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红粉图鉴 第98章 老大说话,小弟别多嘴
作者:秋江独钓的小说      更新:2018-09-19
    任侠大步走进去,发现只有一桌客人,是一个中年男人穿着一身唐装,坐在那里正在抽烟斗。

    这年头很少还有人抽烟斗,不过这个男人抽烟的样子挺优雅,看得出来是个场面人物。

    在旁边环绕着十几个人,全都是穿着黑色西装,双手交叉放在腹前,一动不动如同一排雕像。

    “来了。”中年男人看到任侠,微然一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坐。”

    “你这是鸿门宴吧。”任侠坐到中年男人对面,看了一眼周围黑衣人“竟然安排这么多人。”

    “不是鸿门宴,就是想请你吃顿饭。”中年男人把烟斗叼在嘴里,然后拍了拍手“上菜。”

    马上的,就有服务人员上前,在桌子上白了十几个菜,都是很精致的沪菜,卖相倒是挺好看,一盘总共也没多少分量。

    “听口音你好像是东北人,这种沪菜对你来说,分量应该是太少了。不过,没关系,如果不够,可以再点……”中年男人笑着说道“我就是喜欢精致的东西,希望任先生你也喜欢。”

    任侠吃了一口虾子大乌参“味道不错,非常正宗。”

    “别看这里店很小,厨师是沪市顶级的,食材也都是空运来的。”中年男人告诉任侠“今天晚上,我把这家店包下来,就是为了请你吃饭。”

    “是吗。”任侠呵呵一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好说。”中年男人笑着点了点头“如果任先生还有其他要求,尽管可以提出来。”

    “提出来之后呢?”任侠笑着问道“难道要送我上路吗?”

    中年男人笑眯眯地打量着任侠“任先生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眼下做的一切,有点送我上路的意思。”

    “不敢,不敢。”对方笑着摇了摇头“就只是想请任先生吃顿饭。”

    “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祁洪宇。”对方回答道“我就是沪市人,所以请你吃沪菜。”

    “原来如此。”

    “我知道,东北人更喜欢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祁洪宇笑着摇了摇头“沪菜大概显得有些寒酸吧。”

    “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美食,我都很享受。”任侠告诉祁洪宇“我出生在东北,但很小就离开了,对那边也不是很熟。”

    “原来如此。”

    “咱们也别兜圈子了……”任侠又吃了一口油焖笋,然后缓缓说道“我昨天砸了你的会所,你想要怎么样,直接说吧!”

    祁洪宇笑着问“你知道我是谁?”

    “我昨天砸了会所,今天有人突然来找我,两件事情怎么可能没联系。还有……”任侠说到这里,指了指那些黑衣人“他们衣服的质料,跟会所那些人一样,明显就是一批的。”

    “没想到任总观察这么细致。”祁洪宇轻轻鼓掌起来“难怪啊,任总从一个部门副总经理,短短时间内连跳两级,直接做到第二副总裁。”

    “第二副总裁才刚宣布,你就已经知道了。”

    “我既然邀请你来,当然要对你做出全面了解……”顿了一下,祁洪宇又道“请你过来吃饭,其实也不是一点事情都没有,我只是想问你对我有什么意见?”

    “我对你有意见?”任侠笑着摇了摇头“此话怎讲?”

    “如果对我没意见,你为什么要砸我的会所,还伤了好几个人?”

    任侠摇了摇头“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旁边你有一个黑衣人不乐意了,呵斥道“我们老板跟你说话呢,你特么什么态度?”

    任侠看了一眼这个黑衣人,微微一笑,突然站起身,从腰间抽出手枪,挥起直接砸在对方太阳穴上。

    这个黑衣人没料到任侠动作如此之快,根本来不及反应,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其他黑衣人立即要冲过来,任侠把枪口一晃“都别动,子弹不长眼睛,我只要动一下手指,挨枪子的就不知道是谁了。”

    这些黑衣人看到枪口,齐刷刷停住脚步,看向祁洪宇。

    祁洪宇表情捉摸不定“任总,我好心请你吃饭,你为什么要打人?”

    “老大说话,小弟别多嘴。”任侠冲着被打倒那个人说了一句,随后告诉祁洪宇道“祁先生,我觉得你应该约束一下手下,不要随便多嘴。”

    祁洪宇冲着那些黑衣人摆了摆手,示意往后站一站,随后笑着道“就算我的手下不识时务,你上来就把人给打了,有点太不讲究了。”

    “那么你认为怎么才能算讲究?”任侠重又坐下来,把手枪往桌子上一放“不如这样吧,你的会所损失多少钱,手下的医药费又是多少,现在给我报个数儿,我开支票给你。”

    祁洪宇微微一怔“你愿意承担损失?”

    “我这个人做事一向负责。”任侠用毫不犹豫的语气说道“既然敢砸你的会所,我就敢负责到底。”

    “任总做事果然讲究。”祁洪宇嘉许的点了点头“你砸我会所,伤了我手下,这些损失我自己可以承担,但我必须知道为什么。如果是我祁洪宇做得不对,我给你赔礼道歉,但如果我祁洪宇没有对不起你任侠,那么你任侠就应该给我一个交代,这可不是钱能够解决的。”

    任侠很奇怪“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之前都不知道有你这么个人,你就算有什么事做得不对跟我有啥关系?”

    “那么你到底为什么伤人砸会所呢?”

    任侠反问“你真不知道?”

    “不知道。”祁洪宇摇了摇头“昨天我在外面有个应酬,手下给我打电话说有人闹事儿,等我赶回去的时候,你已经走了。”

    “我砸会所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任侠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这是振宇地产内部争斗,不小心给你造成了损失,所以我才愿意承担损失。”

    祁洪宇微微一怔“原来如此。”

    任侠更奇怪了“怎么你什么都不知道?”

    祁洪宇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沙建伟这帮人给任侠谈判,做了两手准备,如果任侠不答应合作,就让会所的人进来吓唬一下任侠。

    没想到的是,任侠哪是那么容易被吓住,竟然把会所的人全给放倒了,还打伤了沙建伟。

    等到任侠离开,唐政军和王庆雷把沙建伟送去医院,也没有留下来。于是,祁洪宇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回来之后只是听说有人闹事儿,是振宇地产的人。(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