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红粉图鉴 第1278章 你这女人为什么不认错?
作者:秋江独钓的小说      更新:2019-08-19
    前面提到过,梁景是方醉筠手下一个职业经理人,目前被方醉筠派在财务部,名义上是协助王正鹏工作。

    事实上,方醉筠的长远打算是让梁景彻底掌管财务部,驱逐王正鹏,等到梁景得到一定锻炼之后,执掌整个衡山资本,到时再找合适的人接管财务部。

    现在王正鹏跑路,方醉筠可以把这个计划提前了,正式让梁景取代王正鹏。

    不过,财务部门主管这么重要的人事任免,可不是方醉筠一个人有权决定,按照公司日常管理章程,需要有一个程序。

    所以,方醉筠只是让梁景主管财务工作,而财务部真正主管严格来说还是王正鹏。

    这一点非常重要。

    等到方醉筠开会之后,警方那边已经有了新的进展,先是两个法医,把薛家豪尸体装在尸袋里带走。

    跟法医一起的,又来了两个警察,把办公室贴上封条,然后告知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破坏现场,随后就走了。

    也就是说,警方没有留在衡山资本,带走了任侠本人和薛家豪的尸体之后,只留下一间被封的办公室。

    无论如何,衡山资本的局面暂时稳定下来,方醉筠接下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任侠捞出来。

    然而,方醉筠发动了几乎所有社会关系,想要打听一下任侠被抓走之后的情况,最后却什么都没问出来。

    可以说,任侠被警方带走之后如同石陈大海,一点消息都没有。

    警方内部部门划分繁多,工作程序更是复杂,原则上来说,一个部门不能打听另一个部门的案件,除非是有工作需要。

    当然,大家并不总是按照原则做事,题外话先不多说。

    更何况,广厦警务系统每天处理的案件实在太多,每个部门都有一大堆案件要忙。

    重要的是,方醉筠甚至都不知道,带走任侠的到底是哪个部门,想要打听到消息谈何容易。

    那两个警察来到衡山资本的时候,只是说要找负责人任侠,没说过自己属于哪个部门,而方醉筠后来也忘了问。

    方醉筠做事一向很有定见,这一次却完全没了主意,想要找人商量一下,却又不知道找谁。

    说来也巧的是,宫清山这时给方醉筠打了一个电话,本来宫清山是有别的事,方醉筠突然想到这是一个可以商量一下的对象。

    宫清山人脉非常广,而且社会经验丰富,不过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任侠出事了。

    等到方醉筠把经过一说,宫清山大惊失色:“什么?任侠杀人,被警方抓了正着?”

    “我一向很有主意,这个时候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方醉筠痛苦的摇了摇头:“对警方来说,任侠谋杀是人证物证确凿,更不用说是抓了个现行,这要是走正式司法程序,至少也得是个无期徒刑。”

    “你先别紧张,让我想一想……”宫清山皱了皱眉头,突然说了一句:“我觉得整件事情非常诡异!”

    “怎么诡异了?”

    宫清山反问:“你真的相信薛家豪贪污?”

    方醉筠同样反问:“证据确凿还能有假?”

    宫清山再次反问:“难道你不知道证据可以伪造?”

    这一次方醉筠无语了:“这……”

    “你好好回忆一下近期发生的所有事情……”宫清山拖着长音缓缓说道:“薛家豪原本只是想要干掉薛伟刚,给自己的江湖兄弟报仇,其实没想控制衡山资本,当然也是没这个能力。结果任侠反过来利用了薛家豪,摆平了整个薛氏宗族,这是薛家豪先前完全没预料到的,也就是说,薛家豪原本不可能打算贪污衡山资本的钱。”

    “原来没有这个打算,现在可以有这个打算,,临时起意不行吗?”

    “这不是重点。”宫清山缓缓摇了摇头:“重点是王正鹏既然是薛家豪的党羽,能死心塌地给薛家豪办事,那么在薛伟刚执掌衡山资本时期,薛家豪同样有机会。让王正鹏做假账贪墨,然后把钱转给自己,就像现在这样,那时应该没什么难度吧。据我所知,薛家豪跟薛氏宗族翻脸之前,其实在宗族内部地位很高,尤其薛伟刚对薛家豪毕恭毕敬。在当时这种情况下,就算王正鹏贪墨的事情被发现了,以薛家豪的地位和影响,薛氏宗族也不会为难薛家豪。那个时候薛家豪不贪污,现在给任侠做了小弟,反而贪污?”

    方醉筠再次无语。

    “我觉得薛家豪的做法不符合常理。”宫清山又摇了摇头:“此外还有一个更大的疑点,王正鹏为什么失联?”

    “很显然已经知道我已经在调查他。”方醉筠给出的答案:“我经常查阅账本,而且进入财务管理系统,王正鹏在后台看得到我的访问记录。王正鹏是个人精,必然猜到自己露了马脚,就在任侠找王正鹏谈话前,我刚刚查过近期账目,王正鹏发现事情败露必然跑路。”

    “那么问题来了,王正鹏发现事情败露,为什么不通知薛家豪,只是自己跑路?”

    “他担心我通过手机信号锁定位置,所以出了公司之后,就扔了sim卡。”

    “这个解释站不住脚。”宫清山一边说,一边缓缓摇头:“像王正鹏这种人,肯定有多部手机,至少有一部备用的,而你所知道的号码只是其中之一。他丢掉这个号码的sim卡,不等于就没有联络手段了,只要愿意,一定可以告诉到王正鹏。然而结果却是薛家豪什么也不知道,任侠找过来谈话,薛家豪老老实实就来了,有点自投罗网的意思。”

    “这只是推测而已。”方醉筠心存侥幸的提出:“也许……王正鹏没有你想的那么聪明,只有那么一部手机,没有备用的。”

    宫清山觉得方醉筠太执拗了:“那么好,你找人调一下王正鹏的通话记录,看是不是经常跟薛家豪联系。”

    “我现在就找人调。”方醉筠赌气的道:“你先等我一会儿,几分钟之后,我再给你打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