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符武帝 第755章 强
作者:血染神魔的小说      更新:2019-04-14
    圆形建筑,仅剩下的不到七十人汇聚。

    宣州,还有四十多人,云州二十多,而散修就只剩下数人。

    今日大批人退出武道比斗,而剩下的人,基本上都是一方势力的天才,背有大靠山,垂涎武道更高排名。

    东郭道站在首位,面色严肃,目光落在吕无玄身上,冷哼道:“我不管昨日因为什么,大家都互相提防,互相厮杀了起来。但从这一刻开始,我不希望出现私下里厮杀之事。”

    吕无玄被这般盯着,咬着牙道:“道兄如此宣布,我自然认可。可道兄说这番话时看我是什么意思?”

    东郭道言语变得森冷:“你还好意思说,昨日就是你在秦轩被袭杀之后,第一个带人袭杀其他人的。若非在你这里起了开端,昨日怎会有如此多的争端。”

    吕无玄:“我的师弟,乃是协助大家袭击秦轩而重伤,最后莫名消失了,我连为其报仇都不行?道兄将责任都落在我的身上,未免有些过了吧。”

    “你师弟失踪,你就带人袭杀报仇?自始至终,证据呢?”东郭道冷哼:“是你亲眼看见了,还是其他人看见了?”

    虽然昨日秦轩被袭杀,秦轩袭杀他人,影响极大,让圆形建筑中,不少人动了歪心思。

    可那时还没有人动手,是吕无玄第一个效仿,喊着为师弟报仇,这才导致后来连串事件。

    被这般一问,吕无玄顿时哑口无言。昨日他几位师弟参与围捕秦轩,结果被重创,退了出来。

    然后他就将师弟安置在住处,出来看情况,等他回去时,师弟已经不见了,命灯已经灭了。

    而经过他调查,就只有一个人靠近过他师弟。不是此人杀的,还能是谁?

    当时他就想着,趁着混乱为师弟报仇。那人他认为是对手的人被他直接重创,生死道消。

    也因此,万剑门与那位被杀之人的宗门之人,就起了冲突,若非器傀儡出现,定然会打起来。

    为师弟报仇,他自然完成心愿。

    可证据,他一直就给不出来。从被杀的人身上并没有找到师弟的任何东西。

    “拿不出证据,便是滥杀无辜。”东郭道再度冷哼:“不管如何,这事武道比斗再说。胆敢还有人敢制造混乱,休怪我无情。”

    “呵,呵呵。”就在东郭道戾气爆发,带着第一人气质颐指气使之时,淡淡的笑意从不远处传来。

    秦轩就这般笑,没有多少言语。

    但这无疑是在打东郭道的脸,而秦轩,也是最有资格打东郭道脸的。

    之前秦轩被围捕,这位最后出现并非来维持秩序的,而是来支援的。

    面对秦轩打岔,东郭道气愤至极,杀意通天。哪怕他知道秦轩有理由不听他的,可宗门有命,让他来拨乱反正,他就要办好。

    可他也明白,纵然有多么看不惯秦轩,都不能轻易招惹秦轩,这家伙肯定会将事情闹的

    一发不可收拾。

    就如同之前一般。

    秦轩只觉得没趣,冷笑一声,也是在告诉所有人,东郭道的规矩你们爱听不听,但我绝对是不会听的。

    “这家伙,真以为我们压制不住他吗?”东郭道心中冷哼,这秦轩,也该踢出武道比斗了,实力强些又如何。

    如何能和各方势力的底蕴相比较。

    当即,东郭道指着一个人,便带其离开。

    东郭道离开,所有人自然解散,但彼此间的提防并没有因为东郭道的告诫而消失半分。

    小命在自己手中,相信别人,不如相信自己来的直接。

    ……

    吕无玄心情极差,师弟突然死了。虽然杀了那个他认为杀他师弟的人。

    可事实证明,那个人多半不是杀他师弟的凶手。

    “该死的,到底是谁偷袭我师弟。”

    如果师弟在袭杀秦轩中战死,他纵然心中不爽,但至少觉得师弟死得其所。

    可师弟是在重伤,接受他安置后死掉,尸骨无存,那他自然要对师弟死负责。

    脑海中想起一幕幕,不知为何,吕无玄就来到了高正所在商铺。

    本来因为秦轩关系,他和高正关系也变得极好。也因为和秦轩关系破裂,也和高正关系疏远。

    直到现在,吕无玄对秦轩越来越痛恨,却也对高正选择秦轩而疏远他感到矛盾。

    “咦,客人有什么需要吗?”高正看到吕无玄时,惊诧了一下,然后就露出笑脸来。

    对方虽然和他断了关系,但既然来了,就是客人。生意人哪有赶走客人的道理。

    面对高正,吕无玄神色自然复杂,他开口道:“我有一个问题,希望你能解答。”

    “力所能及,便回答你。”

