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神冢 第七章:重回天法寺地宫。
作者:焚天孔雀的小说      更新:2019-02-24
    当陈智再次给胖威打电话说要去西安的时候,胖威简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橙子。

    你没病吧?

    现在都特妈什么时候了,你心可真大!

    再过个三年,整世界都可能咔嚓了,我们自己的小命都没了,你还管他天法寺里头的破尸首是哪来的?

    告诉你,那破尸首爱特妈哪来的哪来的,反正不是我爷爷,我可不管。

    你赶快把心思放在正地方吧!想想三年之后的事儿怎么办……”

    “准备出发吧!”,

    陈智在电话里说的非常明确,

    “你先把你手头的事儿放一放吧,这一次去西安,要做点你的老本行。

    还有,三年之后的事情以后不用放在嘴上了……

    就算是世界明天要毁灭,我们欠人家的这个情,也得还上!”。

    陈智随后便挂了电话。

    胖威就是这样一个人,之后会嘟嘟囔囔很久,但是最后永远都拗不过陈智。

    几天后,他就从就从外地赶了回来。

    然后三个人简单准备了一下,便一起再次出发赶往西安。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自从上次占卜有结果了之后,他们三个人的情绪反倒放松了。

    陈智没有隐瞒占卜的内容,把玄临所说的话,全都一字不错的告诉了胖威和鬼刀。

    之前的那段时间大家一直很压抑,也许被那三年之期勒得太紧了,一直有种无形的压力紧紧的压在他们的心上。

    而这一次的占卜,却意外的放开了他们心中的束缚。

    如果一切都有命运的话,那反倒是简单了。

    不管事成与否,只要按照命运的轮盘走,然后就尽人事听天命了。

    他们再次出现在天法寺门口的时候,感觉天法寺的大门,不再有过去那种紧张感了。

    因为来之前有过联系,守门的小和尚知道他们会来,非常客气的把他们接了进去。

    但旦玄现在并不在寺内,有急事外出,过一会儿才会回来。

    小和尚让他们先进茶厅休息,并传达了旦玄的意思。

    旦玄告诉陈智等人,在天法寺中不必拘束,请自便去任何一个地方,包括只有方丈才可以去的地方。

    陈智立刻就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旦玄指的,是那间暗室。

    如今的陈智不再那么讲人类繁文缛节了,也不想坐在这里耗费时间等人。

    在小和尚把他们带到茶室之后,他随后做了一个隐形结界,把胖威和鬼刀罩在里面,直接前往了天法寺的地宫。

    这已经是他们第二次来这里了……

    天法寺的地宫是一座典型的地下古佛塔结构,就像是一根铁棍扎入地下。

    年代相当久远,两边都是用黑色山石垒筑而成的,从结构上粗略估计一下,最起码有七层楼那么高。

    地宫内设有木楼梯,一根根古老的木头围成了螺旋形,一直向下排列,一层接着一层,弯弯转转,直通向地宫深层~~~

    鬼刀和胖威跟着陈智一起,沿着这条旋转木梯向下方而去。

    这些木头早已经破败不堪,有些一场就一个窟窿,这个过程非常危险,但对于他们三个人来说,早已经不是问题了。

    老旧的木楼梯吱嘎~~吱嘎~~的响着,他们一路往下走,沿途两侧的墙壁上,露出了各式各样的兽皮,还有毛毡。

    陈智上次就注意过这些,那并不是在佛门圣地该看到的东西,而更像是远古时西域人的习惯。

    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那股浓重的气味再次扑鼻,看着周围的一切,陈智又有了这种感觉,这个地方并不像是个佛寺地宫,而更像是一个避难所。

    他们最终走到暗室,那里有堆积如山的经文卷轴,有些甚至是珍贵的贝叶文。

    古时印度人并不会造纸术,他们便将经文撰写在长长的树叶上,穿成册子,这种贝叶的加工过程十分的麻烦,价值连城,现在存世的已经非常少了,而当时玄奘从印度带回来的真正经文,其实都是写在这些叶子上的。

    这些古老的经文一排排的罗列着,散发出一种独特的光辉,淡淡的,让人感觉这世上最神圣之物,莫过如此!

    旦玄上次带他们走的路线,陈智全都记在脑子里。

    他们又向前走了几步,在后方那黑暗的墙面上,找到一扇木制的小暗门,上面依然挂着那把粗重的铁链和锁头。

    陈智走过去,握住那块锁头,嘴中默念了几句,嘎巴一声,锁头的关卡打开,锁链落了下来。

    随后他便推开这扇老旧的木门,三个人一起走了进去。

    “哗啦啦~~~”,

    木头门实在是太老旧了,一推开便灰尘四溅。

    而在木门之后,那熟悉的景象再次出现~~

    那里是一个非常狭窄的空间,夹着微弱的烛火,是一个不足20平米的小暗室。

    而在暗室的最中间,是一个圆形的草垫子,那草垫子早就已经看不出了原本的形状了,破败的变成凝化物。

    草垫上面有一个矮桌,上面放着一盏早已经没有灯油的铜灯。

    桌子上有笔墨纸砚,还躺着一具发黑的干尸。

    这具干尸的年代很古老,已经萎缩的不成样子了,身上的肌肉和皮肤已经变成了很浓重的褐黑色,和木桌子完全沾粘成了一体,远远的看去,就像一块巨大的黑色塑料泥一样。

    而干尸的头是侧偏在桌子上的,脸部已经看不出五官了。

    尸体的身上斜披的红色金丝袈裟,那袈裟的朱红色依然鲜亮,边缘镶嵌是赤金丝所作,这种东西在当时,绝非普通僧人可以拥有。

    尸体的头上还顶一只五佛宝冠。

    佛冠是出家人的冠冕,佛教密宗上师、主持、方丈修法时,会戴著一个象征五智如来的宝冠,宝冠中央有五化佛,用以表示五智圆满之德,是地位极高的高僧才有资格佩戴的。

    而此时这具尸体头戴的宝冠,非常的精致华贵,证明这个僧侣在生前一定拥有很高的地位。

    而这种身份的僧侣,应该被寺庙内部记录,然后找妥处圆寂,是不应该被弃尸在这里的……

    “去看看吧!”,

    陈智拿着烛台,对身边的胖威摇了摇,

    “下面看你的本事了,那是你的老本行,给那尸体验验尸,看他到底是哪儿来的……”