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红粉图鉴 第807章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作者:秋江独钓的小说      更新:2019-02-03
    任侠满不在乎的道:“虽然他有些实力,但我也是和宏利的坐馆龙头,大不了大家磕一下。”

    宫清山又叹了一口气:“话不是这么说的。”

    “那又应该怎么说?”

    “如果你们和宏利是其他社团,那么事情就只是你跟张应文的个人冲突,但据我所知和宏利名下生意有大量是娱乐业,这就很容易让人认为是去金沙江路抢地盘。你知道吗,这很容易让金沙江路那帮人,联合起来同仇敌忾……”顿了一下,宫清山继续说道:“一直以来,丰东区和市里其他区的势力井水不犯河水,据我所知也从来不来金沙江路,你今天确实是踩过界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说这个也没什么用。”任侠冷冷一笑:“大不了我踩平金沙江路。”

    “实力不够。”

    任侠呵呵一笑:“你说我实力不够?”

    “我不是说你实力不够,事实上,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搞清楚。我并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少钱,暗中潜伏怎样的力量……”顿了一下,宫清山郑重说道:“但和宏利的实力肯定不是金沙江路的对手。”

    “为什么?”

    “首先是金沙江路更有钱,咱们都是朋友,所以我说话直接一点,金山江路把丰东区的人看成土鳖,这不是没原因的。虽然说金沙江路并没有一个统一的社团,实际力量非常分散,但其中任何一支势力,都要比丰东区更有钱。就比如钱柜ktv这样的场子,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要知道金沙江路可是整个广厦消费最高的地方之一。至于丰东区那里,其实赚得并不多,老实讲,都是辛苦钱。”

    任侠不得不承认:“你说的有道理。”

    “其次是日常接触到的群体层次也不同……”宫清山拖着长音,缓缓说道:“丰东区那边主要是面向社会底层群体,金沙江路这边则是跟各种达官显贵打交道,两股势力的比拼,很多时候拼的是资源和人际关系网,在这一点上毫无疑问和宏利又落了下风。”

    如果宫清山不说,其实任侠还真没想到这些:“我必须谢谢你直言相告。”

    “我给你一个意见,最好还是和平解决。”

    任侠试探着问:“怎么解决?”

    “我跟张应文也能说上话,不如我跟张应文谈一下,我出面摆一桌和头酒,你们双方坐下来好好谈一下,有什么梁子就直接化解了。”

    任侠原本并不把金沙江路当回事,但听到宫清山说这些话之后转念一想,自己眼下事情这么多,暂时没必要跟其他势力发生冲突。就算是任侠将来把生意扩展到金沙江路,只怕也得是很久之后的事情,金沙江路跟丰东区相距确实是有点远,而且中间还隔着两个区,而这两个区又有各种势力存在。换句话说,就算任侠早晚要跟金沙江路发生冲突,也绝对不是当下,一步步扩展自己的势力范围,首先要拿下的也是丰东区紧邻的城区,那么当下也就没必要跟金沙江路抗衡。于是任侠答应了:“那么让宫哥费心了。”

    “你等我。”宫清山告诉任侠:“我现在给张应文打电话,然后我再给你回过来。”

    任侠点了点头:“好。”

    宫清山放下电话之后,过了半个多小时,才把电话给任侠打过来,用非常无奈的语气说道:“抱歉,我恐怕帮不上你什么了……”

    任侠呵呵一笑:“张应文那边不同意?”

    “那倒不是。”宫清山摇了摇头:“我根本就打不通张应文的电话,连续打了个半个多小时,始终没办法接通。中间我找其他人,帮忙联系张应文,结果还是联系不上,完全不知道张应文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

    任侠讥讽的一笑:“该不会出了意外被车撞死了吧!”

    “应该不会的。”宫清山可没有任侠这么轻松:“张应文做事经常是这样,突然之间手机关机,让别人找不到,所以我才上火。如果我找到张应文,提出来摆和头酒,就算张应文直接拒绝,我都不担心,因为至少可以知道张应文会做什么。现在根本找不到张应文,我也就不知道张应文到底怎么想,接下来他会做什么事情就很难说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任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是这个道理。”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谢谢你宫哥你……”任侠叹了一口气:“先这样吧,有什么事儿的话,我们及时沟通。”

    宫清山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任侠放下电话之后,就进房间去找易代云了。

    第二天早晨。

    任侠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惊醒,懒洋洋的接起来:“谁啊?”

    “是我!”电话是荷兰辫打过来的:“咱们……丰东区出事了!”

    昨天晚上,和宏利的人离开金山江路,回到丰东区之后,就各自散开,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到了晚上十二点,和宏利的很多场子,突然被人打砸,对方全都是身穿迷彩服,戴着头套,手里拿着球棒,看不出来是什么来头。

    由于和宏利的人刚刚组织起来再散开,重新组织起来就比较费力,结果等到和宏利进行反扑,这些人已经撤走了。

    今天早晨,又有几个场子被砸,早晨这个时间,基本上都在睡觉,场子全都在歇业,和宏利这边当然不可能有防范。对方依然这种套路,快速出手,造成损失之后立即撤离,绝不停留。

    从昨晚到现在,总共有二十来个场子被砸,包括ktv、酒吧、洗头房、烧烤店,涵盖了和宏利所有生意门类。

    很显然,对方对方就是冲着和宏利来的,砸的全都是和宏利自己的场子。那种跟和宏利关系不是很大,比如每个月只是交一点保护费的场子,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荷兰辫不无忧虑的问道:“是不是金沙江路那边的人来报复咱们?”

    “看起来是。”任侠冷冷一笑:“昨天有个朋友提出和平解决,本来我是答应了的,但对方既然下手这么狠,和平也就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