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红粉图鉴 第696章连蟑螂都要杀干净
作者:秋江独钓的小说      更新:2018-12-29
    虽然斯瓦洛格有令,任侠家里全部生物都要啥干净,连蟑螂都别放过,然而他们哪里知道,警方早就在任侠家里设伏了。

    孔凡辉对这件事(情qing)非常重视,派遣曹紫嫣亲自带队,从刑侦支队抽掉了六个警察,又从特警那边请来了一组人,而且配备了全自动步枪。

    结果就是斯瓦洛格的手下刚一到,就自投罗网了,直接被警方包围。

    警察人数多,而且是在斯瓦洛格的手下刚一出现的时候,就从不同方向直接包围起来。斯瓦洛格的手下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要开枪(射she)击,就会当场被打成筛子,于是直接举手投降了。

    必须一提的是,斯瓦洛格的这几个手下,全部都是罗刹人,而不是华夏人。

    这样一来,警方的审讯工作就遇到难题,原因很简单,他们全都不懂华夏语,需要配备翻译。但更加重要的是,这些人全都是真正的黑手党成员,是斯瓦洛格从罗刹带过来的,其中有人还是斯瓦洛格的亲信,他们对黑手党的事(情qing)了解非常清楚。

    廖亦凡把任侠请来家里喝茶,转达了孔凡辉的谢意“孔队长让我谢谢你帮了大忙。”

    任侠呵呵一笑“应该是我谢谢他才对吧。”

    “还是他应该谢谢你。”廖亦凡喝了一口茶水,缓缓说道“在你家里抓住的这几个人,目前初步可以判断,是罗刹黑手党正式成员,而不是在华夏临时收买的手下,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们知道很多事(情qing),尤其是斯瓦洛格跟周长鑫的勾结。”

    “没错。”廖亦凡缓缓点了一下头“目前有关部门对周长鑫的调查,主要围绕在同时拥有几本假护照,对其他事(情qing)并没有证据。但这一次抓住罗刹黑手党,就可能从侧面打开突破口,证明周长鑫勾结斯瓦洛格,如此一来,周长鑫彻底没办法脱罪了。”

    “这帮黑手党不好对付。”任侠有点担心“从他们的发展历史就能看出来,非常善于对付政府部门,一大原则就是坚决不跟警方合作,想要从他们嘴里挖点(情qing)报出来不太容易。”

    廖亦凡淡然一笑“那是因为他们没碰见华夏警察。”

    “你有特别好的办法”任侠想到曹紫嫣那个暴力警花,下意识问了一句“你该不会想要刑讯((逼))供吧”

    “你知道吗,根据米国反恐经验,通过刑讯((逼))供得来的证词,其实三分之二都是不可靠的。更不用说,刑讯((逼))供还是违背人类基本权力的,我非常反对这种做法”顿了一下,廖亦凡接着说道“即便是从获得口供本(身shen)而言,刑讯((逼))供也是最没技术含量的,真正有技术含量的做法是,不打你不骂你,却能让你老老实实交代。”

    “哦”任侠饶有兴趣的问道“怎么做”

    “比如吧,安排一个这样的房间,四壁全都是隔音材料,外面任何声音都传不进来,非常的安静,静的可怕。整个屋子里面,只有一张椅子,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设施。你知道人在什么样的(情qing)况下,会产生最大的恐惧感嘛”廖亦凡不需要任侠回答,直接给出答案“那就是绝对的孤独和安静,只有你自己一个人待在那里,听不到一点点声响,而且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任何事(情qing)。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很多人是见多识广经历风云的,一般场面都吓不到他们,刑讯((逼))供反而没用。但落到这样的环境里,他们必然会忐忑不安,每一个房间就只有一个人,想要找人聊天都没机会,必然心理防线渐渐崩溃。而且,他们就算是想要自尽都没机会,整个房间没有任何可以拿来寻短见的物品,四壁全都是软装,想要一头撞死都不行。不管罗刹黑手党,还是其他什么人,如果不老实交代,只要往这样的房间里一扔,最后没有不老实配合的。一天不配合,就来两天,还是不行就三天,早晚有配合的时候。”

    任侠换位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一招还真(挺ting)高明,确实如此,给人放到这样一个环境当中,很难有心理防线不崩溃的“周长鑫那边的审理怎么样”

    “调查周长鑫的不是警务系统,那边我说不上话,只是能私下得到一些消息”廖亦凡告诉任侠“周长鑫不好对付,毕竟自己就是警察,深谙各种审查和审讯审讯程序,但这没什么用,他只是能比普通人多撑一段时间而已。他同时持有多本护照,这是事实,而且还是在出境现场把他抓到,这一点根本抵赖不掉。而且,也只是凭着这一点,开除公职已经没有问题了,他自己应该很清楚,他的未来已经从质上决定了,具体交代多少只是量上的区别。”

    “等到黑手党那边突破口供,再对周长鑫施压,由不得周长鑫不多吐点东西出来。”

    “就是这个道理。”廖亦凡点了点头“现在的问题是斯瓦洛格,必须找出这个人在哪里,彻底了结整件事(情qing)。”

    “没错。”任侠表示同意“要是找不到斯瓦洛格,我也不敢回家去住。”

    廖亦凡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暂时没有。”任侠无奈的摇了摇头“斯瓦洛格这个人非常狡猾,从不轻易露头,而且联系方式经常更换,连柳德米娜都很难找到。不过,柳德米娜现在已经回莫斯科掌控局势,斯瓦洛格已经不再是黑手党教父,再加上周长鑫(身shen)陷囹圄,斯瓦洛格差不多穷途末路了,我们找出来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廖亦凡点了点头“但愿如此。”

    同一时间,在斯瓦洛格藏(身shen)的地方,斯瓦洛格正在大发雷霆“什么我们派去杀任侠的人,竟然被华夏警察给抓了”

    一个手下胆战心惊的回答“对不起华夏警方好像猜到我们回去,早就已经部署好了埋伏。”

    “该死”斯瓦洛格用力跺了跺脚“我知道任侠住在哪里,我想要报复任侠,一定会去任侠家里任侠已经猜到这一点,所以在家里部署埋伏这么明显的道理,我事先怎么就没想到,应该直接派人去任侠公司大开杀戒”

    手下急忙道“这可不行任侠工作的地方在闹市区,如果我们去那种地方杀人,马上就会引起警方的注意,只怕直接就会被包围,没有办法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