    “这秦轩很明显桀骜不驯,妄自尊大,目中无人。而我观你和他相处,不完全是为了利益,他,哪方面值得你结交。”吕无玄发问。

    高正武道实力不强,比吕无玄差些。可高正是从灵域回来的,开过眼界,也因此,开始结交时,吕无玄是用心的。

    秦轩这种不顾大局是他不喜的,而高正虽然一身铜臭味,但至少有原则,论在吕无玄心中地位,自然高正高些。

    “哎,当初听说秦轩看不上56号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找秦轩理论。”高正对吕无玄开口。

    如果是吕无玄还没有和秦轩闹翻时,他这般开口,吕无玄定然会认为高正是秦轩说客。

    但此刻,高正开口,吕无玄反而见怪不怪,都闹崩了,又如何是说客。

    而且他一直想知道解释。

    “而秦轩,接受了我的理论,并且说他就是看不上56号,我当时很气愤。然后他给我解释了一下,我半信半疑。”

    最后,高正笑道:“最后,他让我亲眼看了一些东西。那时,不仅是秦轩,就连我,都看不上56号。”

    吕无玄眸子瞪大,脸上满是孤疑。

    “当初我问秦轩,要不要告诉你。

    最终,我们统一了,告诉你,你也不会相信。事实便是,你只听56号一家之言,就去找秦轩麻烦了。”

    高正说了这些,撇了撇嘴:“也幸好秦轩让我眼见为实,不然,我也发现不了,秦轩比想象中好相处的多。”

    至于看到了什么,高正并没有说,多说无益。

    这些解释,让吕无玄眉头紧皱,心思直转。

    “据我所知,你如今的麻烦应该不是秦轩吧,为什么会来此?”高正看了吕无玄几眼,也有些不解。

    东郭道点名吕无玄,这家伙不应该为找杀师弟真正的真凶而忙碌吗?为何找他问秦轩,秦轩目标太大,根本不可能杀他师弟。

    吕无玄一滞。

    高正是察言观色的好手:“还是说,杀死你师弟的,和那56号脱不了干系。你已经对他起了怀疑。”

    “休要恶意引导。”吕无玄仿若被说动心事,顿时暴怒。

    而高正同样面色一正道:“本来想免费送你一个消息,可既然你不在乎,那就拿钱来买吧。”

    说着,也不再理会吕无玄,转身就离开。

    吕无玄面色阴晴不定,看着高正背影,突然有种自己不识好人心之感。人家和他关系已经破裂,欲要告诉他一些,他居然如此质疑。

    这56号,真的有问题吗?

    可他们住处,除了他们自己人之外,就只有56号可以居住在其中的。

    当时重伤师弟消失,虽然之后查探有一人靠近过,可那个人已经被他杀了,没有在其身上发现任何师弟的东西。

    不是那个人杀的,也不可能是自己。

    早在之前,哪怕吕无玄相信56号,可依旧怀疑了,但只是无法说通自己而已。

    他来此,看似询问秦轩,其实也是想知道为何秦轩看不上56号的。

    他不能去问秦轩,只能来问高正了。

    “是我错了吗?可56号他,他一直表现的极其镇定啊。如果师弟是他杀的,他应该有异常才对啊。”

    他信任56号,因为后者一直是那样,古波不惊。

    ……

    时间快速流逝,很快就来到两天后,新一轮的武道比斗开始。七十人捉对厮杀,就是三十五场。

    而秦轩,很轻松的赢了这一场,名次顺利进入三十五名之内。

    如此一来,这本提供给一千人居住的圆形建筑,就剩下三十五人,分散居住,倒是谁也很难打扰到谁,也不用担心被人无端袭杀。

    自从上次东郭道维持秩序后,外面袭杀虽然还有,但这里却已经没有了。已经没有出现有人被袭杀,而不得不退出比斗的情况。

    可就在各方认为未来比斗一定会如此有序下去之时,在这一轮比斗刚结束不久,一处房间之中,爆发了大战。

    这大战爆发瞬间,就惊动了东郭道,他就如同离弦之箭般,手持三尺小剑,朝着战斗之地冲杀而去。

    “定是那秦轩破坏规矩是不是,都

    给让开,我要让他死。”东郭道怒火冲天。上次他重定规则,秦轩就来捣乱。

    他也一直担心秦轩会出幺蛾子。

    几天下来没有出任何幺蛾子,东郭道自然相信其他人,可对于秦轩,他一直提防。

    听到战斗声音,他就知道铁定是秦轩干的,第一时间召集人手,冲杀而来。

    与此同时,足有十多人响应他的号召,将发生战斗的房间围的水泄不通,十人联手,居然硬生生的撑起阵法,屏蔽器傀儡的窥视。

    这一切来的太快,听到动静的秦轩就站在他房间门口的栅栏前,仿若看客般,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心中盘算,人家已经把屎盆子扣在他身上,到底该不该出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