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红粉图鉴 第623章 别以为我不忍心杀女人
作者:秋江独钓的小说      更新:2018-12-12
    刚才任侠和司鸿初这一番对话是故意的,任侠说出只要给这个女孩留一口气的时候,女孩的神(情qing)明显有些慌张。

    任侠一直观察这个女孩的神色,注意到了这一丝慌张,由此断定这个女孩懂中文。

    这个女孩用俄语又说了句什么,任侠冷冷的道:“现在开始,我们用中文交谈,否则我就让你永远说不出来话,别以为我不忍心杀女人。”

    女孩喘了几口粗气,平静了一下心绪,用不太标准的中文说了一句:“我……我叫柳德米娜。”

    任侠又问:“你是什么人?”

    “我是车里雅宾斯克人。”

    车里雅宾斯克是罗刹国一座大城市,应该是柳德米娜的家乡,但任侠问题的本意却不是问籍贯:“我是问你怎么出现在这里,跟这里的人又是什么关系?”

    柳德米娜犹豫着回答:“我……有人给我一笔钱,让我来华夏。”

    “然后呢?”

    “他们让我伺候好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是谁?”

    “他叫马尔科维奇。”柳德米娜很小心的回答:“好像是黑手党的人。”

    司鸿初在旁边问了一句:“你也是黑手党吗?”

    “不是。”柳德米娜一个劲摇头:“我只是想要赚点钱,别人让我来,我就来了。跟我一起的,还有好几个罗刹人,我不知道他们来华夏干什么,反正我只是马尔科维奇的玩物。”

    任侠微微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柳德米娜:“也就是满足马尔科维奇的生理需要?”

    柳德米娜一个劲点头:“没错!”

    “除此之外呢?”

    “没有了。”柳德米娜又是不住摇头:“雇佣我的人,只是让我满足马尔科维奇,其他什么事(情qing)都不用我做。我在这里住了好几天了,他们也不让我知道任何事(情qing),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每天就是上上网、看看电影。”

    任侠掏出一根烟点上:“你在哪学的中文?”

    “大学。”柳德米娜咽了一口唾沫:“我大学学的第二外语,就是中文。”

    “我刚才问你是不是懂中文,你为什么不承认?”

    “我怕你们伤害我,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柳德米娜似乎要被吓哭了:“求求你们,别伤害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什么都没做过。”

    任侠又问:“马尔科维奇去哪了?”

    “求求你们,别伤害我……” 柳德米娜一个劲求饶:“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任侠有点不耐烦了:“回答我的问题。”

    “很早就出去了,不知道出去做什么……”柳德米娜胆战心惊的回答:“我说了,他们做的事(情qing),从来不告诉我,我也不知道他们出去做什么!”

    任侠非常失望:“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真的不知道……”柳德米娜除了摇头似乎不会做别的了:“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们来华夏到底要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司鸿初又插嘴问了一句:“你还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柳德米娜又是不住摇头:“我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别人给我钱让我伺候男人,马尔科维奇也只是我的一个客户。刚开始我以为他是一个富豪,可我没想到竟然是黑手党,如果早知道的话,我就不做这单生意了。”

    司鸿初低声问任侠:“怎么办?”

    任侠还真就忍心杀女人,但不是所有女人都忍心,至少对这个柳德米娜就不太忍心。一则是柳德米娜只是无意之间被牵连进来,这是一个无辜者,任侠并不希望自己手上沾着无辜者的鲜血;二则是柳德米娜长得太漂亮了,就这么杀了的话,实在暴殄天物。杀是不能杀,但要留在这里似乎也不是个办法,万一这个女人忠于马尔科维奇,把今天的事(情qing)全都说出来,马尔科维奇很可能会找到反击的办法。于是任侠告诉司鸿初:“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带走找个地方关起来。”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任侠摇了摇头:“我现在还想不好应该怎么处理,等我想好了再说吧。”

    “那就这么定。”司鸿初点了点头,随后喝令柳德米娜:“跟我们走!”

    柳德米娜高高举起双手,满目惊恐:“别杀我,求求你们了,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司鸿初摇了摇头:“我们不杀你,只是你要跟我们走,我们可不想给马尔科维奇留下一个玩物。”

    “跟你们走?”柳德米娜试探着问:“然后呢?”

    “然后再说。”司鸿初不耐烦的道:“现在我们还没想好怎么处理你,如果你表现足够好的话,或许我们会放了你,让你马上飞回罗刹,从此远离这些是非。但如果你表现不够好的话,事(情qing)可就难说了,今天我们已经杀了很多人,并不在意多杀一个女人。”

    柳德米娜立即作出表示:“我跟你们走。”

    司鸿初问任侠:“这里怎么处理?”

    “原样留着。”任侠冷冷的道:“让马尔科维奇自己收拾吧,我就是要让他知道,我不但杀光了他的人,还带走了他的女人。”

    司鸿初亲自押解着柳德米娜,离开别墅之后上了自己的车子,让柳德米娜坐在正当中。

    司鸿初坐到了柳德米娜左侧,任侠则坐在了右侧,两个人把柳德米娜夹在正当中。

    随后,车子发动起来,所有人迅速撤离,把现场原样留在那里。

    司鸿初开的都是越野车,车(身shen)非常宽敞,三个人坐在一起并不拥挤,但任侠和司鸿初还是能够感觉到,柳德米娜的(身shen)体极富弹(性xing)。

    随着车(身shen)颠簸,柳德米娜有时会轻轻撞在任侠和司鸿初的(身shen)上,能够感觉到柳德米娜有着丰厚的脂肪层,但并不是那种松松垮垮的脂肪,而是显得非常结实。

    司鸿初对任侠提出:“我先送你回家吧。”

    “好。”任侠点头同意:“这个女人你就找个地方暂时安顿下来。”

    柳德米娜很小心的问了一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不是坏人,至少不会比黑手党更坏……”任侠乜斜了一眼柳德米娜:“你在罗刹也做这种皮(肉rou)生意?”

    柳德米娜有点尴尬的承认了:“是啊。”

    任侠意味深长的问道:“罗刹黑手党应该不会随随便便雇佣你,让你来华夏为他们服务吧?”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