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红粉图鉴 第647章 这场大火烧掉了十几个亿
作者:秋江独钓的小说      更新:2018-12-13
    “你……”柳德米娜听到这话,顿觉任侠太神奇了,竟然把卧底都派进国际刑警组织。

    “很奇怪,国际刑警组织的档案当中,有马尔科维奇的资料,却没有你的。”任侠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柳德米娜:“你的地位明显高过马尔科维奇,为什么记录一片空白,你到底是什么人?”

    柳德米娜轻哼了一声:“我不是什么人。”

    “看来你是不想老实配合……”任侠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再提醒你一次,这场大火烧掉了十几个亿,所以你不要以为我不舍得杀你。”

    柳德米娜犹豫了一下,似乎是真的有些害怕了:“好吧,我可以多少告诉你一些事(情qing)……我们这支黑手党,被称为斯瓦洛格黑手党,也就是火神黑手党。这支黑手党当年的创建者,因为喜欢用火把人烧死,于是获得了斯瓦洛格这么一个绰号。从此之后,用火烧死活人就成了我们的传统,斯瓦洛格这个称呼也用在每一代教父(身shen)上。换句话说,斯瓦洛格只是一个称呼,并不是具体某一个人,你可以是斯瓦洛格,我也可以是斯瓦洛格。”

    “那么现在这个教父……”

    “任何资料当中都没有他的真实姓名,不过他到底是什么人并不重要,这只是他 个人保密工作做得比较好。”柳德米娜打断了任侠的话:“你很聪明,看出了一件事(情qing),斯瓦洛格可能确实像要杀了我。事实上,我完全没想到斯瓦洛格会放火烧掉宫清山的酒店,这根本就是要置我于死地。用你们华夏人的话说,斯瓦洛格是借刀杀人,烧掉宫清山的酒店,或许就是为了让你报复而杀掉我。”

    “你说这句话是为了活命吗?”

    “我当然不想死。”柳德米娜很认真的说道:“但我跟你说的也是事实,如果你真的为了报复而杀了我,也就是上了斯瓦洛格的当。”

    “好吧,那么我好好想一想,到底是不是要杀了你……”任侠已经获得了一些答案,没有继续追问什么,因为料定柳德米娜不会说。

    任侠没再跟柳德米娜说什么,起(身shen)离开了,柳德米娜忐忑不安的留在那里,不知道任侠将会怎么对待自己。

    也就是离开柳德米娜之后,任侠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夏谢夫打过来的:“你好,任侠先生,我非常荣幸的通知你,斯瓦洛格先生已经来了广厦。”

    任侠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是吗。”

    “你应该感到荣幸的是,斯瓦洛格先生想要见你……”

    “你特么有病吧!”任侠不耐烦的打断了夏谢夫的话:“一个老毛子想要见我,对我来说有个狗(屁pi)荣幸,你特么喜欢当二毛子跟我没关系!”

    任侠说罢,就挂断了电话,并且直接把号码拉黑,不管夏谢夫是不是再打过来。

    接下来,任侠开车回到观澜名邸,刚刚在停车场把车停好,从车上下来,迎面走过来两个人。

    这两个全都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身shen)穿非常笔(挺ting)的西装,往任侠(身shen)前一站,其中一个开口用英文问道:“你好,任侠先生,你懂英语吗?”

    “懂。”任侠的英文水平相当不错,而且能从对方口音听出来,对方是罗刹人:“你们该不会是斯瓦洛格的手下吧?”

    一个罗刹人指了指旁边一辆奔驰轿车,告诉任侠:“斯瓦洛格先生想要见你,你可以放心的是,这是一次友好会晤。”

    “就算不是友好会晤,我特么也不在乎。”任侠大步走到那辆奔驰车前,打开车门直接坐到后排座上:“没想到你竟然找到我家里了。”

    也就是在后排座上,任侠见到了斯瓦洛格本人,其穿着打扮和形貌跟国际刑警组织的档案完全一样。斯瓦洛格不懂中文,只能用英语跟任侠打招呼:“你好,任侠先生,先前我的手下,对你可能有不礼貌的地方,我在这里向你道歉。”

    让任侠没想到的是,夏谢夫也在,坐在副驾驶位上,这个时候拧过来(身shen)子,很认真的对任侠说道:“斯瓦洛格先生竟然向你道歉了,你应该感到荣幸。”

    任侠完全没理会夏谢夫,质问斯瓦洛格:“华宇莫斯科酒店是你烧的吧?”

    斯瓦洛格非常坦率的承认了:“当然。”

    “你难道不想为这件事(情qing)向我道歉?”

    “不。”斯瓦洛格缓缓摇了摇头:“任先生,一件事(情qing)归一件事(情qing),我所道歉只是为我的手下对你不礼貌,至于华宇酒店我不会向任何人道歉。宫清山在我们的地盘上做生意,然而竟然背叛了我们,那么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否则难免会有人效仿也做叛徒。”

    任侠叹了一口气:“这场大火烧没了十几个亿。”

    “宫清山应该接受这场教训。”斯瓦洛格理所当然的说道:“宫清山应该 感到庆幸,只是损失了十几个亿,自己的生命安全没受到威胁。如果宫清山人在莫斯科,可能跟着一起被火烧掉,现在他用十几亿换回自己的生命,我认为还是非常值得的。”

    “宫清山背叛你们是为了我,而柳德米娜现在我的手里,你们烧了 宫清山的酒店,难道就没想过我会杀了柳德米娜?”

    “我不在乎!”斯瓦洛格哈哈大笑起来:“任先生,你随时可以杀掉柳德米娜,而且不会为此招致任何报复。”

    “什么?”任侠对此颇为意外:“如果我杀了柳德米娜,你都不会报复我?”

    斯瓦洛格点了点头:“是的!”

    任侠玩味的打量着斯瓦洛格:“看起来你很希望柳德米娜被杀掉。”

    斯瓦洛格反问:“你认为呢?”

    “那么就奇怪了,宫清山出卖的正是柳德米娜,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为什么要报复宫清山?”

    “不是一回事。”斯瓦洛格缓缓摇了摇头:“虽然宫清山出卖的是柳德米娜,但行为的(性xing)质是背叛黑手党,这一次宫清山可以出卖柳德米娜,下一次就有可能出卖我们其他人,这才是最重要的。必须要让所有人知道,敢背叛我们的人都是这个下场,也就是说,我要让宫清山成为一个黑手党威信的标志,但这个柳德米娜本人无关。”

    “ 你为什么这么想要杀掉柳德米娜?”任侠困惑的摇了摇头:“为什么自己不动手?”

    斯瓦洛格没有回应任侠的问题,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你去杀了柳德米娜吧,然后我们可以继续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