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红粉图鉴 第294章 我一紧张,就想摸你腿
作者:秋江独钓的小说      更新:2018-10-02
    任侠正说着话,手机里传来“嘟嘟”两声,这是又有其他人打进来电话,手机自动启动了呼叫等待。于是任侠告诉方醉筠:“我这边有个电话,回头我给你打过去。”

    方醉筠点了点头:“好!”

    任侠放下方醉筠的电话之后,直接把另外一个来电接了起来:“你好。”

    “你好。”电话里传来一个非常低沉,而且很有磁性的男中音:“就是任侠先生吧。”

    “你是哪位?”

    “鄙人宫清山。”

    任侠摇了摇头:“抱歉,我不知道这个名字。”

    宫清山自我介绍道:“我是华宇酒店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你有什么事儿吗?”任侠听到对方的头衔,心中微微一惊,华宇酒店集团刚放下话要让自己出面,没想到人家董事长就找到自己门上来了。由于任侠先前只是普通部门总经理,接触不到公司高层的往来,所以对华宇酒店集团不是很了解,更不知道这位宫清山是何许人也。

    “我很欣赏你。”宫清山笑呵呵的说道:“听说你在振宇地产,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帮助沈诗月稳定了局面,要不然振宇地产可能现在就要改名换姓了。我呢,非常喜欢结交一些有为的年轻人,所以想要认识你一下,不知道任总是不是愿意赏光?”

    “好。”任侠果断答应了:“你说时间地点吧。”

    “就现在吧。”宫清山说出了一个地址,在近郊不远处:“可能离你的公司稍微有一点远,我知道你有车,就直接开车过来吧,我们见面聊一聊。”

    “你让我过去找你?”

    “难道我应该主动去找你吗?”宫清山笑呵呵的说道:“沈诗月父亲在世的时候,跟我是至交好友,论起辈分,沈诗月得管我叫一声伯父,你跟沈诗月是平辈,也算是我的晚辈,难道让长辈主动去见你?”

    平心而论,宫清山这句话说的并没有错,任侠于是点了一下头:“我现在就出发。”

    “好。”宫清山点了点头:“我等你。”

    任侠挂断宫清山的电话之后,给方醉筠回了过去:“你知道宫清山这个人吗?”

    方醉筠还真就知道:“华宇酒店集团的老板。”

    “刚才他给我打电话,约我去郊外一个地方聊一聊……”任侠耸耸肩膀:“我打算现在就过去。”

    “宫清山都是怎么跟你说的?”

    “说是非常欣赏我,想跟我认识一下,态度自始至终都非常客气……”任侠告诉方醉筠:“没提成高村的事儿。”

    “你不能去。”方醉筠断然说道:“宫清山这种老江湖,喜怒不行于色,就算他恨不得马上杀了你,表面上也会对你客客气气。做酒店这个行业的,基本上都不是等闲之辈,你永远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任侠立即说道:“那么我就应该去了,如果不去,怎么知道他的真实想法。”

    “成高村的事情已经穿帮了,这个时候宫清山约你过去,只怕是祸不是福。”方醉筠一字一顿的提出:“如果你非要去不可,我跟你一起。”

    “你为什么要跟我一起?”

    “这件事情大家都有份,不能让你一个人承担风险……”方醉筠提出:“如果有必要的话把张文虎和祁洪宇也叫上!”

    “算了。”任侠摇了摇头:“如果我们去这么多人,反倒显得我们怕了他,我就单刀赴会好了!”

    “你……确定?”

    “当然确定。”任侠有点怨艾的叹了一口气:“不过,我还真挺想让你跟我一起的,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只要我一紧张,就想摸你腿。”顿了一下,任侠又道:“但事情既然有危险,我就不能让女人跟我一起冒险,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躲在家里吧。”

    方醉筠叹了一口气:“多加保重。”

    “好。”虽然任侠决定单刀赴会,但还是要做一些准备的,于是跑去见司鸿初了。

    司鸿初决定留在广厦之后,在中央商务区租赁了一间很大的办公室,也不知道这个办公室到底用来从事什么业务,反正司鸿初多数时候都在这里。

    任侠去了办公室之后直接提出:“借两个人给我!”

    “干嘛?”司鸿初抽着雪茄,淡然问道:“要跟人谈判吗?”

    “没错。”

    “两个人是不是有点少?”

    “正正好好。”任侠信心十足的说道:“如果带的人太多了,反而让对方以为,我害怕了。”

    司鸿初叫过来两个手下,吩咐:“你们带上家伙,等一下跟任总一起走。”顿了一下,司鸿初问任侠:“什么事儿?”

    任侠把经过大致说了一遍:“成高村出了点状况。”

    “这件事情到底怎么走漏了消息?”司鸿初有点费解:“你们既然去炒地皮,必然要高度保密,不能让华宇酒店集团知道,否则人家肯定是要找你们算账的!”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任侠一摊双手:“反正我们这边没人走漏消息。”

    司鸿初这会儿的观点跟方醉筠完全一样:“我觉得你不应该去,宫清山肯定是来者不善,否则为什么要把你约到郊外去。”

    任侠呵呵一笑:“我倒觉得宫清山不会把我怎么样。”

    “为什么?”

    “如果他想要对我不利,直接派人过来干掉我就好,干嘛还要跟我谈一谈?”任侠意味深长的说道:“既然他想要跟我谈一下,说明这件事情还是有斡旋的余地,就看我接下来怎么表现了。”

    司鸿初微微一怔:“你这么想?”

    “对。”任侠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宫清山让我过去,其实也是考验一下我的气魄,如果我不敢去或者带了太多的人,必然会被宫清山看扁。成高村那边只怕也要黄了,宫清山下一阶段拆迁,肯定不会手下留情,必然用强制手段。所以我还是要去的,而且不能带太多人,就两个足够了。”

    “也对。”司鸿初认同任侠这个判断:“如果你干脆不敢去,宫清山必然不把你当回事,正相反的是,如果你大大方方的去了,宫清山想要对你做什么反而得多加考虑。”

    “你刚才还不让我去呢。”任侠耸耸肩膀:“这么快就改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