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红粉图鉴 第1104章 任侠你潜规则女员工了?
作者:秋江独钓的小说      更新:2019-05-01
    “于海静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任侠摇了摇头:“她说自己跟周建宏是真爱,你也信?”

    “可你确实什么都没做。”周洲非常失落:“你知不知道,我爸刚刚被人骗走一个亿,你不是说帮忙吗,能帮我把损失追回吗?”

    “能追回。”任侠点了点头:“不过只能追回一部分。”

    “什么?”周洲瞬间明白了什么:“难道……那个杨振宇是你请来的?”

    “当然。”任侠本来瞒着周洲,这会儿全都说出来了:“所有事情都是我安排的,不管苏逸辰还是杨振宇,都是在给我做事。我本来打算从周建宏和于海静那里弄走五个亿,没想到于海静及时觉察到了,所以就只能收手。那么你知道于海静是怎么觉察到的吗,正是因为发现苏逸辰原来是我的手下,进而意识到整件事情都是我策划的。”

    “原来如此。”周洲非常惊讶:“那么杨振宇现在哪里?”

    “大马。”任侠告诉于海静:“我推测于海静下一步,肯定要申请国家司法合作,不过大马那边肯定不会引渡杨振宇。”

    “为什么?”

    “这你就不用管了。”任侠摇了摇头:“等到杨振宇那边一切安顿妥当,咱们就能把这笔钱分了。”

    “你就不怕杨振宇出卖你,独自携款潜逃?”

    “不怕。”任侠笑着摇了摇头:“他从踏上大马土地那天开始,就已经全程在我监视之下,携款潜逃?往哪跑?”

    “原来如此。”周洲放心了,同时更加费解了:“你为什么不提前把这个计划告诉我?”

    “我不是也没告诉周建宏吗。”

    “可我跟我爸怎么能一样。”

    “你跟你爸还真就一样。”任侠毫不留情面的对周洲说道:“你并不是一个聪明人,智商并不比你爸高,如果我让你提早知道这个计划,你一定会把计划搞砸的!”

    周洲傻傻的问:“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这是事实。”任侠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们认识也有段时间了,你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楚,如果我早早把计划告诉你,你一定会在于海静面前进退失据。于海静的智商,高出你好几个段位,只要发现你表现异常,一定会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进而怀疑到杨振宇的头上。明白说了吧,你根本不是于海静的对手,所以我在于海静面前,尽可能要消除一切马脚。”

    “你怎么敢肯定我不是于海静的对手?”

    “如果是,你干嘛还找我?”任侠讥讽的笑了笑:“如果你是于海静的对手,刚一开始就不会找我帮忙,早就把于海静赶出家门了。于海静这个人没那么容易对付,你听了刚才的录音难道还没发现,于海静早就怀疑是我串通了杨振宇,面对这样一个对手,整个计划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任侠和于海静在录音里面,关于杨振宇的事情涉及不多,周洲虽然听到了,但大大咧咧的没往心里去,周洲只关心任侠和于海静到底睡过没有。于是这会儿周洲再次无语:“这……”

    “本来我不想把这些真实想法告诉你,但你刚才给了我一记耳光,那么我也就没必要隐瞒了。”顿了一下,任侠继续说道:“只有让你什么都不知道,你的表现像过去那样,于海静才看不出破绽。如果你知道了计划,在于海静面前一定会得意洋洋,相信我,你就是这样一个人。”

    周洲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还真是那样的人,知道于海静即将被骗,一定会表现得幸灾乐祸:“那么你现在又为什么告诉我?”

    “因为计划已经终结了。”任侠冷笑着说道:“反正钱已经到手,我也没打算继续骗于海静,于海静也已经看穿骗局,所以我不在意让你知道。”

    “好吧。”周洲眼珠转了转:“那么能不能让我爷爷知道?”

    “可以。”任侠点了点头:“你爷爷听说周建宏被骗走这么多钱,一定会气坏了,让老人家知道真相,多少可以放心一些。”

    “那么我爸呢?”

    “这个你自己拿捏。”任侠缓缓摇了摇头:“如果你父亲知道真相,你们父女关系很可能破裂,当然也不排除你父亲幡然悔悟,所以我才说你自己拿捏。”

    “好,我知道了……”周洲长呼了一口气:“我跟爷爷商量一下。”

    “事情说清楚了,你可以走了。”任侠指了指门外:“不送。”

    “你这就要赶我走?”

    “难道你想留下来过夜?”

    周洲嘿嘿一笑:“难道……你不想?”

    “本来想,不过被你一个耳光扇没了……”任侠不由分说,直接把周洲推到门外,递过去一句:“回见。”就把房门关上了。

    周洲离开任侠家之后,因为任侠把自己推出家门,越想越来气,在微信上问了一句:“你就这么让我走?”

    任侠反问:“不然呢?”

    “我主动送上门,你竟然不要?”

    “你以为我是种马吗?随时都可以交pei?”任侠虽然是打字,但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冰冷:“对不起,我还真没这个心情,至少今天晚上没有。”

    “那么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等我心情好了,你再主动送上门来。”任侠发了一个冷笑的表情:“咱们两个的约定依然有效,你们家这些烂事儿解决之后,你必须用身体来回馈我。”

    “好吧……”周洲提醒道:“虽然你成功坑了于海静,但于海静还是我父亲的未婚妻,事情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我要的不是于海静破产,而是于海静从此远离我们家,至于于海静是不是出去坑别人,我不管。而你现在的做法,只是制造了一堆破产的富二代夫妇……”

    任侠不耐烦的回到:“人必自助,而后天助,如果周建宏始终不能自己醒悟,那么不管我做什么都没用。如果周建宏到最后,还认为于海静是贤妻良母,我也只能送一程了,绑不了什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