对这个一定非常感兴趣!”

    “不要,千万不要……”姚金宇哀求道:“你把本子还给我,你要什么就尽管拿,我把所有钱全都给你!”

    “这玩意儿可比钱重要多了。”任侠呵呵一笑:“今天我把你打了一顿,又拿走你这么多钱,你肯定不甘心,但我只要有了这个,就不怕你姚金宇找后账。”

    “你到底想要多少钱?”姚金宇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努力争取:“如果保险箱里的钱不够,我想办法再给你凑一点,只要你能把账本还给我!”

    “我不会还你的。”任侠冷冷的道:“你还是省一省吧。”

    “可是……”

    “没有可是!”任侠打断了姚金宇的话:“今后在振宇地产,我说什么你就必须做什么,否则咱们就警局见。”

    姚金宇浑身颤抖,疼痛加上恐惧,整个人已经彻底崩溃了。

    “我知道你不欢迎我来,我这就告辞了……”任侠撇了撇嘴:“本来我也没想久留,你家房子还没我的卫生间大。”

    任侠还真不是吹牛,前一世住所豪华如同宫殿,尽管姚金宇家的户型非常大,跟任侠前一世的住处比起来简直不堪一提。

    任侠再不理会姚金宇,拎着满袋子的钱,回了自己的那个小公寓。

    转过天来,任侠刚到公司,沈诗月的秘书就过来通知,沈诗月要求任侠马上去办公室谈话。

    沈诗月的秘书叫林以柔,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大学毕业没多久,刚加入振宇地产时间不长。她身材高挑,足足有一米七五左右,虽然前胸后臀并不是特别客观,但有一双修长笔直的美

    腿,不知道能羡煞多少女孩子,又不知道能迷倒多少男人。

    美

    腿,可不只是够长够直就可以了,不同部位的长度比例有讲究,不同部位的粗细同样有讲究。

    有的女性双腿倒是修长,但瘦的跟麻杆一样,其实没什么美感。而且也不是够直就可以了,该有曲线的地方必须要有,如果又瘦又没有曲线,看起来多少有点病态。

    真正的美

    腿,小腿必须浑圆饱满,大腿必须有丰厚的脂肪层,而且必须要足够结实不能没弹性,这样一双美

    腿才称得上是尤物。

    任侠打量了一眼林以柔,发现这是这样一个尤物,遗憾的是前一世的任侠根本没注意过。

    这倒也正常,前一世的任侠虽然单身,却只是一个悲催的小员工,终日埋头于工作。

    林以柔刚来公司没多久,就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男员工的眼光,公司上上下下那么多高管尚且没机会近身,任侠哪敢对此等美女做非分之想。

    毕竟林以柔是沈诗月身边的人,想要泡林以柔,要先过沈诗月这一关。

    更何况,沈诗月岂是温良恭谦的老板,林以柔在沈诗月手下战战兢兢,每天都要应对高强度的工作。据说林以柔至今单身,主要是没时间谈恋爱,广厦这样的大城市有很多此种剩女,相貌、身材和收入都不错,偏偏找不到对象。

    林以柔今天穿着黑色职业套装,身下是一条黑色中裙,裙袂刚好到膝盖,腿上没有穿丝袜,脚上是漆皮高跟鞋。她找到任侠之后,在前面带路,向沈诗月办公室走去,任侠跟在后面,但见她的屁股随着步伐一颤一颤的,虽然不是很大却非常可爱。

    任侠到了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之后进去,也不用沈诗月招呼,直接坐到了对面:“你找我正好,我本来也要找你……”

    沈诗月并不关心任侠找自己有什么事儿,先把自己的事儿说了出来:“天成科技这个case,过会之前,姚总是不是联系过你?”

    “是的。”任侠承认了:“过会之前,他给我打过电话,要我按照他的意思推介方案。”

    “我怎么感觉你跟姚总之间,好像有点什么事儿。”

    任侠笑了笑:“能有什么事儿?”

    沈诗月直接就问:“姚总到底让你推介哪个方案,半开放式还是全开放式?”

    “半开放式。”

    “邢中正有幽闭恐怖症,如果你真的推介半开放式,我们公司肯定就要被pass了。”沈诗月一字一顿的问:“那么你为什么要推介全开放式?”

    “因为我认为这个方案更合理。”

    沈诗月用耐人寻味的目光打量着任侠:“于是你没有听从姚总的指示?”

    任侠同样是耐人寻味的一笑:“沈总,你这么精明的人,应该能看出这背后有什么事儿。如果你看不出来姚总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倒要怀疑你是不是有领导这个企业的能力。”

    沈诗月有点不满:“你怎么跟我说话呢?”

    “我是实事求是。”任侠笑着说道:“如果你真看不出来这背后都有些什么事儿,我现在起身就走,你我没必要继续谈下去。”

    沈诗月觉得任侠可能是在工地把脑子摔坏了,过去不管对谁都唯唯诺诺,如今竟敢这么跟自己说话。偏偏的,因为没有其他人敢像任侠这么说话,沈诗月还真就吃这一套:“姚金宇的社会关系非常庞杂,应该也听说了邢中正有幽闭恐怖症,故意让你推介半开放式方案。你把这个case搞砸了就必须离开振宇地产,如果姚金宇升任第二副总裁,想要推黄兴上位接任营销部总经理,你这是挡了黄兴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