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少的腹黑娇妻 第1010章得救
作者:浮世落华的小说      更新:2019-01-25
    有人从后方抓住她的手臂,把她向后拉起,拖到一块岩石上方,远离河水。狂沙文学网

    白晓头朝下趴在刚刚获救的地方,累得根本一下都无法动弹。

    她觉得自己的(身shen)体犹如千斤重,连动动小指头都要费尽力气。

    可是还是抬起头,看向两侧,终于看到了同样获救的张医生和小雨。

    张医生似乎耗尽了最后的体力,手臂颓软地跪坐在岸边上,喘着气低声呻吟。

    这个时候已经把背上的背包解开,他需要好好的舒口气。

    颓废的倒在地上,闭上眼睛,张医生告诉自己,自己对得起自己这批器材和药品都没有丢,就算是他年轻的时候也没有如此的惊心动魄,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要(热re)血一回。

    水从他们的衣服跟头发上流下来。

    白晓闭上眼睛,聆听彼此粗重的喘息声,聆听血液在血管中鼓动的声音。

    还好他们还活着。

    这个时候的夜风吹来,让他们浑(身shen)终于感觉到了寒意。

    在她的周围有无数的声音在说话,但是根本听不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

    她知道自己晕过去了,虽然很短暂。

    很快她就喘着气,被突然松懈下来的(身shen)体让她有些头晕,想吐。

    真是好险。

    她现在还不太敢相信他们竟然能回到岸边,多亏了(身shen)边不认识的这么多张面孔,黝黑但是质朴。

    白晓的(胸xiong)部因为用力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着,她转头看着小雨,美好的的嘴唇线条上有一抹轻轻的微笑,小雨哈哈大笑起来。

    劫后余生的喜悦让他们都感到了生命的可贵。

    开始回涌的寒气余波,让她们突然机伶伶打了个寒颤。

    有人把衣服给她们披上,几个人搀扶着他们一个人,甚至是架着他们来到了村寨里。

    换了干爽的衣服,坐在火堆跟前,他们三个人都很狼狈的看看对方,然后都笑了。

    这些衣服不合(身shen)不说,穿在他们(身shen)上,他们看起来不伦不类。

    但是有(热re)乎乎的火堆,还有说不出什么味道的姜汤喝下去,三个人终于(身shen)上已经不发抖了。

    她才终于有机会看清楚,他们正在一间屋子的正堂里,面前的火堆是三块石头堆成一个灶一样的形状,然后生起来的火,白晓还特意用柴火扒拉了一下,看到了火堆底下有几块平整的青石板垫在底下,这也是为什么竹楼没着了缘故吧。

    小雨笑着介绍,“这里是村长家里,你们可是运气,村长家里我都没来过来,这一次可是跟着你们占了大便宜,刚才给咱们送姜汤的就是族长的妻子,他们这里都叫阿婆。

    村长是族长的儿子,刚刚要不是乌几大叔使劲儿敲锣,引来了村里的人帮忙,要不然咱们三个人的小命可就交代在这条河里了。”

    小雨抿着嘴笑了。

    “你这个丫头,你还笑!我虽然是南方人,可是就我那游泳的二把刀把式,在你们这条河里也只有淹死的份。再加上那个背包,当时我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现在坐在这里简直是恍若重生。”张医生感叹,下乡就下乡,自己当初也不过是抱着下乡也不过是混(日ri)子的想法,谁知道这下乡还要小命呢。

    要早知道是这样,哪怕自己跟上级领导对着干,也得给自己要一个福利下来,要不然临退休临退休,最后弄了个小命不保。

    要是下乡医疗队都是这样的危险谁还愿意下来?

    让他们那些院长也下来试一试。

    看看这个下乡医疗队到底有多么大的风险。

    小雨笑道,“张医生,我真的是谢谢你们。”

    站起(身shen),表(情qing)忽然变得严肃,深深的对着白晓和张医生鞠躬。

    把张医生和白晓都弄糊涂了。这孩子刚刚和他们从水里出来,难不成脑子里真进水了?

    谢他们两个人做什么呀?人家小雨反倒是来救他们。

    要不然她们两个只有等死的份。

    “小雨,你这是干什么呀?应该是我们谢谢你怎么会让你谢谢我们呢!是你救了我们,再加上是这么多的乡亲们救了我们。”

    张医生不解。

    小雨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白医生,张医生,以前在我心里你们这些城里来的医生都吃不了苦,三天两头就要闹着回去。在我心目中,你们都是可只能享福,吃不了一点儿苦的城里人。你们刚来的时候我的确是看不起你们。

    可是经过昨天和今天的事(情qing)我终于明白你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医生。

    是值得我敬佩的医生,我代表所有你们将要去的村落里的乡亲们好好的谢谢你们。”

    这一下连白晓也丈儿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拉着小雨让她坐在火边烤火。

    其实现在的气温不低,可是因为入夜了,晚上的气温总要比白天低一些,再加上他们在水里受了寒,所以总是感觉(身shen)上一阵阵发了。

    白晓更担心的是他们要是受寒发烧起来就麻烦了。

    “小雨有什么话坐下说,一边烤火一边说干什么那么正式站起来,再说了,你说的这个话我们两个人可完全不明白,要是真正说起来,医者仁心。作为一个医生的道德品质,我觉得你父亲才是那个最值得敬佩的人。

    我们只不过来了这么偶尔一次就遇到了这么惊险的事(情qing),你父亲年年如此,月月如此,走了这么多年,恐怕掉下河的事(情qing)他不是没有遇到过。

    所以认真的说你父亲才是那个值得我们敬佩的医生。”

    从这件事(情qing)之后,白晓和张医生是打心底里佩服吕院长。

    “哪有你们不明白。张医生和白医生刚才冒着多大的生命危险也没有把自己(身shen)上的背包给扔掉,在你心目中,这些药品这些器械,那才是顶顶重要的,比你们的生命还重要。

    就冲这一点我就打心底里佩服你们。”

    小雨非常正式的说。

    张医生和白晓互相看了一眼,只有他们心里明白刚才背包为什么没有扔掉,是因为背包栓的很紧,他们在(胸xiong)前打了死结,根本没有办法扔到,从心底来说,他们是羞愧的。

    因为他们的确做过这个打算,只是没能成功。

    可是这个话两个人都没有说,也不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